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子
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12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烟园花事】之五、六、七

(2014-07-05 09:59:03)
标签:

烟子

太阳花

葫芦花

葱花

5
有人称之为“太阳花”,也有人称之为“死不了”。

生存状态的两个极端之间,我并不能简单地画上等号。
东北二人转,你看过吧?
你注意到女人手中的折扇吗?
我眼前就有那样的一把,只不过它被一场酝酿已久的雨水淋湿,略显出几分不胜沉重的狼藉,虽然已经尽力收拢整齐,玫红的花瓣还是拖曳着,摇摇欲坠。
而有的花,仅仅只是一个花苞,看似拘谨,看似娇弱,却是一副陶然自得的神情。
雨还在下着。
雨点时大时小,时紧时慢,或者干脆阴沉着,什么都不说。武汉的六月已然见底,七月刚刚开始,天气突然换了酷热的表情,变得阴凉起来。
花之茎叶近日丰盈了不少,胀鼓鼓的,它的叶,完全颠覆了你对“叶”的印象,像长条气球,一条条地,貌似雨水流进去了,风吹进去了。

 

【烟园花事】之五、六、七

6
将小葱细细切碎了,称之为“葱花”。

真正的葱花呢?怕是很少有人知道,小葱也有花开。
与太阳花相反,须耐得一些日子的低温,葱花才能成其为花。
我见着的时候,阳春三月刚过,花已经开成一团,团团簇拥着,像是顶着一个白色的绣球。近前细看,是一个个的花苞,顶在一根根葱管上,胞衣薄薄的,一瓣瓣的花瓣裹在里面呼之欲出。
似乎发生于一瞬间,葱须埋入土还没多长日子,葱也没见长多高,我想起去掐两根切成葱花,撒在汤面上聊作点缀。没想到,真看到了葱花,我又无从下手,好像是为了阻止我下手才开花似的。
数日,胞衣乍裂,尚未褪尽,一丝丝豆芽似的小东西,戴着一顶顶小黄帽跑了出来,高高低低的,现场就乱了。
再摸摸葱管,已添了一层苍老,只能由它去。
便渐渐失去了消息似的,已然绽放过的那些花,好像都只是做了一场梦。没容我留意,天气一日日转暖,转热,只见曾经的青葱,衰败成枯草,萎顿成一蓬。
也像是顷刻之间。

 

【烟园花事】之五、六、七

7
“这白花,名叫夕颜。这种颇似人名的花,惯常在这般肮脏的墙根盛开。”看这一带的小屋,确实尽皆破烂,参差简陋,不堪入目。在此屋墙根旁便有许多自顾开放。源氏公子叹道:“这可怜的薄命花,给我摘一朵来吧!”

《源氏物语》之中这朵名为“夕颜”的白花,便是葫芦花。
傍晚巡园,看见架上的叶蔓间收着一朵白花,蔫蔫的,我还以为自己错过了一朵花开,心中遗憾暗生,转一圈回头,却见一张笑脸,盈盈相对,我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也在开放,也不禁笑了。
种下葫芦的初衷,是贪图瓢。待见了花,还是欢喜莫名。
葫芦花的花语有“纯洁”之意,可是,私下说悄悄话,真看不出来呢,葫芦花虽然色白,但白得不通透,即使盛开招展,也是夜店大妈的风韵,弥漫着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残败。及至翌日凋谢,则更是目不忍睹。直到葫芦挺起了大肚子,一朵花残败的迹象还耷拉在肚子上,我以为是一片烂叶,伸手欲拂,竟不去,扯了扯,也不去,遂罢。
这样的一朵花,却被放在了祭坛上,献给了殉道者圣亚·尔加迪斯。
圣亚·尔加迪斯,北非哈密特的修道士,因为拒绝祭拜异教的神,他被处以极刑。 
为什么是葫芦花?

黑暗之前的绽放,莫非正是天主的晓谕?
他们相信,殉道,即见证。
在一朵花面前,我们暴露的分歧需要更深的解读。

 

【烟园花事】之五、六、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