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仙韩冬
散仙韩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003
  • 关注人气: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打针记

(2006-06-02 21:20:52)
我想我是这个网吧里唯一一个戴着默镜上网的人,外面下着小雨,兰州今晚很舒适。
青海,这回我终于看了个清清楚楚。景色壮美,感觉不错。只是人接触的少了些,少了些旅游情趣。旅游一直不是很火,多少也跟这个有点关系。
没有情趣自己来找。先是在穿越南八仙雅丹地貌的时候,大伙开始都喊眼睛痛。其实整个线路的过程中植被一直不怎么好,三千多的感觉跟四千差不多。加上连日的早起晚睡,身体已极度疲劳,在满眼的黄沙土堆里穿行了一天,眼痛倒也不算什么。
继续前行去了可可西里,三个保护站去了四个,有一个是新建的,还没写进资料里,嘿嘿。
下来后洗了个澡,大家都不痛了,我还痛。
继续回程,痛的厉害,最后一天起床吓了一跳,眼都变形了。小的古怪,红的怕人。
舔了舔嘴上的大泡,录完了最后一段话,不顾拍空镜的小郭,独自去了医院。急性睫膜炎。打针。
我地个妈啊,一听说打针就怕怕。
打哪儿啊大夫?
眼睛!
眼睛怎么打啊?我压住心中的狂跳,假装镇定的问
说了你也不明白,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几乎崩溃。
要说起我打针的故事,那可以讲上几个回合。不过每回尝试新的针法却总是远离家乡。
我一直在斗争该不该给小郭打电话,不知道他们拍完没。这种斗争才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我就从人数不多的病患中先取好药回到了治疗室。
脱鞋,躺下。
我尽量让动作慢下来,心里在做最后的斗争。
大夫,打完我可以看见东西吗,可以当即离开吗?
可以。
我没了斗争的时间。
睁眼,好,闭上。
这只,好,闭上。
大夫在我眼里点上了些药水,开始回答另一个进来咨询的人的话。
谈话间,我问了句,大夫,给我点的这是什么啊
麻药。
咣当!(没什么,这是我心里的一个象声词,也不知道为什么)
中间大夫应该是点了第二次药水,不过我已经没有了知觉。(那该多好啊)
取针,抽药水,我的听觉出奇的好,我好象,不,我分明就是看到了针伸到了我的眼前。
我后悔,为什么没给小郭打电话。
哼的一声,针就扎了进来。注意,那一声哼,是出自我的口。
大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就打完了两个眼。
我感激的热泪盈眶。一直盈到门口的出租车上,盈到酒店门口。
小郭他们正在从车上收拾东西,节目正式收工了。
没来得及回北京,就接到任务来到甘肃。
没来得及打消炎针就要离开兰州了,今晚的兰州很舒适,小着小雨
网吧就我一个人带着默镜上网。以前我总笑那些在黑夜里带默镜的人,现在我知道,他们一定也有自已的难言之隐吧。
不过也好,吸引了不少目光。挺象个星的。嘿嘿。
(之后一路可能还是不能上网,见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幸福
后一篇:青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幸福
    后一篇 >青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