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上的马耳他骑士团

(2017-03-20 08:22:10)
分类: 茶余饭后
台湾“东森新闻云”援引美国《福布斯(Forbes)》杂志的文章称,台近年来与欧洲小国马耳他骑士团关系良好,合作密切,马耳他骑士团有望成为“外交新盟友”。台当局回应称,“台与马耳他骑士团共享人道慈善的价值,援外宗旨相互契合。未来与马耳他骑士团将会深化合作,加强伙伴关系。”

 

位于意大利罗马城内孔多迪大街68号的“马耳他宫”,这里是马耳他骑士团的驻地。


 

很多人搞不清楚马耳他骑士团和马耳他共和国的关系。首先,马耳他骑士团并不是马耳他共和国。

 

什么是马耳他骑士团?

 

喜欢中世纪历史的人一定知道十字军东征,更深入一点的爱好者一定会听说过医院骑士团。对的,这个古老的骑士团正是新闻中所说的马耳他骑士团,这个骑士团又与马耳他有什么关系呢?笔者去年专门到访马耳他,也在意大利的罗马见到了所谓的“欧洲小国马耳他骑士团”的驻地。这里,就让笔者给大家做一个科普。

 

十字军东征时代医院骑士团(也就是这里所说的马耳他骑士团前身)骑士经典形象,桶盔、锁链甲、黑色修士法袍、白色八角十字,持旗仗剑


 

马耳他骑士团正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中世纪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医院骑士团,另外两个大家也许都听过,就是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这两个已经泯灭在历史长河中了,医院骑士团是唯一保存至今的古老骑士团。

 

中世纪时期活跃在圣城耶路撒冷的五个骑士团,其中左起第二的黑袍白骑士老爷爷形象就是医院骑士团。


 

这个骑士团的全名非常长,叫“耶路撒冷、罗得岛及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简称“医院骑士团”或“马耳他骑士团”( SMOM )。这个骑士团并不是一个国家,只是具有“准国家”性质的主权团体,是联合国的观察员,主要从事慈善活动,管理医院,照顾难民和战争中的伤残者。

 

骑士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十字军东征之前。

 

大约在11世纪中期,一批意大利阿马尔菲商人来到圣城耶路撒冷,向当时统治此地的法蒂玛王朝哈里发提出申请,希望建设一个意大利会馆。慷慨的哈里发将城内基督徒聚集区的一小块土地交给他们支配,而该区域正好邻近圣墓教堂和圣母玛利亚修道院。

 

 

医院骑士团普遍认为“被祝福的”杰拉尔德院长是其第一任大团长,他悲天悯人,乐善好施,对受伤患病的基督徒和穆斯林都施以援手。


 

随后,意大利人重建了之前被战火摧毁的医院,并建立了另一所女医院。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前,一位本笃会的欧洲修士来到了耶路撒冷,这就是传奇人物“被祝福的”杰拉尔德。他被医院的救死扶伤善举感染,打消了返回欧洲的计划,留下加入医院工作,并最终成为男医院的院长。他德高望重,乐善好施,积极救助基督教朝圣者,也医治穆斯林患者。因此在欧洲十字军攻城时仍然被穆斯林统治者允许留在城内。

 

随着耶路撒冷被十字军攻克,杰拉尔德和他的医院受到了十字军战士的敬仰,规模扩大、声望日隆,杰拉尔德和几位修士于是脱离了原来的本笃会,建立自己的慈善组织,要求修士“安贫、禁欲、听命”,打造一支纪律严明的慈善、医疗和修道组织,并最终得到了教皇的官方册封。

 

 

耶路撒冷圣地年代的医院骑士团骑士。

 

由于十字军控制的圣地并不太平,在保护欧洲朝圣者的过程中,医院自然而然地发展出了自己的军事组织——医院骑士团。

 

