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伯塔基
伯塔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56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的刺痛,我们究竟该拍什么样的电影?

(2006-08-09 20:26:06)
早在《无极》争论时,我就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大众需要什么样的电影?中国电影工作者们又需要拍什么样的电影?是不是大众需要的就是我们电影工作者们需要拍的?
这涉及到电影的定性。中国目前几乎所有的书籍都把电影定义为大众娱乐和大众文化的工具。这样的定义在事实上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在我以前的文章中,我也提到过这个问题。在电影发明之初,电影多以记录的形式存在,《火车进站》、《水浇园丁》等等。在那时,我们尚不能分清电影最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尽管这种杂耍式的技术最初在咖啡吧等场所为了某种商业利益而放映。那么是不是就是说电影就是为了大众娱乐,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更多的观众?是不是说大众的需要就是电影的需要?电影以后的发展明显是否定了这个观点的。在卢米埃尔兄弟和梅里爱的分歧中,我们就可以见端倪。梅里爱对舞台戏剧的执著就让我们看到了艺术的影子(当然不是说戏剧的就是艺术的),之后在法国和德国出现的先锋派的“上镜头性”和俄国的形式主义的“电影诗学”,以及以闵斯特堡、爱因汉姆、巴拉兹等早期电影理论家们就开始了“电影作为艺术”的论争。虽然他们在论证自己观点的过程中,多以电影和现实之间的区别、电影和其他艺术的区别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但是他们是把电影当作艺术品的。经典好莱坞的商业形制相比较于先锋电影,大众必定更欣赏好莱坞的叙事策略。那么是不是说大众的就是对的?我们不能说大众的就是错的,但是格里菲斯的探索似乎很好地解释了这一点,作为一个好莱坞电影导演,他的艺术探求和票房惨败让我们见到了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的执著。
大众文化是新兴的文化,我习惯于将之称为“俗文化”。前一辈的艺术家们,倾其一生,将电影带入了艺术的圣殿,而这种大众文化似乎又在把电影从这个高贵的圣殿中往外拉。
这是我的刺痛,这是《疯狂的石头》带给我的刺痛。我为石头所取得的高票房感到欣慰,但是我为一些掌握着舆论导向权力的评论感到悲哀。在大吹大擂中,似乎要中国电影以后都需要做成石头样。石头受到大众的喜欢这是正常的,但是媒体该作出怎么样的评价,是该站在大众一边,极力推崇这种艺术性缺乏的商业工业产物,还是站在艺术的一边?
有必要对电影的艺术性做个定位。什么样的电影才是艺术的。早期的电影理论家们认为通过照相术发展而来的摄影技术,通过观众的心理补偿,由此展现出现实和银幕现实之间的差异,这就是艺术。这在当时是具有很大意义的。毕竟当时电影的技术不成熟,与其关注电影的艺术性,不如更多关注在技巧层面上产生的艺术因素。但是在技术日益发展的今天,这种艺术的定位却日见其拙。
把电影和文学作一个比较。文学产生的年代已经有几千年之久,而电影只有一百多年。如果把电影的艺术特性定位于影像特性,那就大错特错了。按照电影结构主义的观点,语言分为词素,意素,电影虽然没有如此精确的划分,但是和语言的修辞造句,语言的“横组合”和“纵聚合”一样,影像特性只是一种工具,最终的艺术性体现在其立意上。一如文学,文字和组合方式和特性本身不能成为文学,词素不能成为文学,词素的组合也不能成为文学,文学体现在整体的立意上。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很少是因为文字有多好,绝大多数是因为深刻的意义上。相信在文字刚创立的一百年或者两百年内,会有人认为文字本身或文字特性就是文学的,这和电影是一个道理。
石头是成功的,是大众的,但是却是不艺术的。在这点上,我深深崇敬那些把电影放在高高的艺术殿堂上,以一种崇敬的心态对待电影的电影工作者们。我不希望把艺术和金钱划上联系,至少我情感上不愿意,这是一种良知。所以我宁可希望,把这些缺乏艺术性的电影定义为"金影",或者"钱影",他们可以继续以他们的方式商业,盈利,我完全不排斥这种商业形式的存在,但同时大众在评论一部“金影”的时候,不会玷污了电影神圣的名字。电影要是艺术的,但可悲的是,我说了那么多只是在为电影正名。
或许叫什么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电影创作者们,要时刻保持着警醒:我们是需要做“金影”还是要做电影。大众有大众所喜爱的,也有他们不喜爱的。我只是不希望他们在吹捧非艺术时,贬低了真正的电影,因为在他们眼中,他们不喜欢看的,就不是好电影。我意淫地要求,“金影”是他们的,电影是我们的。在大众中,我相信极少数人会真正喜欢“蒙娜丽莎的微笑”,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对此进行指摘。那么为什么这种情况会在电影中出现呢?是电影的姿态,在几十年的历史中,鱼目混珠的“金影”工作者们以电影的名义降低了电影的姿态和品位。如果电影一开始就和绘画一样,以一种高雅艺术自居,那么那些庸俗者们,也会在欣赏金影的同时,以一种仰视的姿态,对待我们的电影艺术了,就像他们仰视梵高的画和贝多芬的音乐一样了,虽然同样他们无法欣赏。
我推崇伯格曼,推崇基耶斯洛夫斯基,是因为他们的思考,已经深入了艺术的骨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台风印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台风印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