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哈默穆尔
哈默穆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433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2011-04-07 10:00:56)
标签:

大灾变

攻略

魔兽世界

游戏

心情

  昨天晚上无聊自己练大灾变小号,过快的升级速度已经让我感觉大灾变毫无乐趣,但是做完东瘟疫之地的任务后,我发现我错了!真正喜欢魔兽世界的人是不会因为练级速度过快而放弃任务的,虽然到最后任务已经完全变灰了(不会给予多少经验),但剧情的驱使,让我最终完成了全部东瘟疫之地的任务。

  东瘟疫之地的任务主要讲述的是一个探险车队的任务。。由于开始阶段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经典任务,直到做到接近最后才发觉这个任务如此经典。。不得已,去网上找了下其他网站的攻略,特别转载过来。以下文章来源于Gamebase,但为方便起见,我将其中的人名和一些地名用英文或已知的国服地名表示。

  (以下为了说故事方便,冒险者用来自卡兹莫丹王国的矮人法师Theb代入)

  在大灾变之后的某一天,一个不寻常的商队出现在索多里尔河畔的路口,商队的主人是个来自吉尔尼斯王国的女狼人Fiona,她有两个很要好的同伴,一个是血精灵圣骑士Tarenar,另一个则是矮人圣骑士Gidwin。他们三人共同结伴组成一个商队,打算前往圣光之愿礼拜堂进行货物贸易,就在刚踏入东瘟疫之地时,Fiona请她两位伙伴给她五分钟整理一下商队的运输马,结果Tarenar和Gidwin居然因为无聊打了个赌,比赛谁在5分钟内杀最多天灾军不死族的人获胜。结果一等就从5分钟变成 1小时,让Fiona既不爽又担心,可是她又没办法离开商队的货物,总是要有人顾着才行,正当她苦恼该怎么办才行时,一位名叫 Theb 的冒险者正好从西瘟疫之地过来,Fiona立刻前去请求冒险者是否愿意帮忙她找找那两个爽约的笨蛋,这个好心的冒险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Fiona和她的商队

  塔瑞纳原来是跑到了玛瑞斯农场西南方的一个天灾军营地旁,他看到有冒险者前来找他就立刻兴奋的邀请Theb协助自己杀几个天灾军的爪牙,因为他刚刚一直在观察这些敌人所以还没出手,Tarenar还对Theb夸耀他小时候就很喜欢去杀鬼魂之地的不死族,就算没有报酬他也很享受。这两人立刻连手打败了5个僵尸,事成之后Tarenar才惊觉时间已经超过太多,如果他再不赶快回去赔罪的话Fiona恐怕好一段时间都不想理他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Tarenar喜欢杀不死生物

  Theb 接着立刻按照Fiona的指示沿着索多里尔河一路往北寻找,他在恶蛛隧道的入口发现那里死了4只巨大的不死阿兹卓蜘蛛,同时还有一个被蜘蛛网捆绑起来的物体不断的在挣扎扭动,上前一看才知道是Gidwin。原来Gidwin在这里独自杀了4个天灾军之后就不小心被敌人困住,当然他自己杀的太开心忘记时间是原因,被困住没办法回去也是个理由,总而言之现在只需要救他出来就好。Gidwin被救出来之后立刻和Theb一同赶回去商队和大家会合,路上拔了一些河边的药草当做赔罪的礼物。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Gidwin与被他杀死的不死阿兹卓蜘蛛

  Fiona一开始果然对迟到而归的两人大发脾气,不过当他们送上小礼物的时候马上就原谅这两个圣骑士,Fiona邀请Theb加入他们的商队,结伴在危险的瘟疫之地旅行是个明智的选择。经过一番折腾商队终于出发,Tarenar马上就跳到了前座和Fiona坐在一起,Gidwin则和 Theb 坐在后座。

  Tarenar:Shotgun!

  枪手!

  Gidwin:Hey now! Why do you get to sit in front?

  喂!为什么你可以坐在前座?

  Tarenar:Because I won our bet. And because I called shotgun.

  因为先前的那场赌注我赢了,而且因为我先喊出枪手。

  Gidwin:Who says you won the bet? We haven't compared tallies yet.

  谁说你赢了赌注?我们都还没有比较呢。

  Tarenar:Fine. I killed five zombies. And they were huge. How many undead did you kill?

