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捧杀”与“棒杀”

(2010-09-16 23:34:28)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前有李鹤彪的打人事件,后有郭德纲的护徒“砸挂”,终使老郭继“藏秘排油减肥茶”虚假宣传事件后,又一次刺痛了大众的眼球,走向了被谴责者的舞台中心。而且此次更具特殊性的是,老郭以其一向的嬉笑怒骂、言辞犀利、对贬斥者饱以组合拳,径打至东墙根而绝不停手的风度,在自己的博客中撰了一篇“有药也不给你吃”的博文,痛责BTV“龌龊”,并坦言了“ 你不能宣传我我不用你,我没收视率你也不找我,谁也不用说的那么高尚,说的太真诚就假了!”的潜规则实话,终招至事端升级,得罪了整个媒体行业,引来以新华社、央视及BTV打头的全国四百多家媒体的集体封杀!--好家伙,可怕得紧呀!一时间屋摇瓦颤、骂声喧天,因无创意而寂寞已久的相声界元老也急着走出来谴责郭“三俗”了、老郭的爱徒也“反水”了、德云社也停业整改了、诸台里老郭的段子也停播了、连音像制品都下架了……不一而足!--然而老郭毕竟是老郭,运气罩着他,逃都逃不掉!舟曲一场天灾,使得大众的注意力转移了,在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面前,人们作深层次的反思尚恐不及,谁还会注意到他曾经放过什么“炮”呢?于是一场“闹”剧刚刚开锣,却又不得不尴尬地收场了……近日欣闻德云社又重新开张,老郭又扛着团团的富贵脸粉墨登场了,甚慰甚慰!然而,这场闹剧的确漾出了许多的“酱虫”,折射出了长久以来,在某些行业及我们的生活中,一直存在着的极为可怕的思维定式和操作模式,宇觉这亟需要大众很好地反思一下,否则人家一旦“封”起了瘾,不定哪一天还会卷土重来的,肯定!

 毋庸置疑,郭德纲走到今天,是由于遭遇了“捧杀”。长久以来,我们的领导们、新闻机构以及各个层面的裁判们,对“人才”的惯用手法首先就是“捧杀”!回顾历史,在这种高端武功下倒地的“人才”们可谓比比皆是:“马家军”的教头马俊仁先生早从“民族英雄”改行养狗了、“火车头体协”的王德榜先生也早凄然告老退隐了、“巨人集团”的史玉柱先生也终于没能抗住“捧”,而掉进了“企业政治化”的漩涡,终至“巨人惨死”、“大邱庄”的全国劳动模范禹作敏更在“捧”功面前崩溃抓狂,改为犯罪了,终于魂归了地府……请诸君到检察院去翻一翻卷宗吧,频年来倒地的数以万计的高官们,又有多少没有被“人才”、被“模范”过呢?!然而老郭确曾经很让宇赞佩过,因为当年他已经红遍四九城了,尚能自嘲为“非著名相声演员”,而没有妄称“表演艺术家”;但是从今天老郭的行为看去,当时他恐怕也已晕眩缴械了!那诙谐的话语绝不仅仅是“自嘲”,而是满透着“自傲”啊!老郭,在“捧”功面前,请一定要头脑清醒地挺住呀!--啊哈,“捧杀”,多麽高妙的武功!伤人以内体、击人所难避、而杀人者却永远有权不受到追究!宇认为,此风一朝不改,注定了神州的前路上还将要有无数的“英模”将要喋血,这是多么惨烈的场面呀!

