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景观妙趣
景观妙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684
  • 关注人气:1,4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和平的名义

(2013-11-30 08:09:21)
标签:

以和平的名义

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

抗美援朝

文献纪录片

军事

分类: 军旗飘飘
以和平的名义


以和平的名义 以和平的名义


以和平的名义

——拍摄《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手札

作者:高 盈

http://www.chinamil.com.cn/jfjbmap/content/2013-11/02/content_56112.htm

以和平的名义

 

  63年前的一个夜晚,一辆简陋的卡车在朝鲜崎岖的山路上向着前线狂奔,残破的车斗近乎散架。卡车里面坐着作家刘白羽、诗人李瑛、作曲家郑律成、导演欧阳山尊和凌子风。5个年轻人全力抓住车帮,以免被甩出去。他们承担着一个神圣的使命:用文字、音符和形象去记录为保家卫国而赴朝参战的志愿军指战员的足迹。

  似乎是一种历史的回响,今天我以一个80后电视人的身份扛起摄像机,加入《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剧组来到朝鲜,用摄像机为当年的战地作品补写续篇,用镜头去印证半个世纪前那些在战争中献身异国的战士生命的价值,去探寻他们用鲜血浇灌出来的和平之花。

  站在元山山顶,摄像机作180度摇移,镜头里始终是一湾瓦蓝瓦蓝的大海。平壤向东200公里的元山战斗遗址,背山临水,风和日丽,好一处天然良港! 

  然而,当我推远焦距的时候,镜头里却渐渐出现了一段坑坑洼洼的壕沟。壕壁有一人高,截面方方正正、整整齐齐,它是63年前志愿军留下的战壕。交通壕蜿蜒游动,伸入半山腰一处隐蔽的地下建筑。这是一个瞭望所,可以容纳10来个人,人隐藏在山体内,只留有一个窗口。窗口用坚固的水泥砌成,棱角分明,没有丝毫修饰,但拥有240度的视野,开阔异常,整个元山港尽收眼底,像警惕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守护着港湾里的平静。瞭望所至今仍被朝鲜人民军使用。哨所近处曾掩埋了元山战役中牺牲的225位志愿军烈士。怀着崇敬的心情,我们瞻仰了战争的遗址,还追寻到战士们在朝鲜最后的足迹——小小的蒸汽机车火车站,候车室里至今仍挂着中文的列车时刻表,一排排木质的长椅静默在长长的光影下。60年前,曾有怎样的一群群年轻战士在朝鲜人民的欢送下光荣归国,又有多少烈士永远长眠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之上,留下了泪水、伤痛、弹片、呐喊和无尽的思念……


 以和平的名义



 二

  松骨峰,在朝鲜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山包,但在中国却非常著名,它曾是朝鲜战争中最为惨烈的战场之一。1950年11月30日,志愿军第38军的一个连经过强行军神奇地出现在敌后,钉子般地钉在了敌军溃逃的必经之路上,使南线美军援兵在几乎看见北边被困美军后仍无力援手。美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猛攻。该连在仅剩7人的情况下与美军展开肉搏,守住了阵地,重创了美军。8小时的战斗血肉横飞,天地为之动容。也正是在这里,诞生了著名的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

  穿过大片玉米田和灌木丛,跃过沟壑和裂缝,山顶已是没有路的茂密松林。在一个斜坡处,老乡指给我们看一段5米长的战壕,战壕中间还向山体内挖了一个猫耳洞,洞边断掉的松树根上,可以明显看出燃烧弹高温灼烧后的焦痕,63年了仍是那样乌黑狰狞,触目惊心。而这块坚守住的阵地才是一块不到3平方米的山顶平地,鲜血浸透,踏上去仿佛仍是那样滚烫。

  带路的老乡回忆,第二年春天来临,松骨峰上的雪水化成清澈的泉水。前来汲水的朝鲜村民看见,在粼粼波光下,鹅卵石上静静地躺着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从它的成色和款式上看,那是一枚来自中国的金戒指,它曾属于一个中国士兵。谁是它的主人呢?他是怎么失落这枚戒指的呢?

  或许是急行军途中饥渴至极,在抓雪解渴的时候,戒指从他冻僵麻木的手指上滑落了?或许是在与敌人肉搏时,战士折断了手指,戒指脱落下来,被踩进污浊的泥雪里?不管怎样,当初为他送行的母亲一定依依不舍,他新婚的妻子一定含泪相送,他却离开了家、离开了亲人,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把和平交给了朝鲜,交给了祖国。

  阵地重于生命。这枚发光的戒指啊,虽轻,却也是电光石火,是志愿军战士一颗金子般的心。村民们把这枚戒指送进了村公所。63年过去了,戒指静谧地躺在那里,就像躺在戒指主人自家的炕头上。

  

以和平的名义


  我们在长津湖畔的志愿军烈士陵园摆下祭品,追思英魂,和4650名永远客居他乡的年轻灵魂一起畅饮来自祖国的琼浆玉液。酒香向10个坟头飘去,每个坟墓中躺着465名士兵。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高寒地带最大的湖泊。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6日,志愿军在长津湖地区包围数万敌军,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迫使敌军从长津湖后退到兴南港后撤出北朝鲜,这场战役对整个朝鲜战争的进程发生了重大影响。英国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在他的《清长之战》中说:“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

  战斗异常惨烈,美军的机枪整夜都在连续射击,枪管在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里也打得滚烫而卡壳。志愿军战士冒着猛烈的空中火力,向美军发起一次次攻击,以至美军将自己的逃亡称为“地狱之旅”。

  志愿军也在此次战斗中付出了巨大代价,长津湖地区是朝鲜北部最为寒冷的地区,又逢50年不遇的严寒,夜间最低温度接近零下40摄氏度。而志愿军入朝前,有的连棉衣还没有发放。东北边防部队看见入朝部队衣装单薄,立即将自己身上的衣帽换给这些部队,但军情急,停车时间短,有时连脱下的衣服都来不及送上列车。 

  在朝鲜,美军有空中优势,志愿军只能在雪夜行军,冻得浑身颤抖也只能吃冰雪解渴。因此,除了作战,最大的敌人是严寒,冻死冻伤减员异常严重。一路上,我仿佛看到一尊尊冰雕雪铸的战士们仍在战斗。


以和平的名义

  我们在山坡上缓缓前行,厚重的云朵压在天边,穿过天边泛黄的高原草甸,一座座白色水泥砌成的大墓出现在眼前,坐西朝东,面临湖面宽阔的长津湖,迎着每天的第一缕朝阳。每座墓碑上,都刻着15个战士的名字,然后是“及四百五十名”。这些令人心碎的数字让我们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悲壮和无名烈士献身的英勇。

  长津湖啊长津湖,你可知道你今天的宁静是用多少奋不顾身的年轻生命换来的吗?你可知道今天和煦的阳光那沉甸甸的分量吗?

  战友哟战友,敞开你的胸怀,喝口热乎乎的家乡酒,暖暖身子呀!暖暖,再暖暖!

以和平的名义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