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勤劳的三丫
勤劳的三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387
  • 关注人气: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2019-05-09 12:03:08)
标签:

杂谈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北大纵横. 2019-01-11 12:41

关注

4562 | 8分钟阅读

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站在曾经的、柏林墙倒塌的东西德分界线上,或许,这是我政坛生涯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盘托出我不再有所顾忌。

因在前不久,1029日的那一天,我就已公开而又慎重的宣告,我将不再谋求我所属党联盟主席之职,更不会在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寻求连任。这个决定,已彻底违背了,我自己多年来的坚守,执政党主席与总理职务要永不分离这一主张。这是一种警告,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我是如此的低沉与悲观。

为什么我的嗓音与情绪,没有了往昔铁娘子的毅力刚强,没有了力挽狂澜的雄心壮志,转而是弱女般的卑微无力,与泪如雨下。那是因为,我早已对这个充满着虚伪的世界,感到了无比的厌恶与痛恨,正如一名德国女诗人的那首《命中注定》,“(我是)多么渴望呼叫你的名字,()又多么害怕唤出你的恶名,我的德意志祖国。

我曾信誓旦旦要振兴这个国家,曾鼓起勇气试着要大声地叫喊出她的名字,可是,沉重的历史包袱,过往的伤痛记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角色,又令我不得不吞吐难言,如芒刺背。难道,难道这就是我作为一名德国人的宿命?我又该何处安身,这个国家又该何去何从。

现而今,正在被民粹主义焚烧的德国,似乎已被蒙蔽了双眼,已没有多少人能感受到如今我的尴尬处境,以及掩藏在内心深处的揪心痛楚。然可知道,我何尝不渴望,渴望呼唤出生我养我的那声名字,但是,但是过去的历史与现实的环境,又令我不得不有所顾虑,顾虑就此招惹上背负一生的骂名。

没有人可以明确的告诉我,一个世纪以来,对这个浮沉不定的国家,对于她的前途命运,究竟该如何去爱、如何去恨,是无休止的诅咒,还是新生般的释怀。我很矛盾。这就是如今的我,我所呕心沥血的,政治生涯中的真实写照。

1989年从政以来,就职于东德的最后一届政府的当初,我就陷于这种纠结之中,直到自己违背自己曾经的坚守的如今,也仍然未有丝毫改变。或许,一名法国女诗人的那篇《最崇高的爱》,就已描拟出此时的我,内心的矛盾、挣扎与悲痛。

--“最崇高的爱,它胜过记忆......当我迷失了自己而且裂开,向着那无限的深渊,当我无限地裂解,将我覆盖的现在/又将我背叛,裂解为一千个碎块,分散到整个世界......你将重新造出我的名字和我的影象,从被岁月带走的一千个碎块,而一个活的个体,没有名字也没有模样......”

作为一名德国人,引用法国人的诗章,绝非是所谓政客那华而不实的煽情渲染,更非是我眷念权位的怜悯哀怨,而是来自这些年来法德之间的关系,以及所面临的共同命运,这是我对现实的痛彻领悟,对整个欧洲与德国未来命运的一场控诉

统一、主权与自由,是我们千秋万代的誓言。......为了德意志祖国永远繁荣昌盛在这首伟大的国歌声中,我肩负着伟大的历史使命,于2005年正式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联邦总理,走向了人生命运的巅峰之途。尽管我是一名所谓的女流之辈,但时至今日,我可以自豪的说,我不辱使命,对于德意志。

比如,在经济层面,德国迎来了冷战后最长的增长周期,而且还率先从西方国家中走出国际金融危机;在欧洲层面,更是成功的主导了如何应对欧债危机,并在乌克兰危机、伊朗核问题等重大国际问题上也颇有建树,还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