 一般地,超越了事物的本原,为了达到某种政治效应,刻意人为地拔高,收获的往往就是“捧杀”的效果。即以相声为例吧,相声一词,宋作像生,原指摹拟别人的言行,后发展成为象声。是近代发轫于张三禄,壮大于朱绍文(穷不怕),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的以说笑话或滑稽问答引起观众发笑的曲艺形式。它的观众也多为下层的劳力阶层,艺人们往往通过诙谐的语言,让整日为生存熬煎的穷苦大众在艰涩中获得些微苦笑,这就是相声得以迅速发展至喜闻乐见的缘由了。由于它面对的倾诉对象不同,注定了它从根本上就走了“俗”路子(二人转亦然),而难望昆曲、京剧等艺术之项背!所以相声惯用的噱头里就有“荤口”。一代大师侯宝林、郭启儒、刘宝瑞等适应新中国的政治需要,将相声的内容加以改造,去掉了“荤口”,而强调歌颂社会主义和针砭时弊,此举得到了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首肯;且由于大师们的诙谐语言和幽默基本功,使得相声成长为全国性、全民性的曲艺形式;但应当看到,于此同时也渐渐地偏离了它的本原,日渐成为了一种政治工具!后世接踵的“艺术家”们,尽管没有大师们的扎实功底,但却人为强力地将这种曲艺形式拔高为了“艺术”,不仅没有能够在新的生产力的条件下填入新的元素、实现与时俱进,反而在“政治”的坦途上愈走愈远了,变本加厉地搞“说教艺术”,自谓“寓教于乐”,终至为广大的人民厌弃!曾几何时,演员改行最多的曲艺门类就是相声了,相声演员们门庭冷落、纷纷改行:当主持的、演小品的、拍电视剧的、跑龙套的、给谈话类节目当嘉宾的、为导购、导游类节目耍贫嘴的……梁空泥落,湮没无闻!宇时常看相声演员们在舞台上嗫嚅着那两句苍白的“包袱”:“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讲究四门功课……”,心底里就无尽地悲凉:“省省吧,难道就真地不晓得自己是被哪颗木桩子绊倒的吗?真正可悲!”

 平心而论,郭德纲是相声界挽狂澜于既倒的英雄!他清醒地看到了这种局面,指出:“人们工作了一天,到戏园子来是为了宣泄、为了得到笑声的,不是来受教育的!”以及“相声最基本的是搞笑,如果相声本身都不搞笑了,那可就太搞笑了。”等。2005年以来,郭德纲在相声的声望每况愈下的世情下,通过艰苦的奋斗,凭借大量传统相声的积淀,在继承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使相声这种曲艺形式又回归了本原,重新走入了人们的生活!而且他在语言上精雕细镂、不懈锤炼,不吝创新,创造出了大量的幽默、诙谐的段子,如“我终究没能飙得过那辆宝马,只能眼看着它在夕阳中绝尘而去,不是我的引擎不好,而是我脚蹬子坏了。”以及“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要了亲命了:外边小雨屋里中雨,外边大雨屋里暴雨,有时候雨实在太大了,全家人都上街上避雨去了”等,成功地塑造了自信、自嘲的城市小人物,给人们带来了欢乐的笑声!前日听到某相声界“权威”批评郭德钢“三俗”,宇颇不敢认同!--郭德纲的玩意是俗,然而您的玩意又有谁听?反三俗是要反对“庸俗、低俗、媚俗”,反对的是行为,从来就不是反“俗“,俗有什么不好?雅俗共赏、大雅若俗都是在讲“俗”,有人愿意听阳春白雪,更有人愿意听下里巴人,关键是要看市场、看效果、看对象!难道你能要求在浅薄的“韩剧”面前痛哭流涕、在“小沈阳”低俗的表演面前欣喜若狂的广大的善良的人们去欣赏昆曲吗?历史的经验早已证明,相声本身就是“俗”曲艺,硬把它超擢为“雅”艺术,则无异于“捧杀”!--不管怎么说,迎合了大多数“俗”人的审美情趣,拥有着广大而固定的观众群,让人们在喧嚣、焦虑的现代生活中得到片刻的宁静和欢愉,在这一点上,老郭绝对是成功的,远比那些偶尔在“春晚”时露一小脸儿,仅得到人们烦厌的“嘘”声的“艺术家”们强!