  来呀!我可是杀了5个僵尸,而且他们都很大只,你又杀了几个不死族呢?

  Gidwin:I'm pretty sure I killed six.

  我很确定我杀了6个。

  Tarenar:I'm going to bet that you only killed four.

  我赌你只有杀了4个。

  Gidwin:H... how did you know that?

  你…你怎么知道?

  Tarenar:I didn't. You just told me! So seriously, how did your undead hunting go? I want to hear stories.

  我不知道啊,是你自己刚刚说的!所以认真点好了,你刚刚是如何狩猎那些不死族呢?我想要听听你的故事。

  Gidwin did not answer anything.

  Gidwin没有回应任何话。

  Tarenar:Gidwin? Are you ignoring me? Giddy... you're mad at me, aren't you? Remember when we were kids, Gidwin? We would spend all day pretending to fight the trolls, or the murlocs, or the girls.

  Gidwin?你在无视我吗?小吉…你在生我的气,对吧?不过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Gidwin?我们总是一整天在玩角色扮演,假装我们对抗巨魔、鱼人或是那些女生。

  Gidwin:Don't do this, Tarenar.

  别再说了,Tarenar。

  Tarenar:We had a name we called ourselves... what was it?

  我们还帮自己想了个外号…名称是什么呢?

  Gidwin:You remember damn well enough what it was.

  你真的都记得以前那些该死的往事。

  Tarenar:I'm dead serious. I've completely forgotten.

  我是非常认真的,我真的完全忘记那个外号了。

  Gidwin:... "The Paladin Pals."

  (叹了口气)是“圣骑士好伙伴”。

  Fiona:Gidwin, you can sit infront with me next time.

  Gidwin,下一次你可以跟我一起坐前座。

  Gidwin:Maybe now I don't want to. Maybe I like it better sitting back here with my new friend. It smells like horses up there.

  或许现在我已经不想要坐前座了,我现在比较喜欢和我们的新朋友一起坐在后面,因为前座充满马的味道。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商队出发、Tarenar和Fiona坐前座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坐在后座的两人

  大家闲聊着,商队已经前进到东瘟疫之地的第一座塔 - 皇冠哨塔,Fiona表示他们需要在这里休息做个补给,不然会累坏商队的马匹,这点让Gidwin感到很受不了,他一面在哨塔内来回踱步一面碎碎念,毕竟他的个性就是比较急躁,他希望可以早点到达圣光之愿礼拜堂。就在打理补给之际,Tarenar积极地寻找能够加入他们商队的伙伴,想不到意外的招募到一位新成员,就是鼎鼎大 名、负责管理东瘟疫所有银白十字军哨塔的 Argus!

  Theb则是没有闲下来,他接受了一位皇冠哨塔的请求去处理此地的小偷问题,来自烂苔部族的巨大巨魔塞达尔不但偷窃还掠夺许多事物,让十字军非常的困扰。于是Theb支身潜入这群不死巨魔躲藏的墓穴,亲手挑战塞达尔,将这家伙的头颅割了下来,替银白十字军解决了一个困扰。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砍下塞达尔的头颅

  一切准备就绪,商队再度出发,不过Gidwin并没有得到先前Fiona的承诺,这次变成Fiona和Argus一起坐前座,Tarenar和Theb坐后座,Gidwin坐在马车上方顾货物。

  Gidwin:This hardly seems fair! Why do I have to sit up top with all the stuff?!

  这根本不公平!为何我要和这些货物一起坐在马车顶端?

  Fiona:Because you're the bravest, dear.

  因为你是最勇敢的人,亲爱的。

  Tarenar:Because you're short.

  因为你很矮。

  Gidwin:Hey! I oughtta bounce one of these trunks off of your head, Tarenar.

  喂!我应该要把其中一个货物从你的头上丢下去,Tarenar。

  Fiona:I know I promised you the front seat, Giddy, but we have an elderly guest. I'm sorry.

  小吉,我知道我承诺过会让你坐前座,可是我们现在有个年长的客人,我很抱歉。

  Tarenar:Fiona, I must warn you: Gidwin only wants to sit in front because he wants to kiss you.

  Fiona,我告诉你:Gidwin是因为想要偷亲你才要坐前座的。

  Gidwin:Oh shut up, you dolt. You probably want to kiss her a hundred times.

