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子
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12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黄姜

(2014-10-31 14:51:23)
标签:

烟子

黄姜

文化

 

“我又收了一些好东西。”他说。

他姓胡,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人称“胡编”。

工作之余,胡编喜欢四处游荡,在路上收一些零碎物件。他说“收”是收藏的意思,而在我听来,就好像他娶了小妾似的,有一种密室中不足为外人道的窃喜。

这回,是什么?

他说:“我悄悄告诉你。”

不一会儿,几乎人人皆知,他前天在老家收了好多黄姜。

 

他的老家在鄂东武穴,黄姜是当地特产。类似于生姜,却没有辛辣味,块头也是小小的,在城市的铺面里已不多见,我心里纳闷,它们都到哪儿去了?十月间,天气渐渐转凉,偶尔在傍晚的路灯下,有小贩支着担子,吆喝着,我上前拿起一块,小贩的面上浮现紧张的神情,眼睛就跟着我的手指转动,终于出声:“皮薄,稍稍一碰就破了。”我买了一些,临走的时候,人家还不放心,反复叮嘱:“莫去皮,连皮一起吃。”仿佛去了那张皮,姜就不成其为黄姜了。

 

一个叫吴胜利的男生,当年还是男生的时候,到任何一个单身汉那里串门,都是他操刀做饭,他父亲是杀猪的,据说谙熟用刀。他抓起一块姜(那时的黄姜很常见,都是皮薄薄的,块头小小的),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动手就切,一边看的人急忙喝止:“皮都没去?”

“皮可以吃。”他淡定地继续切丝。

吃姜不去皮,从此成了邋遢的标签,每次他给人家操刀,人家都会额外强调:去皮!

不管人家怎么说,他也还是照旧抓起一块姜,伸到水龙头下,随意冲冲,然后连皮切丝,或者剁末。

我记得,每次人家说他邋遢的时候,我坐在一旁,向他瞥了一眼。

 

之后,曾经单身的人,都是肩挑背驮,手里还提着一个胀鼓鼓的塑料袋,大家便腾不出空在一起吃饭了。之后,互联网来了,有了百度,忽然想到他的时候,我到网上查了查,之后,我吃姜也不去皮,我的弟弟、我的父亲也拿眼睛瞥我。

我试图解释,解释过多次,他们只是笑,笑得我理屈似的。

 

中国民间有“男子不可百日无姜”之说,孔夫子的“不撤姜食”可算是一个注脚。我喜欢用醋浸上姜丝,这样吃姜丝的时候,能吃出螃蟹的味道。

 

胡编说,会分我一些。

我会种下去,等着它张开叶子,等着它开花。

若是你先看了黄姜的叶子和花朵,你会怀疑,它应该来自森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尼者】夏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尼者】夏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