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民声音
一民声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637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闻不到处,有时评在!

(2007-01-01 19:53:03)
分类: 时评浅思

说明:如下是接受一位网刊老师采访后写就的,随想随写,谬误处多,包括文字,请偶到此处的朋友海涵。本文在原始文字上有减少,选用地址请点击此链接,即电子杂志《民坊评论》地址:《时评不方便说 可由时评来完成

 

  我确实没有资格接受这样的采访,比我有实力者比比皆是,大有人在,所以贵报及贵网的厚爱实在是谬爱。如果可能,还是介绍别人。这是实在而真心的话。

 

写评论(该叫“议论文”或“小言论”),有意为之,大概是我在某报社做编辑之后的事情,常常在写点科技、教育、社会等方面的小评论。真正有意写时评的,还是有了电脑上网之后的事,2002年给《楚天都市报》写稿,当时此报每周有个评论版,经常上一稿,后来随着对同类文体的关注,便迷上了写时评。可以说,《楚天都市报》是我时评的时评启蒙者,让我更强烈的关注新闻,就新闻发表评论。初期阶段,在鼓励我写时评的媒体中,《中国青年报》(曾一周上过两个头条)、《工人日报》、《南国早报》等纸质媒体起到很大的作用;网络媒体对我的鼓劲也不小,红网、人民网、东北新闻网、千龙网,最初发表的作品都不少。我一直把发表我文字的媒体,视为对我的鼓励和帮助,那些默默无闻的编辑,是值得我尊敬的人。

2002年至今发表的时评文字,估计有千把篇。就题材而言,我写的教育评论相对最多,其次是社会评论,也写时政评论。当前的教育问题多,应试教育下的毛病太多了,同时教育改良(至今没有改革过,只能是改良。国家没有改革成功,也没有出过改革教育的大师级人物)的空间很大,而这一行当又是我的本行,所以多谈教育。我是个还能写点字会用键盘、能想点问题的公民,自然像所有公民一样,也想谈点杂七杂八的社会事情,写社会评论也不算奇怪。时政方面的评论也写,但不多,当个老百姓也算有权力对政治生活的事情说三道四,常常不自量力骂骂官员,评评是非。 

就风格而言,我的追求算不得“主流”。我写时评首先自己喜好言论类的文字(我的第一篇发表的作品就是文艺评论),同时也是出于生活的需要,挣点稿费。我不是因为时评稿费高,或钱来得快入道,也不会因为稿费少而远离时评写作。观点上,不喜好猎奇求怪,特别是不违背我个人的意愿,不刻意为发表而写作,有点“躲进小屋”的味道,所以很少关注别人怎么写,什么样的风格最流行之类的信息;作用上,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起到实际的助推作用,对人有所益,而不仅仅作为一种辩论的观点存在;语言上,喜欢文字平实、流畅,不把很容易讲的道理说得天花乱坠,可惜这种风格并不为人喜欢。 

就“时评观”而言,我也有自己浅薄的想法。曾经在人民网上发表一点小感想,题目叫《我们不要对时评说得太多》。为什么要起这么个题目,因为谈论时评文字的时候,许多人喜欢说题外话,什么稿费啦,一稿多投啦,等等,而对时评内在的东西及其现实价值、对文本研究常常“王顾左右而言他”,动不动就骂时评人,甚至是讥讽嘲笑,时评固然存在诸多毛病,但作为一种时兴的文体,队伍杂得很(这本身也是其特色),但建设性的研究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时评是新闻文体(新闻评论或时事评论),不是文学创作(比如杂文、随笔)。时评应当解读新闻(不只是媒体发表了的新闻,包括社会生活中的新事新风)要说而不宜说的话,新闻重事实,其不便说、不深说时,可由时评来完成这个任务;说不到处,就由时评来补充。但同时,时评又不等同于只评新闻,“老闻”同样有评的价值,只要老问题还没有解决,老事物还有评说的价值,同样可以拿来作为时评的话题。

其次,时评应面向大众,对现实有积极效应。媒体都有相对稳定的读者群,那么某一媒体的时评,就应当考虑到其读者群的大众化需要,让大部分读者能够懂其中文字,能够理解或接受其观点,能够起到一定的实际作用。

时评的现实价值是多方位的,或者解剖新事物的本质,或者提出建设性的思考,或者传达有代表性的公众情绪,或者从更新的角度思考问题,等等。这些都是时评的作用,作用多种多样,不必一定强调一种。关键还是要因现实生活和读者群的各种需要而异。

其三,时评不但有生命力,而且很强大。我不是时评的“悲观论”者。由专制走向民主的历史,由愚昧无知走向现代文明的历史,就是由一两个人的思想向千万人的思想的变化过程,由特定阶级统治变为人民群众共治的过程。联系到评论而言,就是由一两个人评点世事到公众评点世事的过程。公民说话的权力得到法律的保障,公民的普遍认可并付诸实践,那么,对最新出现的事物的评说,其“市场前景”显然是可观而乐观的。而这种情形,正与时评有着不谋而合的互通性。不过,当前这种时评的形式会不会长期存在,那应当是“技术问题”,或者说是“文本范围”的讨论。新的样式会出现,新的渠道会出现,但时评内在的生命力不会消亡。于媒体而言,将来还需要大量的“时评”。

同时,呼唤更多像马少华老师那样深入研究时评的专家学者涌现,将公众(受众)、媒体、作者等多层次立体化地联系起来研究。

 

随想随写,拉拉杂杂,浪费了您的宝贵时间。中间会有诸多谬误,甚至是错别字,请批评,请包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