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慵者风语
慵者风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030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幸福而可怜的娃娃

(2006-10-14 22:25:56)

幸福而可怜的娃娃

现在的娃娃衣食住行全不愁哪一样操过半点心,可是金贵一个个被大人老人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盯着——怕飞了,真个千 金小姐万金少爷多多的是好吃死懒非歪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什么东东没有玩过连大人们儿时从来不敢也不曾想象的他们都拥有了或者体验过——幸福的一代啊!现在不是有好事者作了统计吗说中国现在的消费行业的发达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儿童。是啊大人老人们一辈子省吃俭用精打细算如何地苛刻自己的欲望,可是到了儿孙这里所有这些家族乃至民族的光荣传统都退居二线——哪个娃娃不是玩具成堆哪个娃娃不是零食不断哪个娃娃不是四处游玩——凡是挤得出钱花的人家。真是万众一心众星拱月齐心协力紧密地团结在以儿孙为中心的温馨家庭里。幸福得冒把哦!

再对比儿时的我们那个叫可怜:凡是跟衣食住行相关的事务都得大大小小一齐上阵,没有完成或者干砸了大人回来还得吃一顿笋子熬肉(挨打)。大人干活去了屋子里的一切都孩子们操持家家都是大拖小。肚皮唱空城计皮肉生冻疮是常有的事情,吃一回肉都叫打牙祭景况好点的一周几周一次,其他的呢一月几月才闻到一回腥味儿;衣服呢尽拣大的穿兄弟姐妹或者亲戚间大小相传——出了门来哪个不是身上背疤疤的,即便到了年关也是大人从腰包里挤出一点零钱扯几块粗布请人打的——能干的还自己缝制鞋子垫底就更不用说了;至于现在娃娃当作家常便饭的零食零钱电视电脑在我们脑子里根本没有概念纯粹属于科学幻想——很多的还幻想不到那层次呢;汽车只是在跟着大人去赶场时候偶尔稀奇地看着这个会跑的铁壳壳飞驰而过,飞机也仅仅在晴天里满怀向往地目送着这翅膀不会动的鸟儿轰鸣而去,火车更像是书本里的故事或者传说那般遥远。玩具呢只有粗制滥造或者就地取材的自制品代用品,书包不是妈妈或奶奶用穿不得的旧衣服缝制的就是拣辍学的哥哥姐姐的用,文具盒是从赤脚医生那里要来的针药水纸盒子——不是人对了还不给俏得很呢——当宝贝似的用了好几年,盒子里只有三样买的东西:钢笔、铅笔、擦子。感冒了就多穿一件衣服或在厚厚的被子下面睡一觉出一身汗,经常是挂着鼻子(鼻涕)呼呼呼的拖几天就没事了——不像现在的大人老人慌慌张张地抱着直奔医院。这是一辈强过一辈还是一辈不如一辈呢?

你要说现在的娃娃们有福气,可是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觉福,几乎没得有什么乐趣的玩耍,除了培养弱智与懒惰而且消耗银子的商业玩具外还有什么?所谓开发*%#·智力智能的不过是商家掠夺父母们血汗成果的一种文明合法的伎俩。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娃娃很可怜,整个人都活在套子里:被无休止的学习包围、被大人们精心苦心的安排包围、被代表科技进步的电器电玩包围、被体现现代化发展的钢筋水泥包围。你看媒体经常报道,谁谁家的宝贝被淹死了——从来不让下水怎么会游泳——当然现在外面几乎没有可以下的水;谁谁家的娃娃出走或自杀——从来都以他们为中心只顾吃喝玩乐学习没有关注心理需要怎么会忍得一点委屈挫折;谁谁家的公子小姐犯法弑亲——从来都不让吃亏养尊处优以为自己就“皇帝老子天下第一”了。正如上文所说娃娃的悲剧或者不好都是能够从大人老人那里找到根源的:上街怕撞死、出门怕骗子、下水怕淹死、锻炼怕摔死、玩耍怕脏死、学习怕笨死——搞包办代替弄发展设计一切不肯放手把孩子当作自己控制的玩偶——想孩子们怎么会有快乐而言——被大人的种种善良美好意愿压抑包围着怎么不想冲出重围,一旦打破平衡就是爆发结局可想而知。可怜的一代!

想当年几多饥寒劳作,可是童年并不让我们后悔,一遍遍地回放无不令人快乐神往:春来花开遍野添绿暖阳普照和风劲吹,空地里大路上一个个补丁衣服露眼布鞋拽着亲手自制的废纸竹篾风筝追赶着春风的快乐;油菜田金黄的花舞浪涌间漆黑的短发和丁丁猫儿(立着的短辫子)拿着废旧的农药瓶子正凝神捕捉蜜蜂的勤劳。放学途中疤疤书包跨进麦田拔取野苕藤的籽儿用竹筒吹来打仗或者弄破它的荚壳放在嘴了奏起欢乐的号角;大雨后拎着爷爷自编的虾耙下河捞鱼或跟着大孩子用竹竿棉线铁丝做的渔具在树阴下钓鱼;暑假时候和大小娃儿们在清凉的河水里扑腾半天或去乱石下搬蟠海(螃蟹)摸鱼虾;晚上在皎洁的月光里跑猫儿唱大人编的儿歌或在草笼菜地里捉叫咕咕(蝈蝈)要不就和大人去田坎照黄鳝;收完谷子的稻田上姊妹们边拾谷穗边追捉油蚱蜢儿鬼头子(蚱蜢蝗虫)把它们关进奶奶编制的麦草笼子里,等着晚上的盐炒香味。在秋阳催红的桔子树下读书郎赶着作业守望着在即的丰收之喜,偶尔监守自盗偷尝一下酸甜的丰收味道;放牛郎骑在牛背上抬头欣赏着绚丽的晚霞趟过河滩。课间和伙伴们分派系玩“斗鸡”抓“特务”打泥巴仗;偶尔也逃课去爬山游泳掏鸟窝;割猪草时玩打草堆搞赌捏黄泥巴娃娃摘蛇泡儿草果酸唧唧草吃或者挖丝茅草甜根嚼;偶尔偷点生产队的黄瓜甘蔗;跟女孩子玩跳房抓籽儿踢毽儿。冬天早晨学大娃娃用竹叶吹口哨逗雀雀儿齐唱;去池塘边或菜地莲花白窝窝里拣凌波儿(冰片冰块);漫山遍野捡狗屎蓄肥;过年拆鞭炮取火药自制摔炮或用自行车铁链子加橡筋火柴做火药枪;剪下小人书上的武将吹斗纸人或撕下火柴盒上的火花图案做启蒙收藏;用烂瓦片或粗制球拍在硬地上磨练未来“奥运之乒乓球星”。还有好吃的自制石磨推的豆花嫩玉米馍、吊气巴、烧红苕玉米包当然还有前面说的油盐干炒蚱蜢小鱼虾油炸蟠海。哦还没有说完那山石坡上的香地瓜儿小又红、晴雨天的地木耳嫩得化渣,削根芭茅叶当飞箭、弄几个青冈树籽中间穿一根火柴棍当小陀螺——啊还有就是冬天玩的抽地牛牛儿(陀螺)。真是乐无边趣无穷啊,这不是幸福?

你说两个时代的娃娃——如今他们已经是上辈与下辈了,谁个幸福谁个可怜?中国人的教育是该有个深刻的反思沉痛的巨变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今日杂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今日杂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