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治胡子
长治胡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05
  • 关注人气: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惊蛰》2016第三期目录及主编的话

(2017-01-24 09:28:25)

目录

 

赵巾又小说(三题)

段宏坤小说——连家老宅

孙春金小说——手心手背

老兵小说——真假难辨

 

张惠丽散文——白菜地边的家


主编的话

 

这一期只有五位作者的作品,可见份量都不轻。

先说老赵(巾又),七十多岁了,还活力四溢,浑身是劲,而且酒量不减,喝到兴起,竟能把我抱起来转两圈。老赵不老的秘诀,我想多半与写作有关。在文学圈圈里,有人把老赵称为“赵二世”,意思是与赵树理太像了。老赵学没学赵树理,或者学到什么份上,这不好说,但与赵树理心最相通的是对农村及农民的关注,也就是时下被叫做“平民意识”的情感。这种“平民意识”,决定了他的价值取向,同时也决定了他的文学表达,云天驾雾,故弄玄虚,晦涩难懂的那些玩意儿,他压根儿也没有想去弄,或者让他弄,他也弄不来。那一个老赵如活在现在,会不会改弦更张呢?不会!那么这一个老赵呢?看来变心也难,这从作品可以看出来。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一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也是一说。劝人投降,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拒绝背叛,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都说得通,这就看支撑你的价值观是什么。吴三桂开门降清,是明亡已大势所趋,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同样是自己所处的朝代灭亡在即,文天祥却选择了宁死不屈。一样的背景,两样的选择,这就是各人的价值观不同。话说得有点远了,就老赵而言,变与不变,究竟还涉及不到杀不杀头,但是初心不变,青春常在,着实也是让人敬佩的。

宏坤是律师,而且至少在长治是名律师,却还能写出小说来,这实在是个个例。写涉法小说的作家不少,但是法律中人写小说的却寥若晨星,照说他们写出来的法制小说才真好看,因为他们是事中人,什么奇离古怪的人和事儿都见过。宏坤写小说也许是家传,其父段志芳,做过长子县的文化局长,多年来勤于笔耕,作品甚丰,不久前刚刚出版小说集。别的行当里,子承父业的不少,写作这个行当子承父业的真不多,何况他们都还是业余作家。文学情怀是一种人文情怀,与法律的严苛如同水火。凡涉及到法律的文学作品,不论东西方,都会写到法律与人性的冲突。所不同的是,中国作家的作品大都是“法不容情”,法必胜;而西方的作家的作品大都是“情不容法”,情必胜。这是中外作家的不同法制观,当然会体现在作品里。不管怎么说,一个法律中人,有点文学情怀是一件好事,法律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冷冰冰的,有时候也可以有一点人性的温度。

    孙春金、老兵、张惠丽三位,是第一次在这里发表作品,读者应该对他们不熟悉,我也不熟悉。和春金喝过一次酒,酒场上容易熟,算是熟人;老兵可能见过一次,也记不起模样儿来了,恐怕是没喝酒的缘故;张惠丽则从来没有过见过面,只是通过一次电话。但从他们的文学表达来看,他们已不是生手,而且生活积累相当丰厚,这就让我们对他们的期望更为强烈一些,相信还会读到他们更多更好的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