  给我闭嘴,你这个笨蛋,你可能想要偷亲她一百次呢。

  Tarenar:Do not!

  才没有!

  Argus:Ahem! I, ah , appreciate the ride, Madam Fiona. It's nice to get off my feet for once.

  嗯哼!我…呃…很感激可以搭便车,Fiona女士。这次巡逻不用用脚走路真是很棒。

  Fiona:Do you normally walk these roads alone?

  你平常都是独自用走的?

  Argus:Yes, I do, though it was easier when I was younger. These days, I have to be more careful.

  是的,如果我年轻一点的话会比较轻松。然而在最近这些日子,我必须更加小心。

  Gidwin:If you don't mind my askin', what do you do that requires walking so much?

  如果你不介意我这样问的话,为什么你要走这么多路呢?

  Argus:I service the five Argent towers. Mostly repairs and maintenance, and some minor magical work. Without proper upkeep, buildings within the plaguelands tend to... waste way.

  我负责管理银白十字军的五座塔,主要工作是维护和维修,有时候会有一些神奇的特别工作。毕竟如果没有适当的去维持住,这些建筑很容易在瘟疫之地就…荒废损坏。

  Tarenar:Noble work.

  真是高贵的工作。

  Argus:I find it satisfying. I enjoy working with my hands. By the way, if any of you need anything repaired, let me know. I am at your service.

  我觉得很满足,我享受用我自己的手来工作。对了,如果你们有任何需要维修的东西,就交给我吧!我会为你们效劳的。

  Gidwin:So you're part of the Argent Crusade, eh? Think you can put in the good word for us? We're looking to join the order.

  所以你是银白十字军的一员,对吧?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帮我们说些好话呢?因为我们想要加入。

  Argus:Certainly. I don't make it out to Light's Hope very often anymore, but when you arrive, tell Max Tyrosus that I sent you.

  没问题,不过最近我不常回去圣光之愿礼拜堂,但只要你们到哪里,直接跟Max Tyrosus说是我派你们去的就好了。

  Tarenar:Whoah... he lets you call him Max?

  哇!他让你直接叫他Max?

  Argus:Ma'am, would you mind dropping me off at Light's Shield Tower, just up ahead? I have to stop here.

  女士,就在前面,不知是否方便让我在Light's Shield Tower下车呢?我必须在这里停留一下。

  Fiona:Of course I'm not just going to drop you off, Master Hightower. We'll be happy towait for you.

  我们当然不会就这样直接丢下你,Master Hightower.,我们会很高兴在这里等你的。

  Gidwin:NOOOOOOO! Stopped again!

  不~~~~~~~~!又要停下来了!

  Argus:Light's Hope isn't far, young paladin. Might I suggest walking?

  圣光之愿礼拜堂并不会很远,年轻的圣骑士,介意我建议你直接用走的吗?

  Gidwin:Walking, eh...?

  呃,用走的?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Gidwin这次坐在商队马车上头

  果然一停车Tarenar和Gidwin两个人就直接往圣光之愿礼拜堂冲过去了,Fiona表示她想要先暂时让商队跟着 Argus 进行哨塔巡逻之旅,便请求 Theb 先去帮忙照顾一下那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惹出麻烦的家伙。Theb一口答应了,突然间他被一个人叫住,是个来自烂苔部族的巨魔战士 Vex'tul,他表示他先前在塞达尔被杀的时候一直在观察Theb,很看中这个矮人法师的力量,便要求和 Theb 决斗一场,只要Theb 赢了他就会加入他们的商队,然后在任何时刻不论多危险多危及都会借出自己的力量。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战斗,但是Theb 还是战胜了Vex'tul,现在商队又多了一个伙伴,而且可以在3个人不在的时候帮忙照顾Fiona,这真是太棒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巨魔战士Vex'tul加入商队

  Theb 赶到礼拜堂之后就遇到那两位圣骑士,不过Tarenar都一直在找当地的人搭讪聊天,弄到现在他们还没加入银白十字军,这让性急的Gidwin焦躁到了极点。Gidwin一看到Theb 来到马上就抱怨一大堆,又说自己是因为想要加入十字军才变成圣骑士的,他每天辛苦练习和祷告为的就是这一天,Tarenar虽然没有很认真的练习但是也想加入,而Gidwin和Tarenar曾经承诺过彼此要一起加入银白十字军,结果想不到都已经来到此地了居然还不加入,真是快急死了。

