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海之君
星海之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6,738
  • 关注人气:4,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人节惊悚故事之七:面罩

(2009-02-20 09:05:44)
标签:

情人节惊悚故事

情人节

情人节凄艳故事

小说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情人节惊悚故事之七:面罩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一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二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三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四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五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六

情人节惊悚故事之七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八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九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十

情人节凄艳故事之N

 


   第一剑这个长长的故事终于讲完了。一时间大家都被一种怪异的气氛笼罩住,谁也不想说话。云锦儿却还不合时宜的开口了:“你这个故事够长,不过俺没觉得怎么恐怖呀。”
 

雪花满楼反驳:“故事只要和情人节有联系就好,干吗那么恐怖呢?不过你们都讲了,我看该我了吧?”

话刚说完,第一剑的电话响了,他只“喂”了一声。就大声骂起来:“老四你小子是喝晕了吧?地点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什么?你在旁边的花店?这里倒是有位女士,是你的情人吗?”他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云锦儿偷笑,气得锦儿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第一剑对着话筒大喊一声:“我不管!二楼222房间,快来吧。”

不一会,门开处,第四纪风尘仆仆的冲了进来,微红的脸上写着酒意,手里却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得意的对着两位女孩晃了一下:“嘿嘿,送给你们俩的。我本来要了99朵,老板说她就要关门了,送给我一朵,凑成100朵。”

“啊?”我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下是彻底晕了。而后雪花满楼揪住了豆子的耳朵:“完了!你这家伙怎么把鬼都给招来了?”

相思红豆似乎也不敢相信,他站起来接过那一束花,疑惑的看看老四,把花尽可能平均的分成两份,推到桂灵和云锦儿的面前:“你们俩数数吧。”

第一剑大大咧咧的说:“别数了!每一束都是50朵!”云锦儿不相信,真的数了一遍,等她数到45朵,就不数了,因为旁边还有5朵!

真是见鬼了!第一剑催促灯火阑珊:“你快讲!真受不了豆子那小子。”

灯火阑珊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见老四坐下,喝过一杯酒,方才开口。“锦儿不是嫌第一剑的故事不够恐怖吗?我说个恐怖的,可别害怕啊!”我推了他一把:“都是老中医了,谁还怕你这小小偏方?快开始。”

大家安静下来,都等着听阑珊的故事。

 

“你同意吗?”阳光下女友小桃的笑靥如花,盯着他的目光有一丝挑战的意味。他的眼角在微微跳动,瞳孔微微收缩,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这一切,映在她大而有神的眼睛里,却没有荡起一丝涟漪。
   “你一定要去?总该有个理由吧?” 他很想“得到”她,当然最好是在情人节的晚上。那一定很美妙,想到小桃的白皙的肌肤和修长的身材,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他宁可希望在曼妙的音乐中剥光她。
   “我喜欢刺激,难道你不知道吗?加上我们,总共有四对情人呢!你想想,多过瘾!可以玩好多游戏呢!”小桃满眼的憧憬。
   “四对情人!看来这次是要过一个不同的情人节了。” 他叹口气,算是同意了。

 

 时间到了,无风,有云。夜,早已黑得密不透风,仿佛在策划着什么。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庭院,那是一座大房子,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有情调。
   “朋友们,我们将要在此度过一个良宵,请大家举起杯,开始我们的梦幻情人节吧。”组织者高高举起杯,红红的葡萄酒,如同盛开的红玫瑰。
   “我们为各位准备了合身的衣服。”他仔细看了,所有的衣服都相同。其余三对,可能都是她的朋友。那几位女士,长发覆额,他一个也不认识。
   所有的男士和女士都穿上了相同的服装,按照要求,他们的头上挂着一个深色的面罩。

“我们先进行第一个测试:是否熟悉情人的手。现在让我们最后一次抚摸情人的手。”他使劲的攥住了小桃的手,这一刻的感觉是如此的陌生,让他没有任何信心在黑暗中找到她。
   冰冷的面罩被放下,后面的小锁把面罩锁在脸上。他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助。跟着,有个人在他的对面把他的手腕狠狠的绑在一起,而他也利用手里的绳子绑住了他的。

四位女士在作了同样的处理后,分别进入了一个房间,大厅中的四位男士开始了行动。行动是缓慢而迟滞的,地上到处都是障碍物。他终于跌跌撞撞的进入了一个房间,一股奇异的香味缓缓钻入了鼻孔,房间里的空气是那样的温馨,让他说不出的舒服。