1120年,杰拉尔德逝世后,法国人雷蒙·杜·皮伊继承了他的遗志,并第一次采用了“大团长”这个称呼。与悲天悯人的老团长相比,新团长更加冷静、干练,在他的带领下,医院骑士团逐渐从保护朝圣者的医生、慈善修士转变为骑士和职业军人。而与普通的为了救赎或是冒险获取财富的十字军士兵不同,医院骑士团更加安贫乐道,更加吃苦耐劳,很快就成为耶路撒冷王国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对其政局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并在之后十字军国家与穆斯林之间的征伐中大放异彩。

 

医院骑士团最鼎盛时,它在耶路撒冷国拥有7座大的要塞,140多座其它建筑。

 

 

游戏中的三大骑士团。这里的医院骑士团就是后来称的马耳他骑士团。


 

但在1187年哈丁之战中,由于耶路撒冷国指挥上的失误,在阿拉伯强人萨拉丁大军的围攻下,包括医院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在内的基督教军队几乎全军覆没,之后圣城耶路撒冷更是被迫向萨拉丁投降。

 

萨拉丁是阿拉伯世界中的传奇王者,本人是库尔德人,在《天国王朝》中有出色的表现,展示了一个王者的霸气和仁慈,和现在所谓的某教徒完全不一样。


 

这段历史在电影《天国王朝》中有戏剧性地展示。此后,朝圣的时代逐渐远去,十字军运动也陷入低潮,随着最后的堡垒阿卡的陷落,医院骑士团于1291年从战火中的阿卡撤退到爱琴海上的塞浦路斯,后又来到罗德岛,将这座海盗出没的,近乎荒芜的岛屿构筑成地中海东部最繁华的贸易口岸和坚固要塞。

 

 

由于圣殿骑士团的刚愎自用,最后耶路撒冷主力被萨拉丁的军队消灭。而医院骑士团也只能撤离耶路撒冷。

 

当1453年君士坦丁堡落入土耳其人手里时,罗得岛上的医院骑士团是整个东地中海地区唯一的基督教力量。15世纪到16世纪初,医院骑士团独自在罗德岛上抵御了埃及的马穆鲁克苏丹国和奥斯曼帝国的三次围攻。

 

1522年,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一世指挥20万军队乘坐着400艘战舰围攻罗得岛,而骑士团仅有7000余名士兵,在此实力对比悬殊形势下,骑士团依然独立坚守了6个月,消灭土耳其军队达5万余人。最后,骑士团与土耳其人达成协议撤出罗得岛,返回欧洲。

 

 

骑士团退守马耳他岛后苦心经营的大港区要塞防御图。


 

很快,骑士团在欧洲君主的支持下,来到了有着“地中海心脏”之称的马耳他。

 

马耳他早在古罗马时代就得现名,意为“蜂蜜岛”的意思,因为当时马耳他盛产蜂蜜而闻名地中海地区。

 

1565年,来到马耳他仅43年的骑士团,再次面临苏莱曼一世的围攻,在又一位史诗般的大团长瓦莱特的指挥下,上演了荡气回肠的马耳他保卫战,一举击碎了苏丹的野心,令全欧洲惊叹,赢得了“欧洲之盾”的美誉。

 

在随后的岁月中,马耳他的医院骑士团长期扮演着南欧安全屏障的角色,因其宗教修士团的性质,虽然十字军精神早已随着时间磨灭,但医院骑士团却长期孤独而执着地继续着对穆斯林世界的“圣战”,以马耳他为基地,通过海上力量沉重地打击了穆斯林海上贸易,遏制了其向南欧的扩张。

 

 

马耳他大围攻最后以骑士团胜利而告终,壁画右侧红袍白胡子的老人即骑士团传奇大团长瓦莱特。

 

骑士团在马耳他岛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8世纪。1798年6月11日,法国皇帝拿破仑来了,强势的皇帝陛下迫使医院骑士团投降,占领了马耳他岛,岛上骑士团的教堂和修道院被法军洗劫一空,骑士团的大部分成员前往俄罗斯。

离开了马耳他岛之后,骑士团就此失去了领土,但作为一个组织仍然存在。骑士团于1834年在罗马重建总部,终于再次稳定下来,但骑士团的军事使命已经完结,此后主要从事慈善事业。