  好不容易这3人终于进入礼拜堂拜见Maxwell Tyrosus领主,Maxwell马上很欢迎信任的加入,马上就安排他们参加一个考试:墓穴的试炼,让他们接受逝去英雄的考验。考试并不难,这3人很快就通过了考验,Maxwell要他们记住那些逝者的灵魂随时随地都会看着每个人,保佑大家在对抗天灾军能有更多力量。最后他恭喜3位成为银白十字军的一分子,马上安排第一个任务给他们:削弱在布洛米尔和剧毒林地的天灾军数量。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会见领主马克斯韦尔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墓穴的试炼

  这 是个很简单的任务,不过就在他们3人准备出发之际一位牛人萨满叫住了他们,是来自陶土议会的林布拉特·碎地者!原来他也从北裂境回来了,原本他都和德鲁伊 瑞恩一起行动,不过现在瑞恩出发前去治疗蘑菇谷,林布拉特则是负责解决现在十字军粮食短缺的问题。银白十字军除了水产养殖之外,还必须狩猎野外的大型蛆虫 肉才足够配给粮食,而他希望这3人可以在进行任务的同时帮忙他带一点蛆虫肉喂饱人数越来越多的十字军。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穿上银白十字军的制服、3人出发执行任务

  3 个伙伴快乐出发执行两个轻松的任务,一路上Gidwin唧唧呱呱不停,一下兴奋的大喊没想到自己可以加入十字军,一下又惊奇要Tarenar看看他发现什么新玩意,一下 又说大家步调太快他需要一点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这3人也完成了任务回去礼拜堂进行回报,马克斯韦尔很满意这3个新人的成果,马上再指派他们新任务:削弱 北谷的天灾军数量。Gidwin对于长官的赏赐和指派非常的开心,不过Tarenar却认为北谷比先前的剧毒林地还要更加危险,他们必须谨慎小心,要求一定要先和Fiona 及商队会合才行,Gidwin虽然也知道这样作比较合理安全,可是还是忍不住又抱怨东抱怨西。此时根据其他十字军的报告,商队已经移动到东墙哨塔,他们得加紧脚 步才能赶上,不过在 Theb 即将离开礼拜堂时,林布拉特又叫住他一次,这次不是有任务要拜托 Theb,而是他打算前往病木林办点事情,因此想要结伴加入商队,让这趟旅行更加安全。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第一个任务、碎碎念的Gidwin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陶土议会萨满林布拉特加入商队

  有陶土议会的萨满愿意加入真是再好不过了!Fiona在东墙哨塔与大伙会合之后是这么表示的。休息补给之际,巨魔伙伴Vex'tul对Theb表示他会加入商队其实还是有目的,他需要人帮助他进行复仇,对象是烂苔部族的首领塔雷什森。原来Vex'tul是以前烂苔部族的首领,结果被自己的手下塔雷什森阴谋背叛杀死,尔后随着天灾军的入侵很多巨魔都被复活成不死生物,Vex'tul靠着自己的坚强意念保住了自由意志,便一直在寻求报仇的机会。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有了强力的好伙伴,便两人杀进去烂苔部族的首都祖尔玛夏,杀死塔雷什森 报了毕生大恨的仇。事成之后Vex'tul表示他对这个世界已经不会再眷恋,他毁掉塔雷什森的身体以让这家伙没机会再复活,便对Theb回答他很高兴可以结交这么多好朋友,他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等待大家,语毕便跳入火坑中自焚,留下对朋友离去感伤又为朋友高兴的Theb。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Vex'tul的告别

  回到东墙哨塔之后整个商队补给并没有结束,Gidwin越来越不耐烦,他现在整个人心情极度不好,所有伙伴都不敢去惹他,让他独自一人在塔内耍孤独闹脾气。此时塔瑞纳表示他们刚发现东墙哨塔附近出现一只巨大的阿兹卓甲虫领主,或许他们必须先打败这家伙再去执行长官的命令,不过他现在不敢去找Gidwin,因此约了Theb两人一起去消灭甲虫领主。想不到事成归来之后,Gidwi居然不见了,这个矮人一发现老朋友居然没有找他一起去杀不死族就气到独自一人跑去北谷执行长官给予的任务,现在过了一段时间都没有Gidwin的消息,Fiona为此大发Tarenar的脾气,完全不理会Tarenar,一句话也不跟他说。Tarenar连忙麻烦 Theb前往北谷找回Gidwin,他认为那里没有什么怪物会是Gidwin的对手,这家伙一定是又像上次一样杀到忘记时间了,而他要留在哨塔内想办法安抚Fiona的情绪,修复两个人之间的情谊。

