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子
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12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但有青山且招魂

(2015-08-30 13:56:27)
标签:

游记

烟子

榛子乡

 

烟子/文

 

人在旅途,只要你我能解下脚上的那双红舞鞋,何处不是风景? 行进之中的客车,既不在此处,也不在彼处;车上的人,神驰已远,阅尽了千沟万壑,却貌似还在原地,纹丝未动。

我享受着此中的快意,窃窃欢喜。 

肌肤沁着凉意,窗外绿茵茵,中间隔着的那层玻璃似乎不存在,太阳如同虚设,我是风,自由进出。易家坝、七里峡、猴儿窝、教塾堂……原始之间,也有教化的痕迹,群山莽莽,隧道穿过了一座山还是山,我忽然明白,你我所见的一切平地,曾经都是高山峻岭。 

人类下山了。平地越来越多,山地越来越少,回头望去,重新成为一只猿猴的可能微乎其微。能够帮助人类回到山上的法子,似乎只剩旅游。 

去不去?有人问。 

 

这是她十七岁的故乡,天高皇帝远。如此峰峦叠嶂,却并非桃花源,甚至连一张好看的脸都藏不住。每个人都生活在皇权之下。 顺香溪,入长江,逆汉水,越秦岭,她“走”到了长安的宫殿。而后,别掖庭,出潼关,渡黄河,过雁门,她又“走”到了塞外大漠。

再也回不来。生前如是,身后亦然。她由人曲解。说什么手帕香了一溪流水,说什么画图不识春风面,说什么自请出塞和亲。真相其实仅仅只有一句,班固只说了一句——“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樯字昭君赐单于”。 一群锦上添花的文人墨客,其后千年层层敷设,到底使一个悲剧貌似和谐了,到底使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物件了。

我想看一看,这是她回不的故乡。

 

3

走出饭店,我拦住一位本地的妇人,东问西

山叫卧佛山,不假,从前就叫卧佛山

她就住在这儿,喏,那灯火阑珊处,从就是她的家。那时,此地原称”杉树坪“,现在改名“高岚村”,开发搞漂流。夏天的生意,一年不足两月,她家被划到外围平常开门营业,只当是捡漏。一个月做下来毛利两万多一点,刨去成本,也就一万左右的收入。所以其他的月份,她还是得给人打工。过些日子学生开学,她就去陕西给一家建筑公司做饭。她自十二岁便外出打工,如今已经年过半百添了孙子,刚才从她身边跑过的小女孩,便是她的外甥女,她说,还做十年就不做了。

听说我住在城里,她只说住在城里好。

有什么好的呢?抬头即见雾霾,低头到处塞车。

”你们住在城里,只走戚,不走人家。“她说,”我们要是像你们一样只走戚就好了。”

戚与走人家,原来不是一回事。后者的面儿铺得更大一些,村子里任何一家的婚丧嫁,都得算一份,一年算下来得三万左右。

民风如此,但凡认识,便得走动。

负担不可谓不重。可是,生活在城市,一个楼道里住了几十年也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也可以算好么?

 

4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真真切切,一群来客却说,像是假的。

云垛堆了一层,又一层。乡政府的书记介绍,云堆厚了,便会形成冰雹,落到烟叶地里,砸伤烟叶。榛子乡有四门炮,分布在各处,只为了将云层打散。

榛子乡,只见一棵榛子树,在乡政府大院里。

即使只有一棵榛子树,也不会易名为“烟草乡“或”椒乡“,仅此一点,都令人感激。

院子外面的路边,长长的大货车一辆辆歇满了,夜间十一、二点,公路上都能看见它们的灯光。它们大多从上海来,来榛子乡收椒。

一元一斤,三十斤一箱,地磅、包装箱、拖拉机,就在地头。忙于采收的农妇,听见声响,抬头相问:从哪里来?

听说来者也是郑姓,妇人从竹篓里翻出两个桃子,递过。来者推辞不脱,佯装收下,趁妇人不留意,将桃放回竹篓,继续行。小溪湾转潺湲,晚返而归,农妇还候在那儿,又拿出两个桃子,又一番你来我往。顾念农妇家中的小儿女,来者终究还是婉谢不受。

应该收下的。

何妨心存一份亏欠。一个人的肩头若是不曾背负一丝一毫的情债,人生多么无!

 

5

第一次,我被老鸹叫醒。

它低低飞过,歇在田间的电线杆上。

我笑了,仰面向它,一个不祥的预兆化为乌有。

旅舍就在公路的一边。(没有空调,被子很厚,卫生间的蹲式马桶,是榛子乡民间的特色,旅舍也不例外。)另一边点了豆,架着瓜藤,藤蔓间爬着南瓜和黄瓜,矮的是辣椒,高高的是玉米,明艳艳的是大丽花,还有几株荷芋叶子似的,我问了问,才知是白附子,一味中药。不要站在原地,你须得多走几步,才能在一片望不到头的绿色中,发现人家踩出来的出口,下坡便是烟叶地、包谷地、青椒地,一株株,一行行,像是照着尺子在生长。八亩地一年收入两万的人家有之,农妇农夫已老,且残,一个七十有三,一个七十有四;七亩地一年收入四万的人家有之,女人在家里忙活,男人在外跑路子。我走了进去,沿着行与行之间的垄沟,身子越走越低,鞋底的泥土越来越重。便往回走,走上来,走到水泥地上来。晨雾渐渐被风吹散,远处连绵的山峰,远处人家粉白的墙,渐渐近了。

天,忽然蓝了,忽然亮了。

高高低低、胖胖瘦瘦、五颜六色的人影,陆陆续续走出房间,仿佛电线杆似的,立在路边,面朝田野,久久不动。

 

 

6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榛子乡在山上,海拔一千多米,我爬了山,过了桥,看了水,逛了街,听了踩堂戏,见到了传说中的龙。在瀑布飞溅的青龙口,在白云倒映的白龙潭,在曲径通幽的双龙洞,在乡民的三音歌声里,龙保持着静默,它也在打量着我们么?

我不禁一次次回过头,那些忽然灼灼的目光,那些忽然爆裂的笑容,今夜,齐刷刷站在我的身后。学校操场上临时搭建了舞台,临时用胶带在一块幕布上贴了几张正方形的红纸,纸上的墨迹彰告知了晚会的主题,红纸的边角有的已经耷拉下来,几个人架着梯子、拿着胶带又跑上台。他们忙乱着,几个貌似高中生模样的女子径自扭动着她们柔软的腰肢,娴熟地摆动着她们白皙的肚皮。十七岁原来可以这样美!王昭君的模样就在眼。她那么单薄,细腰盈盈一握。她与别人不一样。别人摇臀的时候,脸上同时灿烂地笑着,她不笑,始终未现一丝的笑意,可是,她的动作一丝一毫也不走样,她比谁都好看。我盯着她看。

有人解释,乡间的踩堂戏与东北的二人转近似,唱词中原本有不少粗口荤段子,我们听到的是改良后的踩堂戏,非但不爆粗口了,还多了不少颂词。我还是觉着不赖。家家户户的老老少少聚集到露天下,他们笑着,我知道,他们并不经常这样笑。

他们懂得在什么时候笑。

这是他们的土地,这是他们的腔调。

一个乡民忽然跑过去,去抓表演者手中的麦克风,他想知道,那动听的声音,真的发自一个人的胸腔、喉咙?

 

7

你在这里,便是风景。

在一个人的旅途中,倾听纷沓的足音;在纷沓的足音里,安顿自己的灵魂。

 

但有青山且招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城南旧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城南旧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