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景观妙趣
景观妙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055
  • 关注人气:1,4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2010-05-21 05:06:35)
标签:

景观妙趣

铁翁

老伴

糟糠

军嫂

老兵唱和

原创/诗歌

军事

分类: 老兵唱和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铁翁:老伴》诗后,感动,彻夜不眠,激动万分!想我们军人,夫妻天各一方,在思念中度过半生,老年团圆,携手度日,---。和一首“糟糠”互勉之。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我骄傲,我是军人的妻

 

 


                  点击上传头像景观妙趣         铁翁

              老   伴              糟  

 

                       (原诗)                       (和吟)

              景观妙趣(退思斋主)                  铁翁


夕阳里揪一根我的白发,     日落时给你插一朵小花,

倒叫你腮边上挂满泪花。     霎时间泛起了红云一片。

没留意手挽手多少冬夏,     没数过留下了多少脚印,

算起来已经是岁月一把。     不经意跨过了万水千山。

 

说了多少说不够的话;       写了多少写不完的信,

吵了多少吵不清的架;       缝了多少缝不完的线。

存了多少存不住的款;       坐了多少坐不完的车,

搬了多少搬不完的家。       乘了多少乘不完的船。

 

常言说一夜夫妻百日恩,     俗话讲三穷三富活到老,

但愿咱清清淡淡度年华。     期盼咱平平安安度晚年。

常言说少年夫妻老来伴,     俗话讲秤杆不能离秤砣,

只盼咱平平安安到天涯。     只求得互相搀扶到天边。

 

啊——                  啊--

      老伴是暖冬的酒,          糟糠酿酒自来香,       

老伴是新春的茶,          牵手一生金不换

老伴是仲夏的果,          夫妻本是同林鸟,

老伴是深秋的花。          比翼双飞在人间。

但愿下辈子还有这缘分,    但愿下辈子咱还结连理吆,

接着做咱孩子的爹和妈。    我种你织桃花源里同耕田。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右图:《今生欠你一个拥抱》原型人物王俊景(右)和军嫂吴新芬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对于失去双臂,身体严重致残的爱人,她用深沉的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使他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并和他一起经历了严峻的生死考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军嫂吴新芬凭着对军人最质朴的爱,用无言的行动演绎了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有一种相见让人感动而落泪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第二批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的167编队返回湛江母港。图为刚刚走下舷梯的一位父亲和女儿深情拥抱。

军事图片中心 李彦林 摄




                  《风  在 路 上》

 

景观妙趣(退思斋主)

 

不做天边的寒星,

不做水中的月亮,

我们携手做风吧,

——风在路上。

 

不伴多梦的烛光,

不依温柔的肩膀,

我们并肩随风吧,

——风在路上。

 

不戴含羞的玫瑰,

不捧交杯的佳酿,

我们比翼追风吧,

——风在路上。

 

不祭带血的情殇,

不殉无望的夕阳,

我们消散于风吧,

——风在路上。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有一种相见让人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军嫂,默默地守护着军人平静稳定的后院;军嫂,温柔地体贴驱散着军人疲惫寂寞的身心;军嫂,开心的笑脸似水柔情,给予军人轻松的欢慰。是军嫂的理解宽容、日夜操劳,化解了军人对家庭、对亲人太多的愧疚;是军嫂真情的鼓励和嘱托,激发着军人爱岗敬业、尽职尽责的火热激情;是军嫂的容忍坚强、无私奉献,坚定了军人果敢英勇、拼搏奋进的钢铁斗志;军嫂——无怨无悔、无私无利,筑造着军人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关于我写“糟糠”小诗的后记

 

铁翁

 

    景观妙趣战友关于《老伴》《糟糠》的重新合编,插曲与配图恰到好处。特别是插曲,我听了好几遍,动人心弦,催人泪下!不由得想到了我的那个她---。


    那是1969年春天,我入伍了。坐了七天七夜的闷罐列车,到了地处滇西高原的云南禄丰县,当了一名铁道兵。那时刚刚20岁,没有家小,牵挂自然差一些。确切地说,还不懂得什么叫牵挂。后来,1976年秋,部队从西安移防到了新疆的吐鲁番站,也叫大河沿镇。修从吐鲁番到库尔勒的南疆铁路。这时,我已娶妻生子。家属每年都去部队探亲。那时侯,去一趟新疆,真的不容易啊。她从大东北到大西北,一万多里地啊!光火车就坐七八天,途中还得转车,住店,费尽周折。特别是,那喘着粗气,跑了几天的火车,过了乌鞘岭,一出河西走廊,映入人们眼帘的,全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滩,连个人毛也看不到。一个女人,怀里抱个孩子,再背点用的东西,一路颠簸来到部队后,那真是人困马乏,精神憔悴,恢复正常,得缓一个礼拜。刚刚缓过神来,没几天,就要准备往回返。因为来回途中就占去了半个月!不按时回去,还要被扣工资的。真是“相见时难别也难”啊!


    记得1978年3月,她头一次去新疆,临走时,我送她上火车,在站台上,眼看着就要分别了,她情绪很低落,对我说:“下辈子你给我个金山银海,再也不找你们当兵的,八抬大轿抬我,我再也不到这里来了!---。”我听了后,默默无语,连一句安慰他的话都没说。列车开动了,她从车窗里探出了头,脸颊上挂满泪花,左手搂着孩子,不断的向我挥动着右手---。我不由自主的举起了右手---。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对不起她。火车开出了站台,我还愣愣地站在那里,惆怅地望着远去的,渐渐变小的列车。我听到通讯员小赵轻轻地说:“副连长,回去吧。”


    可是,明年,她又领着孩子,进山海关,出嘉峪关,顺着那两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钢轨,风尘仆仆地来了!又来了---!为什么?为了爱!更是为了我们这些在边疆修路的兵!还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我的连队来自全国17个省,市)农村战士的家属,有的手里领着一个,怀里还抱着一个,背上背个包袱---。经过七八天的长途跋涉,孩子,大人都跟逃难的一样。有的孩子,在车上碰的青一块,紫一块,---。


    战友们,朋友们,还记得的那首歌吗?“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我看了退思斋主老师写给夫人景观妙趣的“老伴”诗后,我真的震撼了,受感染了,(也可能是所谓灵感吧)。觉得我得和一首,写写她,写写为军人,为军队,为国家的她们---。
    特别感谢景观妙趣退思斋主战友的信任和支持。


作者:铁翁

 

军嫂,你的名字叫奉献·老兵唱和


老兵唱和,谨此献给“舍小家,顾大家”的各位军嫂们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背景音乐《妻子》,韩晶演唱)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