  Theb一到北谷就发现一些不死族的尸体,可是到处都找不到Gidwin的踪迹,突然间他在地上发现一本圣骑士的祈祷书,内容记载许多神圣法术和祝福,这一定是Gidwin的随身物品。把那本祈祷书带回去给Tarenar之后,这家伙的态度马上大转变,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圣骑士会抛弃祈祷书只有一个可能:身不由己。Tarenar不断地自我责备,一想到自己因为一时不理会好友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现在Gidwin多半已经死了,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其他伙伴。

  不过其他人知道整个事情之后Argus立刻判断按照天灾军的逻辑,如果能够捉到一名圣骑士,能的话一定不会马上杀了他,会想要将他带回去进行黑暗仪式化成强力的死亡骑士。现在整个商队的补给和活动已经结束,刚好可以一起往下个目的地前进,北地哨塔就在病木林的旁边,他们可以从哪里开始进行调查和搜寻,在商队行进的路上总是免不了对话。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Gidwin遗失的祈祷书

  Tarenar:I can't believe I let Gidwin run off like that!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就让Gidwin这样离开了!

  Fiona:It's not your fault, Tarenar. He ran off on his own will. None of us could stop him.

  这不是你的错,Tarenar。他是按照自己的意志离开的,我们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

  Argus:We can't be certain that he was killed. Maybe he just ran off somewhere.

  我们还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了,或许他只是跑去某个地方。

  Tarenar:No, he'd never just leave his prayer book behind! He was always nose deep in that book, studying. He was always studying, always trying to get better.

  不,他绝对不会把他的祈祷书丢下不管!他总是埋首在书中研究,他一直很认真的学习来变更强。

  Argus:Even more reason to believe that he's still alive. A paladin like Gidwin makes a fine death knight. Any member of the Scourge powerful enough to defeat him would know that. It's likely that he's being held somewhere, awaiting a death ritual.

  那就给我们更多理由相信他现在还活着,一个像Gidwin这样好的圣骑士可以成为一个很棒的死亡骑士,任何有足够力量打败他的天灾军成员都会知道这点,因此最有可能他被关在某个地方等待死亡仪式进行。

  Fiona:Really? That's great news! Well, actually, that's pretty bad news, but considering the alternatives...

  真的吗?那是个很棒的消息呢!呃,实际上应该是个坏消息才对,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考虑这件事的利弊…

  Argus:If we're to find him, we're headed in the right direction. It's likely that he was taken to Stratholme, or potentially to the Plaguewood. Both are places of great evil. This is the leg of my journey that I shun the most.

  如果我们要找到他,我们现在就是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很有可能是被带到斯坦索姆城,或更有可能被带去病木林。这两个地方都蕴藏着无比的邪恶,是我每次巡逻时我都会避免步入的区域。

  Tarenar:I'm not sure I'm ready to go in there alone.

  我无法确定我是否有力量可以独自进去那些地方。

  Fiona:You're not alone, Tarenar. You've made allies along the way. And besides, you're a skilled paladin in your own right.

  你并不是一个人,Tarenar。在这次的旅程中你结交了很多朋友,而且你还是个技巧极佳的圣骑士。

  Tarenar:Me, skilled? No, no, Gidwin was the good paladin. He's the one who stayed up for hours every night practicing…

  我很熟练?不,不,Gidwin才是个好的圣骑士,他每天晚上都花好几小时在练习…

  Fiona:Yet it was you that continually kept up with him, without practice. I've watched both of you fight, Tarenar. You've got natural talent, more than Gidwin ever will.

  但你没有练习也追得上他,我观察过你们两人在战斗的样子,Tarenar,你天生就具有才能,而且是Gidwin远比不上的。

  Argus:Perhaps that's why he left without you.

  这或许就是他离开你的原因。

  Tarenar:What do you mean?

  你的意思是?

  Argus:Perhaps he felt he needed to prove that he was as talented as you.

