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吾老弟石玉新的“楚汉楼赋”与“大谈村赋”

(2017-01-16 19:46:22)
标签:

石玉新

楚汉楼赋

大谈村赋

石玉林

吾老弟石玉新的“楚汉楼赋”与“大谈村赋”

  吾五弟石玉新 1951年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文革”中当过十年工人。1982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历任河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文史精华》杂志主编,编审。河北省委特邀研究员,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组成员。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退休后,被河北省聘为省文史馆员。

       著有长篇小说《斗牛士》,中篇小说《个体户张老三》等,剧本《请你记住》等,合作电影剧本《夜盗珍妃墓》、《新中国第一大案》,电视连续剧剧本《敌后武工队》、《韩素珍》等,文史专著《东陵盗宝记》、《清宫八大疑案》、《华夏姓氏考》等。其《侵华日军暴行总录》(主编之一)获第十届中国图书奖,《张之洞全集》(副主编)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吾老弟石玉新的“楚汉楼赋”与“大谈村赋”
石玉新
吾老弟石玉新的“楚汉楼赋”与“大谈村赋”

吾老弟石玉新的“楚汉楼赋”与“大谈村赋”
在“小崔说事”上

  五弟曾应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个基本于城市扩建中基本消失的村落——大谈村村委会的邀请写一“大谈村赋”。记载了大谈村的形成和在城市发展中的未来。赋成,勒石铭记在道中。现呈为博友们一阅;此外,曾为江苏宿迁市一饮食中心——楚汉楼作赋“楚汉楼赋”,其中“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论述甚感读者。也已经用铜铸文字镶在楚汉楼的墙上,有去宿迁的朋友可以去观赏。

楚汉楼赋

 

余幼学史地兮初识鲁豫苏皖,长领略今古兮方知有地宿迁。建年双千双百兮足音悠远,享景两湖两河兮容光绚烂。上抵齐鲁,下达江南,左指黄海,右顾中原;四省通衢,八方交汇,黄淮明珠,绿色家园。此远观之大势也。

近赏则快哉!此处之妙兮妙在水之美,斯地之名兮名在酒之佳。洪泽骆马,一碧万顷;烟波浩淼,玉镜孪生;珍禽颉颃,渔舟泛影。洋河双沟,海内盛名;浅斟微醺,豪饮酩酊;邀朋宴客,添彩增荣。登嶂山放目,林涛汹涌;涉沭水蹑足,鱼蟹噬碰。更有沃野千里,清流纵横。景物天成,物阜民丰;杏花春雨南国意,铁马秋风北地情。第一江山兮岂只春好,人杰之处兮必则地灵。

尝思徐淮形胜,天下之兵也,宿迁当为其冲;江浙文宗,天下之笔也,宿迁当有其名。纵览三千载,汉唐宋明清,武豪文秀争奇斗艳,代代无穷姹紫嫣红。首推者名震寰宇,楚霸王万里悲风。少怀大志兮取代狂凶,心高性傲兮情烈义腾,气能拔山兮力可扛鼎,横戈跃马兮沙场驰骋,势若猛虎兮胸如雪冰。大丈夫千秋独步,真男儿百代难同。钜鹿城下,大智大勇;破釜沉舟,死地后生;何以有勇无谋之诟?鸿门宴上,磊落光明;公以对垒,鄙弃诡胜;何以妇人心肠之谴?乌江战败,拒回江东;挥剑一快,虽死犹生;何以被逼无奈之讥?更有别姬,铁胆柔情;角音铜泪,亘古绝声;何以穷途哀鸣之讽?功利至上兮德义低下,人欲横流兮天道遁形;君子遭污兮宵小得意,黄钟毁弃兮瓦釜齐鸣!国情民风,于斯为盛;每思感愤兮长歌当痛!慨之喟之,有诗以证:生当人杰死亦雄,不是豪英不动情;每读史记惊心处,几次掩卷哭项公。又证:劝君且慢唱大风,垓下悲歌更动听;千古惟有霸王楚,不以成败论英雄!

友人庄公,桑梓乐善,建楼嘱余题铭,谨上楚汉为全。暴秦无道兮廿载天翻,刘汉取代兮一统首班,汉祚历久兮影响深远,汉族汉人兮皆此缘源。然大汉何以奉楚,或斯楼矗之宿迁?实除秦头功赖项羽,则无楚岂安成刘邦?登高壮观兮天地间,大江茫茫兮去不还。发思古幽情兮斯人何觅,期正本清源兮世事为艰;欲振翮高飞兮天高地远,看仁人志士兮栏杆拍遍。更胸有块垒,须以酒浇灌!虞姬歌一曲,四座皆怆然!且痛饮三杯美酒,莫辜负大好河山。

 注:在江苏省宿迁市,2007年新建一座大型餐饮店,名曰“楚汉楼”,因楚汉相争时楚霸王项羽是宿迁人、汉王刘邦是附近徐州丰县人之故。投资人姓庄,是个大茶商,我朋友方兆麟的朋友。方承庄意,嘱托我为之作赋,遂成此篇。宿迁日报将《楚汉楼赋》公开刊出,并说明“现代史学家石玉新先生为酒楼题作“楚汉楼赋”,镌刻在酒楼大堂,为铜铸璧墙。此篇曾作为宿迁中学生文言文乡土教材,知者甚广。

大谈村赋

 赋者,文体之贵族也。其恢宏华丽,皇皇大文;扬葩振藻,列绣铺锦。班固两都,相如上林,王粲登楼,曹植洛神;更王勃滕王阁,杜牧阿房宫,东坡前赤壁,六一醉翁亭。或辞或骈,或律或散,皆为神品,千古诵传。而今冀野一村,燕赵群民,亦可以赋载之乎?