   “好熟悉的香味呀!”他心中赞叹,上前去抚摸那双手。
   那是一双纤细温软的手,捏上去别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房间里温暖如春,他的心在激烈的跳动,一霎那间,浑不知身在何处。
   “应该不是你吧?”他似乎在问面前的女人,又似乎在自己下决断,可这双手,为什么让自己那么不舍呢?
   那女人不做声,他侧耳细听,没有任何声息,似乎除了一只手,身体别的部分都不存在一样。他又听听别的房间,谑浪的笑声很远很远,很快就寂不可闻。
   他的手向她身上摸去,是完全相同的衣服,他刚才看到过的,也在小桃身上摸过。一样的质地,一样的样式,没任何区别。这个人一定不是她,否则自己出声,她应该回应才是。

他继续向上摸去,摸到了肩膀,肩膀再往上应该是脖子,他想起小桃那纤长的脖子,皮肤细腻,莹白如玉,极为动人。每次他都是这样的,顺着她的手臂往上缓缓滑去,然后温柔的爱抚着她的脖子,那种感觉奇妙极了。可惜每次摸到她的脖子,她就推开自己的手,却从未摸过她的乳房。总会得到她的!他愉悦的想着,继续往上摸去。

没有脖子!只有一个手臂悬在虚空!他不敢出声,但觉得背后有冷风吹过。他把那人的衣服从上臂处往外拽,一只袖子就这样被拉了下来,露出来的,的确是一只美丽的臂膀,尚有体温,圆润滑腻,富有弹性。旁边还有一只手,情景与此一模一样!两只手,却没有附着在身体上!

怎么会呢!他手在颤抖,赶紧放脱了,返身向门口摸去,摸索了很久,才从一个莫名其妙的通道走了出去,似乎走进了另一个房间。他凭着感觉,抖抖索索的来到床边。脸上的汗水,热辣辣的刺激着眼睛,由于面罩的关系,又不能去擦,难受极了!

 

由于跑得太猛,他竟然失足摔在地上!入手之处,是一双女人的腿,光滑细腻。他想也不想,就紧紧捧住了,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咚咚”狂跳的心似乎要跳出胸腔。

他喘息几下,心神略定,嘴里却发出自己也不辨为何物的声音。他努力的支撑着身体,努力的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在那双腿上。

大腿的肉感很强,如同自己以往的那个情人一样。这使他渐渐平静,然而那女人固执的沉默令他依然感到压抑不堪。他侧身去抱她,却没有抱到她的身体。“原来她已经躺下了。”他想。

他俯身去摸索,却摸到了床单。“她把自己藏到哪儿了?”心里想着,手仍在向自己坐的地方摸过来。这次他终于忍不住了,惊呼出声!

只有一双大腿,兀自平搁在床上,膝盖自然弯曲,小腿耷拉在床下!齐身而断的地方,没有热血,似乎已凝固多时,不知为何腿却依然有温暖的感觉!他已经没有力量站起来,思维停滞,根本不能思考!

“人呢?你们都到哪里去了?快给我取下面罩!”他在大喊,喊声却连自己都听不到!他强行收摄心神,听听周围,却只有寂静,那种可以憋闷死人的寂静!一个人,如果突然陷入无声无光的世界,简直如坠冰窖!他那时心中的恐惧和烦闷,可想而知!

 

不知道过了多久,心中的力量略略积聚,而惧意更浓。勉强起身,踱到墙边,扶墙而走。依稀穿越了两扇门,就再也走不动了。

房间里突然传来浓重的呼吸声,他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喃喃的叫着小桃的名字。房间里却没有回应,小桃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两手前伸,向呼吸声走去。

他的手贴在一个冰冷的面罩上,不管她是谁,眼前的这个人,让他觉得欣慰。“你是谁?吓死我了!”

“你是在找我?”那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冷冰冰的,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难受,但不是小桃。

他无暇辨别,想张开怀抱,去拥抱面前的人,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捆绑着。

他的两只手移到那人肩头,啊?粘乎乎的液体沾满了双手,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来不及想,一连串的异样早已击溃了他。这种似曾相识的情景,让他陷入无法自拔的境地。

 

“你!你杀了她!”他听到一个女人惊恐的喊声。

“我没有!”他抗声辩解。

“那你的手上为什么那么多血?是你杀了她!天哪!我的小娟!你的臂呢?你的腿呢?”

那女人高声痛哭起来。

小娟?!他的思维被摧毁了。身体在疯狂抽搐,他象一头惊恐的失去方向的狮子,乱踢乱跳,恶狠狠的放声高喊:“不可能!你不用吓唬我!你早就被蒸发掉了,成了一阵风!”