  或许他觉得他必须证明他也是和你一样厉害。

  Tarenar:This is all my fault. I've got to go find him, to set things right.

  这全都是我的错,我一定要找到他,让事情恢复原状。

  Argus:I wouldn't say that it's your fault, Tarenar. But don't let that stop you from saving Gidwin.

  Tarenar,我不会说那是你的错,但我也不会让这个过错阻止你去拯救Gidwin的。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谈话中Tarenar为好友担心

  聊着聊着已经到达北地哨塔,商队又要停下来补给,Tarenar和Theb马上冲出去寻找Gidwin的线索,他们决定分头寻找,Tarenar往病木林方向,Theb则攻击了附近的一个天灾军营地。这里的骷髅每个都说自己口风很紧,不过却都不经意的露出了蛛丝马迹,例如“我不会告诉你他被藏在病木林”或是“男爵夫人安 娜丝塔丽把那个矮人藏得很好你找不到他的”,现在线索已经出来了,Gidwin被天灾军关在病木林的某处,而且是由安塔娜丽丝夫人亲自主持的。Theb 立刻沿着道路进入病木林和Tarenar会合,原来他已经和另一位哨塔的十字军成员结伴进入,若不是Theb及时赶到他一定会杀进去斯坦索姆,现在Theb将一切线索都跟Tarenar说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愚笨的天灾军骷髅泄露机密

  既然这个和男爵夫人安娜丝塔丽有关,那么根据其他十字军的情报显示,驻扎在此地的两位天灾军死亡骑士都是安娜丝塔丽的手下,前往逼问他们任何线索会是最好的选择。Tarenar和 Theb 两人不顾危险的杀入病木林中的一座通灵塔内,但是在内的死亡骑士拒绝透漏任何消息就被两人杀了,所幸从死亡骑士的盔甲内搜出一封邀请函署名来自男爵夫人, 内容叙述Gidwin要被进行转化死亡骑士的时间和地点,原来她是想要邀请其他死亡骑士来见证一位新兄弟的诞生。执行死亡仪式的地点在病木林中央的一座屠宰场内,当他们赶到时看到Gidwin被铁链绑在一个祭坛上,安娜丝塔丽正在准备仪式。

  安娜丝塔丽嘲笑只来了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她说Tarenar和Theb不可能成功救出Gidwin,而这两人也深知这个女妖说的没错,但是伙伴就被绑在眼前等待死亡,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敌人不出手呢?就在此时屠宰场的大门又被推开,原本以为是敌人来增援了,想不到居然是商队的伙伴们!虽然不知道他们如何得到情报,不过Fiona、林布拉特甚至连Argus都赶来了,情势一瞬间逆转成5对1,男爵夫人一看到状况不妙想要逃走时,居然被个灵魂挡住路,原来连Vex'tul也前来拯救伙伴。Tarenar大喊众人上的口号之后,大伙儿就冲上前去乱刀干掉男爵夫人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所有伙伴都来了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Vex'tul 的灵魂也现身拯救伙伴

  没想到伙伴都冒险进来拯救自己,让这个平时倔强的矮人留下了眼泪,这是开心也是感动的泪水,在这次惊心动魄的冒险和分离与重会之后,Gidwin为他造成大家这么 多困扰感到很抱歉,然而重逢的喜悦总是胜过一切的错。现在商队就不再前进最后的病木林哨塔,林布拉特已经处理好他的个人事务,Argus则是表示他已经另外请人把补给物品都送去病木林哨塔,因此这一次商队的目标转到老早想去却一直还未到达的圣光之愿礼拜堂,而且是所有伙伴一起回去,然后吉德文将可以如愿以偿的和Fiona一起坐在前座!

暴雪又一次打败了我——大灾变东瘟疫之地经典任务线【转载】

众人团聚、商队旅程的结束

  回到礼拜堂就像是回到家一样舒服,Fiona这次的旅程已经到了终点,也该是安顿的时机,回想这一段路有欢笑、有惊喜、有泪水、有愤怒等等,结交的这些伙伴更是每一个都可靠也可爱,五味杂陈的感觉久久让她不能自我。或许休息过后大家可以再一起冒险,或许会有人像 Vex'tul那般离去,那么她也会给予其祝福。这一切的一切,不管如何这都将成为Fiona永远的回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