 

 

十字军时期不同历史年代的医院骑士团形象:1、1160年的医院骑士,该年第二任大团长雷蒙·杜·皮伊去世,他继承了老团长杰拉尔德的遗志,并将这一纯粹的医护慈善组织转变为军民并重的骑士团;2、1250年时的医院骑士,此时圣城耶路撒冷已经陷落,骑士团总部迁往沿海要塞城市阿卡;3、1275年的医院骑士,此时埃及马穆鲁克王朝兴盛起来,其统治者“豹子王”拜巴尔一世加紧了对骑士团的进攻,骑士团在圣地最大的要塞骑士堡陷落;4、1305年的医院骑士,随着阿卡陷落,骑士团已经退出圣地寄居塞浦路斯,并向今后的总部罗德岛进发。

 

今天,骑士团在联合国享有永久观察员实体的地位,但骑士团并没有任何领土,它设在罗马的总部马耳他宫,是位于罗马市孔多迪大街68号,占地1.2万平方米的大厦。但这并非其领土,该宗土地主权属于意大利,租借给马耳他骑士团使用,同时意大利给予该大楼外交待遇。

 

所以,不光是台媒在报道中为了给自己加分而混淆视听,很多资料也都将马耳他宫误认为是骑士团的领土,从而作出马耳他骑士团是最小的国家的结论,这是错误的。

 

因为马耳他骑士团没有领土,所以只能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实体,而不能以医院骑士团成为会员国或观察员国。而且因为没有领土,很多东西方专家学者认为无领土即不属于国家,只能是实体,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将其视为一个国家。

 

 

现在的骑士团只剩下罗马城中向意大利租借的这个大楼了,而马耳他岛早已成为独立的马耳他共和国,和骑士团已经没有了关系。


 

那么骑士团走后的马耳他岛怎么样了呢?

 

马耳他共和国不同于马耳他骑士团,这是一个拥有领土的主权国家。马耳他共和国位于碧波浩瀚的地中海中央,靠近意大利西西里岛,分布着大小六个岛屿,就像是镶嵌在天鹅绒上的六颗明珠。这些岛上有着柔美的海滩、嶙峋的崖壁、神秘的蓝窗、宜人的气候,很多好莱坞大片都是在该岛拍摄的。

 

应该说,拿破仑将骑士团赶走后,马耳他岛就不再属于骑士团的国土了。19世纪后,马耳他岛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1964年宣布独立,成为英联邦成员国。1974年成为马耳他共和国,然后很快与中国建交,并在中国的帮助下大力发展国民经济,与中国关系良好。2004年,马耳他共和国加入了欧盟。

 

 

笔者在马耳他旅游时候拍摄的照片,现代的马耳他大港区,邮轮停靠的即是医院骑士团瓦莱特大团长一手建造的首都瓦莱塔,对面则是圣安吉洛要塞。这个港口也停靠过中国的护航舰队。


 

马耳他共和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以服务业和金融业为主,旅游业是马耳他主要的外汇来源。马耳他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关系,欧盟是马耳他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所以,与马耳他共和国这样的主权国家不同。现在的骑士团更多的是一个慈善组织而已,当然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悠久的慈善组织。

 

医院骑士团有自己的宪法宪章,除了罗马的本部大楼外,在国际上还有六个名义上所属的大修道院和47个国家协会。六大修道院包括:罗马大修道院、伦巴第和威尼斯大修道院、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岛大修道院、波西米亚大修道院、奥地利大修道院和英格兰大修道院。

 

此外,在马耳他岛上的圣安杰洛城堡上,共同飘扬着马耳他共和国的旗帜和医院骑士团的旗帜。这主要是因为1998年12月5日马耳他共和国和医院骑士团签署的一项协定,为了便于圣安杰洛的骑士更好地行使慈善救助的使命,开展人道主义活动,给圣安吉洛城堡一定的治外法权,但马耳他法院对此处仍然有管辖权。该协议2001年11月1日批准。所以笔者在圣安杰洛旅游时看到了骑士团的八角十字旗帜。

