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南千雪
南南千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651
  • 关注人气:2,9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玫瑰依然是我最锐利的武器》

(2018-02-12 21:48:34)
标签:

南南千雪

诗歌

文化

情感

《玫瑰依然是我最锐利的武器》

 

 

我已不在意这个尘世

阴森森的沉默

遍野的大雪

和无数的庙宇

都是象征

我有秘密的玫瑰

历数我的痛感,担忧,焦虑

用多余的玫瑰建造一座废墟

任残缺者,分裂者,行刑者……

不断地陷入,溃败,腐烂……

环绕废墟的飞鱼,野兽,群鸦

它们深谙推理以及建筑技艺

它们用自己的方式通向世界

不是用飞与哀鸣

审视敌意、平庸、欲望,虚空

而玫瑰依然是我最锐利的武器

用它的香郁处决一块黑铁的黑

暗藏的火焰

预约一场略带爱情的风暴

 

 

《当一轮蓝月当空》

 

 

我想到那蓝

雪山的蓝

拂晓的蓝

太平洋的蓝

奖赏的蓝

惩罚的蓝

怀疑的蓝

黑森林的蓝

蛇芯子的蓝

此时

一轮圆月的蓝

是百年一遇的蓝

万物都是蓝的旁观者

坐席上的听众

蓝月亮的炽烈是一首诗的炽烈

在夜的深处

在蓝月亮上安歇一百年的大梦

蓝的浓荫贴着岩石般的坑洼

粗砺的风切分星星的碎屑

月亮野径荒无人烟

谁与你攀谈萨福,黑塞,海德格尔

谁的肢体温热

被月光充满

孤绝之人如蓝月高悬

无需翻越心的栅栏

长安的纵深里

掷入唐诗般古老的刀斧

流血的伤口

不止流血

像一场深爱受到了绞刑

震颤着

等一轮血月进入情绪高涨

疯狂的海里

 

 

写于小年

 

 

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已陷落

面对空旷的看台

无限延伸的只是雾与蓝

梦中痴迷的事物已是昨日

日头凌空的那一刻

你也是我

从中年的窄门踱出

行人形色各异

把招摇的风藏进头发,衣领,围脖

铁轨依然坚持它们自己的方向

寺庙晨钟日复一日敲响

很多的路口都是同一个路口

左转右转

最后回到原处

真的不必要对生活有太多的野心

和你围炉话茶的是今天的朋友

明天会有明天的朋友

我也是你

历尽部分苍桑

可苍天不老

你也同意

给日趋衰微的身体添一把柴禾

燃烧时间里虚妄的,着魔的,厌倦的,熄灭的

以及布满灰尘的情欲

你也是我

钟情

旷野像狼群此起彼伏

森林乌云样升起

天空被深草掩埋

一块石头就可以安顿一群小兽

荒凉就是绝世的美

如今

我也是你

内心布满化石蒺藜

碰撞的声音比一切花朵更低沉

每一天等候好消息坏消息

等候子夜哀歌

更多的时候为空无一物

而颤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