 诚然,郭德纲这回的确是错了,而且错得不能够被原谅!坦白地说,宇和儿子一向喜欢老郭那尖酸、刻薄、辛辣的语句,如责备宋祖德的“口口声声是学者,一天到晚在演艺圈里腻着,人前反三俗,被窝看毛片;又想当教授,又想立牌坊;长虫绕葫芦,假充龙戏珠!”以及“祖德对工作太忘我了,要注意身体,你不属于自己,你的身体属于所有肇事司机。”等,然而那是占足了理了呀,可“有药也不给你吃”算怎么回事呀?--黑潮暗涌、分赃不均、潜规则曝光;张口谩骂、信口雌黄、不及其余!如“是疏忽吗?买棺材送匣子,装孙子呗!”以及“替我转告这位撰稿老兄,他可真通人性,在前往傻X的路上他两脚都是油门,肯定是冠军!”等,格调简直太低了,真替老郭感到惋惜!

 毋庸讳言,“捧杀”是我们的领导们、新闻机构以及各个层面的裁判们的惯用手法,然而彼辈还有一个致命的杀手锏,那就是“棒杀”!--啧啧,四百多家媒体和新闻机构玩“集体封杀”, 还有新华社、央视、BTV打头阵,好大的阵容!好大的气势!对一个小小的郭德纲发出了“江湖密杀令”,又是谁赋予你们的权利?郭德纲如触法,自有法律管着;郭德纲确有过错,但绝“罪不及死!”--这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冷酷的“公权力”在杀人,而且是明目张胆的杀人!郭德纲行为有过错,他的节目就不能播了,原来为什么播?作品本身又有什么错?郭德纲行为有过错,栏目就不再请他了,原来为什么请?脑子曾经进水了?郭德纲行为有过错,他的音像制品即须下架了,原来怎么上去的?到底有出版号没有?手续合法否?有销售约束合同吗?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曾看到,这种“棒杀”在历史上已经使用过多次了,否则葛佩琦怎么会成为右派?傅雷怎么会悬在屋梁?赵丹怎么会嚷出“我是个演员,让我演戏呀!”?而田家英怎么会写下“四面江山来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后饮恨自尽?文艺界也一样,“封杀”有时候也叫“雪藏”,陈佩斯作为当时最为全国人民喜爱的小品演员,由于“不服从管理”而被“公权力”封杀至今,葬送了黄金的艺术年华;而汤唯作为影坛新秀,也由于“出位”而被“公权力”雪藏至今。既然是合拍,干嘛把责任让演员个人承担?票房收入都归汤唯了?想“杀”谁就“杀”谁,彼辈拥有着无边无上的权利,更奇怪地,“杀人者”们却安之若素,至今也不曾见哪个部门检讨过!

 麻木呀,宇有时候试想一下真地感到好可怕!设若一个孩子偶尔犯浑骂了老师,他就再也不能在中国接受教育了?若一个土建工程师偶尔犯浑顶撞了某位领导,那么在赤县他就再也不能在建筑业择业了?若一个教师偶尔犯浑冒犯了他所在的学校,他就必须下岗而不能在中华任教了?若一个医生偶尔犯浑伤害了他所在的医院,那么在全中国他就不能择业,且不能再接受医疗救助了?若一个警察偶尔犯浑没有服从安排,他就必须被解职,且从此不再受到警界保护了?……那将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世界呀?!若此风“疯”长,宇相信人民恐怕要“人人自危”了!

 记得伏尔泰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胸怀和人生态度呀!然而我们的决策者们却只愿在“捧杀”与“棒杀”之间徘徊,而不愿拿出“和谐”的态度来,于是放任“公权力”的屠刀下趴满了血尸!--醒一醒吧,冷酷的心灵,“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世界一天天走向大同,人们的独立的思想和自由的意志愈来愈受到尊重;“捧杀”与“棒杀”都只会带来血腥,只有在和谐的基础上,才能走出一条民族自新的精神之路来!--宇坚信,这应当是“封杀郭德纲事件”给我们带来的更深层面的启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难忘师恩
后一篇:2010年12月20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难忘师恩
    后一篇 >2010年12月20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