那浓重的呼吸声突然消失,一个女孩的声音在低低的苦诉:“你这个魔鬼!我把自己都奉献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

他完全被搞糊涂了,多么熟悉的一幕场景!淡红色的灯光,映着血色美酒,影子被灯光扭曲,他和一个女孩正在喝酒。果盘里有一把水果刀,还有好多切片水果,摆成精美的心字形。那女孩只穿着短短的吊带裙,光着脚,已喝了很多,站立不稳。他淫笑着走上前,突然把手伸入她的吊带裙,用力一拽,吊带断裂,乳罩也随之被扯去,女孩的上身,顿时赤裸,两个小巧而坚挺的乳房,顿时刺激着他血红的眼睛。

“你好粗鲁呀,不是要强暴我吧?”女孩半真半假的笑着,表情深度暧昧。

他顾不上了,立即上前抱住了她。裙子和内裤都被疯狂的撕扯掉,女孩闭着眼睛,犹如呓语一般:“好强!我喜欢!可你把我的衣服都撕烂了,我,怎么回去呢?”

他也喘息起来,女孩的声音和身体使他迅速被点燃,回去?想那么远干吗?他的两只眼睛射出急切的光焰。他顺手端起一杯葡萄酒,先喂她,她没有张开嘴,葡萄酒就顺着她的脖子流下来,从双峰之间流过。他又先后自己喝了两口,猛的喷在她的乳房上,两腿间。红色的液体或滴下来,或顺着她的腿流下来,在地上斑斑点点,如同血花散落。

女孩也兴奋的直喊,呻吟连连,双手抑制不住的抱着他,把他拉向自己。他突然粗暴的把她压住,迅速寻找着突破口。随着她的一声高喊,他完全进入她的体内。“啊!我得到你了!我还要完全得到你!”他满足的叹息着。即使在黑暗中,这幅场景也清晰异常。

那女孩,就是小娟!

 

灯光亮了起来,原来是面罩被摘掉。突然的光亮令他极不适应,他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看清周围,扭曲变形的脸上,那双眸子如同困兽。没有小娟,包括小桃在内的那几个人都用鄙夷的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不屑。

“小桃,你躲到哪儿去了?我一直没找到你。”他额头上汗珠涔涔而下。

“可你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不是吗?”小桃面无表情。

他低下头,腕上是一幅冰冷的手铐,手中却兀自捧着一束血色玫瑰。玫瑰的花瓣盛极,纷纷落下,就象撒在小娟身上的花瓣。

她想起了小娟的眼睛。随着小娟的叫喊,他渐渐到达高潮,而小娟也扭动着,象一条蛇。白皙的肌肤上,点点红色,极为醒目。他把玫瑰花瓣撒在她的身上,花香更加刺激他们俩。随着她满足的闭上眼睛,他也被快感所控制。

“我要得到你了!”他狞笑着,把手伸向了水果盘。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女孩从极度的兴奋,跌落到极度惊恐时的落差!疼痛和惊恐迅速把她淹没,就象冰海沉船,转瞬就陷入了平静。她用微弱的声音说:“你这个魔鬼!为什么?”

他从她的体内出来,手中还是拿着那把水果刀。鲜红的血,滴在小娟的身上,就象葡萄酒。

 

小桃掂量着面罩,叹口气:“我睹输了!这个面罩确实能让人回到过去。”

“那当然!”那位组织者原来就是他们的队长,他嘉许的看了小桃一眼,转过身对着阶下囚,“现在我们应该问一问,小娟到底在哪?”

“哼!小娟!你们休想找到她!只有我,才能得到她!” 他的脸已经完全扭曲变形,说起“得到她”时,牙齿碰撞的声音传来,令人不寒而栗。而当他那恶狠狠的目光落在小桃身上时,不知怎么,小桃机伶伶打了个寒战。她完全知道他所说的“得到”的含义,从他的目光里她就能读得出来。

“到此刻你还不交代吗?那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快说,小娟,还有去年的阿蕙、风铃,都在何处?”队长嘲弄的看着他,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自从去年开始,陆续有些女孩子失踪,警方四处搜索,却没有明显的线索。直到今年,一个影子被慢慢的锁定,那就是眼前这个人。

然而,罪犯的作案手法极为高明,他甚至都留下了不在现场的证据。警方无计可施,最终确定由小桃接近到对方身边,进行暗中侦察。然后通过这次活动,对现场进行了成功的布置和伪装,终于使罪犯露出破绽。

此刻,他也被激怒了,歇斯底里的叫起来:“你们省省心吧!她们早就在我的肚子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美女清纯无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美女清纯无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