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子
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12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朱家巷

(2015-12-01 14:19:07)
标签:

朱家巷

烟子

文化

 

朱家巷,15户人家,无一人姓朱。

或许曾经有过,后来搬走了;或许如今他们还生活在这里,只是改了名换了姓,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崇祯十六年春,张献忠攻破武昌城。楚王府被焚毁,楚王朱华奎被囚入铁笼沉江,武昌城内的朱姓宗室全都被驱赶投江,一个叫朱盛浗的男子幸免于难,他顺流漂了三十余里,逃遁入山,改名谢世仁。

他们的祖上,已经干过一回这样的事。情急之下,难保他们不照样干。

 

武昌城有九门,这是忠孝门内一条窄窄的小巷,“7”字型,横竖之间的交接处,立着一根电线杆。下面的一竖要阔绰一点,是朱家巷的入口,与粮道街相接。这一竖出头也走得通,过了电线杆,那一头渐渐翘了起来,越往上走,翘得越发厉害,好像要打到人的脸上来。来人的脸上,隐隐发热。刚好路边立着一块山石。山已然是面目全非,石全然不知,一半身子被水泥封住了,另一半身子裸露在外,尽管还是一副支起一座山的架势,看起来却有一种开门迎客等了又等、望了又望的失落。中有空隙,像是刚刚穿上衣服,扣子还没来得及扣上,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塑料袋塞满其间,之间又生出一些杂草,杂草丛中,一枝苟叶倒是有模有样,摇曳出一地阴凉。

便歇下脚。来者年逾古稀,头发尽白,虽然已进五月,衣着还是厚厚的,倒也正好弥补了他身体的干瘦。

他歇了很久。一个骑电动车的孩子,将左脚从踏板上拿开,擦着地徐徐后退,一辆小货车急不可耐地迎面逼进,车上拖着新砖,还有几包水泥。右侧路边的地沟已经挖开了,一位工人手里的瓦刀断然地将一拃宽、四五公分厚的一块青砖砍开,将其中的半截零头抹上水泥,塞补进砌起的沟沿,敲了两下。有的青砖实在太厚,只能整个儿铺到沟底。一个光着上身的汉子,张嘴就着左手的油条咬下半截,再就着右手的豆腐脑咕噜喝一口,跨过地沟,便是高高的石阶,一步步上去,上面星星落落地错落着几户人家。提着菜篮子的妇人,背着书包的孩子,半侧着身子,一步一步下来。

他目送着他们。他们的背影被翘得高高的,忽然又被放了下去,缓缓地,下去。

出了头便是民主路。

走到头,也不过两百米。

两百米之内的门牌上,挂着三个地名。

荆南村在南,朱家巷在北,学道村居中,地势最高。

那高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胭脂山。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野鸽子的黄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野鸽子的黄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