 

 

笔者在圣安杰洛拍到的两面旗帜,正面主体的骑士团的八角十字,后面一根旗杆上卷起来的是马耳他共和国的旗帜。

 

医院骑士团目前同106个国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还与六个地区和欧盟建立了官方关系。此外,它还与国际红十字会和许多国际组织有紧密的联系,也是联合国观察员。其主权的体现主要表示在签发护照、发放车牌、邮票和硬币上。

 

对于医院骑士团的国际法律地位一直是争论的话题。骑士团自称是一个“主权的国际法实体”。罗马的两栋大楼是其主要办公地点,另外还有马耳他岛上的迪阿文丁山别墅,以及那些大修道院、马耳他圣安吉洛城堡等,都被授予了一定的治外法权。

 

但是不同于罗马教廷,因为教廷的主权体现在梵蒂冈城,并且明确其主权领土是独立于意大利的。但医院骑士团自1798年马耳他岛被拿破仑占领后就再没有自己的领土,而目前上面所列的这些所谓的“领土”只是拥有治外法权性质而已。

 

虽然意大利承认,除了治外法权外,医院骑士团总部的大楼可以行使主权。因此,意大利主权和骑士团主权没有重叠。不过,联合国并不把它归类为“非会员国家”或“政府间组织”,只是作为一个“收到邀请作为观察员参与的其他实体“。

 

比如,国际电信联盟授予无线电识别前缀等联合国授予的准主权管辖权,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医院骑士团就从来没有收到过。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认为医院骑士团是一个单独的“实体”,但是电台发射信号在这里使用的是一个完全非正式的呼号,前缀“1”。同样,互联网和电信标识,医院骑士团也没有被授予一个顶级域名或国际拨号代码,而梵蒂冈城则拥有自己的域(.va)和已分配的国家代码+ 379。

 

 

梵蒂冈城则拥有自己的域(.va)和已分配的国家代码+ 379,而这些医院骑士团是没有的。

 

不过支持者则认为,医院骑士团的主权地位已经是被公认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通过了骑士团的认证大使程序。

而1953年,罗马教廷就下令,确定医院骑士团作为一个主权机构秩序的功能,以确保在全世界实现其人道主义救助的目的。1991年6月24日,教皇约翰二十二世批准骑士团的宪法宪章,其中包含最正式的重申主权。第一条申明“骑士团是一个由教廷正式宣布的法律实体,它有国际法主体的资格。”

 

有趣的是,骑士团虽然早已经去军事化,但他仍然有所谓的军事部队ACISMOM。1909年4月9日,意大利的军队同意在其框架内正式成立一支特殊的辅助志愿者队伍,协助医院骑士团进行人道主义活动。这一传统延续至今,在与医院骑士团共同执行任务时,意大利军队会打出骑士团的旗帜,并在装备上刷上骑士团的标志。

 

 意大利军队在与骑士团共同执行人道主义活动时,会刷上骑士团的标志。

 

这个协作规定在二战后帮助了意大利人。1947年,二战结束后的意大利空军不允许拥有轰炸机,只有少量的运输机。而意大利空军想保留一些轰炸机,于是在SM.82“袋鼠”重型轰炸机上刷上了医院骑士团的标志,这种轰炸机主要用于运输任务。这种规避方式使意大利空军在战后仍然保留了一定的轰炸机力量,主要作为飞行训练和运输之用。1950年代,战后的束缚慢慢接触,意大利空军也可以拥有自己的进攻力量,这些飞机又被刷回了意大利空军的标志。

 

目前,唯一的一架刷有医院骑士团标志的SM.82“袋鼠”轰炸机,就停放在意大利军事航空博物馆。笔者在参观该馆时就专门去看了这架飞机。

 意大利军事航空博物馆中改刷医院骑士团标志的意大利空军SM.82“袋鼠”轰炸/运输机,主要规避二战后意大利空军不允许拥有轰炸机这个束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