什么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什么全球最有权力人物,什么全球年度风云人物,《时代周刊》与《福布斯》这些全球闻名的刊物排行榜,纷纷将我个人的照片贴满了全世界。对此,尽管我当之无愧,但我也从来没有为这些虚名得意忘形,反而增加了我的更多担忧,只是之前并没有有所发现,而是最近两年来才得出的一丝醒悟。我为这种失误感到自责。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原来,在我获得这些殊荣的背后,有关东欧乌克兰危机的那场明斯克会议,德国立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俄罗斯赢得了这场战争的主导权。然而,德国换来的不是嘉奖,而是被美国新增20枚核弹。早在2010年,德国联邦议会就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要求美国盟友从德国撤走核武器,可如今却不减反增,德国的上空又再次充满了压抑的诡异气氛。而极具讽刺的是,这道枷锁,却不是德国自身的涌动,而是来自远方的强加。这是一个虚伪的世界,分割的世界。

可见,跪拜了半个多世纪的德国,无论如何去做,到如今,仍然还是没有主权,没有自由,更没有统一

这些年来,我还观察到一个比较诡异的现象,民族主义从美国国内急剧升温,种族主义严重,民粹主义泛滥,但却将纳粹主义与犹太人并列一体,并作为被仇视的共同对象与此同时,就像是世界的一台播种机,它还向全球洒满开来。这是在影射谁,挑拨谁,矛头对准的又是谁,显而易见。所以对于如今德国被点燃的民粹主义,我一点也不感到有何惊诧。因在这个虚伪的世界里,总是会存在着这样那样不为人知的肮脏交易,而且早就设计好了。

他们认为,我们前总理的双膝,在二战遇难纪念碑前,要么就是没有跪够,要么就说不该跪。不该跪的意思就是挑起德国的民粹主义还没跪够的意思就是借挑起的民粹主义之名,再次将德国打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那道柏林墙,总之,就是要让德国永世不得翻身,哪怕是德国的合理诉求

这种民族主义倾向,可谓用心险恶。

我比谁都更能亲身感受,更能痛彻心扉,德国在历史上,吃过民族主义的大亏,给世界带来了莫大的灾难。正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与马克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活动上,同声一辞的高声谴责民族主义当然,不仅仅只是针对美国,还要看看那道柏林墙

看看,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明是对付他国,可最终的寓意又是什么,我只能点到为止,就是东西德的那条线,又再时隐时现。还有,为什么又要退出伊核协议,掩藏在其中的目的,还不是如出一辙。所以,欧洲只能自己依靠自己。这就是我为何要力挺马克龙的呼吁,欧洲需要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真正的欧洲军队的核心原因所在。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而且我也一再强调,只有一个更强大的欧洲才能保卫欧洲。而马克龙这颗冉冉升起的欧洲新星,似乎也悟透了我的话中有话,对此,我也如释重负,尽管我即将告别政坛。

不管德国如何做,都要将德国打回二战格局、重建那道柏林墙,还欺负我是一介女流之辈,无视我在乌克兰危机以及伊核协议上所作出的努力,以及我为世界和平所作出的贡献,迫使我不得不公开表态不再连任,并违背我最初的坚守,将党政分离。其原因又何在?除了2015年处理的那场难民危机”(开门政策)的失误以外,或许更多的原因,还是我在2014年向中国友好的赠送了一幅大清地图他们看不惯。

然而,这又何错之有,难道一辈子都要将中国困于囚笼之中,这是霸权主义的做法。借此,我也体现出德国的诉求,跪了半个多世纪德国,难道不应该是回归到正常国家。可万万没想到,这两年来,从美国延伸开来的所谓民族主义,就像瘟疫一样迅速波及德国,将德国的愿望重新堕入深渊,再次打回那道柏林墙孤立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摧毁着世界的一切!