夫河北省城西域,太行余脉东麓,有村曰大谈。占地六百多亩,有民四千余人。无论角度,即可断言,此乃北方一普通村庄矣,其事实属平常,其民亦非奇伟。然滴水知海,片云识天。大谈之记,亦赤县神州最广之域及最众之民实载。藐予小子,复敢轻心?

历史如人,世道有悟。浓妆终不及素面,显赫总未过平凡。素乃本色,凡则原质。立足大谈,四顾皆畅。西眺高山,东望平川,龙岗之上,原隰衍沃。春来桃花夭夭,秋去蒹葭苍苍,夏日嘉禾芃芃,冬时瑞雪扬扬。田园日月,苦乐自然。雄鸡唱朝霞满天,车夫长鞭一响;群鸦背夕阳无限,牧童短笛三声。汗滴禾下,一粒万子;力尽惜日,荷锄带月;妇姑浴蚕,童孙种瓜;丰年留客;把酒桑麻。岁月悠悠,村庄如斯;时光漫漫,农家如是。

有大谈村志,读之慨然。古村原名潭营,源于前秦军旅于西临河滩之此地扎营而故。现村起自明初山右移民,改营为村。代代繁衍,绵绵瓜瓞;劳劳无止,生生不息。村中有古寺遗址曰华严,始建于唐,今存遗址残碑。寺庙所在,必有人家,想明初八百年前,古村乃热闹去处。何以赤地荒野,复来洪洞迁民?念历代战乱,生民涂炭。安史黄巢接五代走马,宋辽金元更燕王扫北。孽海孤舟,肃秋一叶;暴政似汤,百姓如蚁。华夷争杀,戎夏竞威,苍生殄灭,百不遗一。冀州首当其冲,河北尤为惨烈。临败寺之独叹,哀民生之多艰。

然国人生命之顽强,亦可史证。明季西山草寇迫四周乡村进纳,唯谭村不屈,设擂台与之交手而大胜。草寇报复,焚毁潭村,乃西迁重建,改名西谭。清初赵老太等数十户东迁另立小谭村,西谭相应更名大谭,通为大谈。冀野村落,星罗棋布;大谈虽常,亦为点面。先民迁居历数百载,大树植根沃土,虽经寒暑风雨,水火灾难,终岿然屹立,枝繁叶茂。其人丁兴旺,物产丰饶,民风淳朴,社情公正,俨一域之名村也!陈赵郑姜,梁马杜陶,李蒋杨王,丁宋尹冯;凡十余姓氏,群属多寡皆良善;盖数百沧桑,世代相处共平安。旧时三官庙会点灯山,三十载一举,场面宏大,巍峨壮观,方圆百里,观者如云,村民祈盼美好,心如彻夜明灯。同光社火团队遭劫匪,大李村闻讯,赶来解救,从此两村以前后街互称,世代结好至今,实为感人佳话。大谈烧窖技艺,声名远播,付出百般辛苦,换来一片巍峨。尚有一事可记,六十年前电影槐树庄在大谈拍摄,作为群众演员的一些村民,容颜长存;村中今日不存之千年古槐,雄姿永驻。

走进大谈,八方生情。追昔抚今,感奋多多。有道是:莫言俱往矣,根脉皆存焉。今日传薪火,时代开新篇。改革开放之天时,区位优势之地利,奋发图强之人和;大谈正逢亘古未有之兴盛!南携主路槐安,宽阔通畅;北带要道中山,马龙车水;东有裕西公园,一碧千顷,更兼闹市在望;西为南水北调,游龙万里,进而苍山可往。人心思变,群情图强。乡镇企业,百花开放,村民渐至富足;教育事业,硕果累累,众子鱼跃龙门;自来饮水,遍布全村,卫生健康保障;修史编志,震鼓传情,村风村貌一新。九六大水,众志成城,保家园复卫社会;迈进千禧,豪情万丈,建大业而奔小康。更有两委一班,主心群众,食不暇饱,寝不遑安,殚精竭虑,宵旰图治,旧村改造成功,千年巨变实现。今至此,不禁口占赞曰:碧水蓝天千幢新,大鼓声声笑语频。国泰民安话乡老,此生愿做大谈人。

嗟夫!一村成赋,古来鲜之。然帝王将相,都城楼殿,佳人才子,名山胜水,终不及亿数苍生,万千民居,饮食男女,生息之地。民本国之基,民生国之首,民主国之道,为赋者岂可异乎?

惟愿:故土千载,斯民万年!

 

                                      中山士人石玉新

                                      丙申中秋于石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