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景观妙趣
景观妙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055
  • 关注人气:1,4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姐弟英魂难忘怀

(2016-12-14 06:50:08)
分类: 军旗飘飘
姐弟英魂难忘怀
医务人员在简陋的战场环境中开展手术救治伤员



题记:
每一部士兵史与军史、国史都是紧密相连的!
留住老兵的故事,搜集老兵口述或文字的历史资源,感激他们为国家所作的牺牲,铭记那与火凝结的历史记忆!
 
     
                   ——景观妙趣


姐弟英魂难忘怀

叶茂根 
  
   
 (作者为原志愿军第15军29师志愿军老兵)
 
   
岁月悠悠,光阴飞驰。鸭绿江对岸的硝烟早已淡去。举国抗美援朝的那个火红的年代,已经过去60多年了。但是,当年那战场上许多惊心动魄的往事,却总是不时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最令我揪心和难以忘怀的是已经为国捐躯的一对年轻的好战友廖先淑、廖先富姐弟俩,他们的英魂经常萦绕在我们这些老战友们的记忆中。

廖先淑入伍前是资中县教会医院的护士,胞弟廖先富入伍前是个15岁的中学生。姐弟俩1950年9月一同参军到内江军分区卫训队学习。1951年3月随我二十九师部队出国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反侵略战争。我也是在1950年从四川参军的小青年,我们都在志愿军第二十九师后勤卫生科医疗队工作。在医疗队里,我和廖先富都是年纪比较小的。年龄大一些的战友对我总是关照有加,特别是廖先淑对我像大姐姐一样的关心爱护,我和她们姐弟俩成了特别要好的战友。
 
战争是残酷的,朝鲜战争尤为残酷。就在我部出国行军的第7天,部队遭到了敌机的空袭,除了有战友受重伤被转送回国治疗外,廖先富成为我后勤部队入朝后的第一个牺牲者。他的姐姐廖先淑是一坚强的女性,她满含热泪,同战友们一起掩埋了自己的弟弟,擦干眼泪,又背起行装跟随部队向前线赶去。那里,我志愿军出国作战的第五次大战役即将拉开战幕。

 
战斗打响后,伤员不断地送下来。我们医疗队全力以赴投入了抢救治疗工作。手术一台接着一台地进行,廖先淑这个老护士以娴熟的器械传递,与手术主刀的医生配合默契。在前线战斗最激烈,伤员下来很多的时候,他们站在手术台旁日夜奋战,有时整夜不能合一下眼。

 
在上甘岭战役中,她们手术组深入到团卫生队,在防空洞里开展手术。有一次在手术中她遇到了一个被我军俘虏的美军飞行员。廖先淑一看到那个美国飞行员,立刻想到自己的弟弟就是被美国飞机炸死的,顿时恨从心头起。小声地骂道:“你也有今天!是你们炸死了我的弟弟!”情不自禁地转身对主刀医生说:“不用给他用麻醉药,疼死他!”手术医生笑着说:“那可不行,恨归恨,麻醉药还是要用的。”廖姐冷静后,还是把麻醉针筒递给了手术医生。

 
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后,我师又奉命移防到朝鲜东海岸元山一带,作海岸防御,以准备应付美军再次从海上登陆。由于我军已作好了充分准备,敌人始终没敢再次施展故技,但却不甘心罢休,依旧对我军驻地空袭不断。

 
1953年春,我师后勤驻防的板登里,迎来了一个明朗的天气,廖姐走到河边,在阳光下休息。不料,两架敌机突然从海上飞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投弹轰炸,廖姐没来得及跑回防空洞,就被炸死在河边,她的血染红了大片河水。另一位老护士王作惠也被炸死。那次空袭,共造成两人牺牲,4人负伤。就在朝鲜战场停战的前夕,我们的廖姐和另一位老战友却被敌机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实在令战友们惋惜和痛心。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议生效。1954年5月初,我十五军凯旋回到祖国。但是,我亲密的战友廖先淑、廖先富姐弟的英灵却和成千上万的烈士一起永远的留在异国他乡。多年来,每当战友们谈起抗美援朝的往事来,总会情自禁地回忆起廖先淑姐弟俩那段令人痛心的往事。

 
回国40多年后,我在一次外出参加卫生工作会议时,和一位同乡住一个房间里。他叫廖湘远,我们又是同行,颇有聊缘。一天晚上睡在床上闲聊中,我又讲起了在朝鲜的往事,自然地又谈到了廖先淑、廖先富姐弟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情形。谁知廖湘远同志听到这里,“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拉着我的手,激动得语不成调地告诉我:“她们就是我的亲妹妹、亲弟弟呀!……”一时间,我俩四目相视,热泪盈眶,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一夜,我俩都沉入了对那个战争岁月的追忆,眼前又浮现出廖姐和廖弟的音容笑貌,他们的英魂也不时显现在我的梦中……

我更深切地感到他姐弟俩和千千万万志愿军烈士们的英魂,都在时刻提醒我们这些幸存者,千万不要忘记过去。没有忧患意识的民族是危险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是历史的教训啊!


姐弟英魂难忘怀
15军留守人员在朝鲜继续沿着部队行军作战路线寻找烈士遗骸
     
魏功伟前辈的留言廖氏姐弟牺牲在朝鲜战场,是我们29师后勤卫生战线的一大损失,深感痛惜,经久不忘!尤其是张远熙同志,每当谈起廖先淑的时候,她没有等到停战之日,更是痛心和遗憾。本文作者40年后巧遇烈士的亲兄长,增强了对战友的缅怀之情。

查栋才前辈的留言:廖家姐弟于1950年一同参军来到29师卫生科手术队,却再也无法随部队返回祖国。他们姐弟俩的英灵同千千万万牺牲在朝鲜战场的志愿军烈士一起,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的朝鲜,至今想起他们姐弟俩,依然让我们活着的人感到心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