而与我一样受到欺负的女人,还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被中国网民尊称为梅姨的她,前两天在接受议会质询时,还遭到阵阵起哄逼宫

尽管英国在脱欧问题上,与欧盟谈判协议多有分歧,但在118日欧盟脱欧官员演讲时,我还是以中途退场的方式来声援了她一把。因为现在的欧盟,早已不是原来的欧盟,当年乌克兰危机之时,美国怒斥欧盟的那盘电话录音,究竟是被窃听的,还是被谁送去的,结合如今的世界格局,至今想来,都还是一大悬念这也是我为何要呼吁,重建欧盟、组建欧洲军队的另一层原因所在。

所以说,我特别理解英国的脱欧决断与议程,变异的欧盟又该拿什么来留不住心灰意冷的英国。目前,一方面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活动之际特朗普反对法德倡议建立欧洲军队的主张,一方面英国脱欧之际俄罗斯军舰又开进了英吉利海峡,而当前澳大利亚也跳了出来、称英国应加强在东亚活动,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套组合拳,究竟是阻止欧洲军队建立,还是在阻止英国脱欧,还是为倒戈英国首相助威,我不知道。

默克尔告别演讲:我的命运与德国前途 

我只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轨迹可循的。正如一名德国女诗人的《我多想知道》,或许就已表达出我此时的内心煎熬,以及倍感困惑的迷惘,我多想知道,你最后的目光落在什么地方......浑然落在盲人身上?还是落在,足以塞满/一只鞋的泥土上,多少分离和死亡/把这片泥土染成黑色的一方?”

是的,我多想知道,国家的骄傲和军事傲慢,曾经将两场世界战争引向了流血事态的过去,现在是否又要在欧洲大地上燃烧。我想说的是,德国已经受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再也不想掉进自身的或他人的折腾之中,再也不想看到那道伤痕累累的柏林墙,那道被分割的柏林墙

所以,我为何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周年纪念活动后的巴黎和平论坛上、身穿白色礼服演讲,警告狭隘的民族主义正在扩大,那是因为白鹳是德国的国鸟,是吉祥的象征,和平的天使。这一切,正是我看到了德国民粹主义背后所掩藏的真相”--就是那一道柏林墙,分割一切的柏林墙,如今已不再局限于德国,而是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

正是如此,那道柏林墙,英国看透得比较早,不仅及时及早地提出脱欧议程,而且还是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这也是我佩服英国的先见之明所在。所以,我认为,在即将于121日阿根廷举行的20国论坛峰会上,届时除了我以外,想必英国、法国等国,也应当与中国谈谈未来,不分东方西方、不分意识形态,将所谓对华武器禁运的谎言抛离,务必与中国开展太空空间站合作,开辟宇宙、走向人类的美好明天。互利共赢才是王道,而不是那道若隐若现的柏林墙

德国与欧洲的命运,都应由自己做主。既然当初德国有勇气推倒柏林墙,难道今天的欧盟就没有这个勇气自我革新,打破陈旧的思路,寻求新的出路,除非早已变质--正如上述我所怀疑的,那盘欧盟被窃听的录音。伟大的歌德先生曾说过,谁游戏人生,谁就一事无成;谁不能主宰自己,谁就永远是一个奴隶欧洲与德国,不能再被游戏耍弄,都应跳出老套的旧世界思路,那道柏林墙

而作一名德国人,为了德国的尊严,为了德国的自由,为了德国的主权,跪拜了半个多世纪的我们,也要主宰我们自己的命运,获得我们自己应有的诉求。只是在民粹主义被挑起的当下,德国的路,还任重而道远。我的命运,始终心系德国,但为了德国的明天,即便失去政坛生涯,失去我曾经的荣誉,我也要告诉欧洲,告诉全世界,别中了新柏林墙的虚伪圈套,重新坠入那场血与泪、冰与火的世纪灾难......

沉默可能产生误解,我需要说话,说话将我推向歧途,我必须沉默(米勒)”这是我政治生涯以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盘托出,但绝不是走向歧途,而是揭露新的枷锁,揭露世界正被构建的那道新柏林墙,但也为此而又不得不再次沉默。尽管我即将沉默,不过对于德国与欧洲的明天而言,或许,说一次就已足够了。

我深知,全盘托出之后,我的命运也更加变化无常。但是,我终于可以卸下多年来的沉重包袱,将左右不是的压抑情绪,大声地淋漓尽致的释放出来,我所深爱着的德意志祖国。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