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格
水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949
  • 关注人气:6,9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好总有月圆时

(2013-05-22 19:22:34)


二月底的台湾,入夜后仍旧有丝丝冰冷,从基隆港出发,到达花莲的时候恰好是元宵节,借住在乡下,同行的人想要买酒,客栈的老板告知步行一里外有便利店,于是一行三人就顶着那么大那么圆的月亮出发,没想到却南辕北辙走错了方向,却阴差阳错听来了一段故事。

 

致远是四九年当的兵,当的是传令兵,当时他才十五岁,了讨一口饭吃就去当了兵,入伍没几天就一路向南,那样兵荒马乱的年代,人的命运像是大海上小船一样,风暴来时,身不由己。

 

在台湾的五十年光景里,作为外省人的致远,先是效力军队,后来失业,一转眼就来到了退休的年纪,想想时光真是残忍。既然一辈子都回不去那个叫故乡的地方,当初又何必离开,离开的话,又何必娶妻生子呢?

我被讲故事的叔叔吓到了,十五岁就结婚了啊。

是啊。不仅结婚了还育有一子。讲故事的王叔叔原本为我们指路,获悉是来自大陆,又是老乡,便热情地邀我们一起吃酒,讲他叔叔的故事。

十五岁我还没有发育。我羞愧的想。

后来呢?

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恐怕莫过于时光了,过眼云烟之间,一直单身的致远已经青葱少年变成耄耋老者,退休后的致远去了荣军之家。五十年的时光,在台湾,有数千条上万条这样的回不到故乡的孤魂野鬼,作为外省人的致远讨不到老婆,找不到工作,每个月把政府发下来的钱花光光,日子在一片混沌中无情地朝前推进。但在那一片混沌中,有不曾熄灭的一点光。

回家。

致远算是运气好的,有次搞活动,致远竟抽中签,由政府协调和卖单,送老兵回大陆老家。五十年啊,整整五十年,致远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得两眼泪流,他攒了几个月的钱,由侄子陪着,在商场买了4个大金戒指。侄子问他送给谁,他腼腆地说,送给老伴。

致远真的是幸运的,老伴还在。还有根扎在老家。侄子送他去机场,看着他驼着背义无反顾地过了海关。

从大陆回来后,致远不再酗酒了,紧张地过日子,把钱攒起来只为每年飞回一次大陆,买尽可能多的礼物,这样持续了几年之后,有一年,致远不再回去。因为老板生病去世了。

还有儿子啊。侄子说。

不是我养大的,不孝顺,他们只在意我有没有钱。

王叔叔当时在台北工作,看着致远叔叔一切如前也就没太担心,年轻人忙于工作总是疏忽倦怠了老人,半年过去毫无音信的致远叔叔蒸发了一样,驱车数小时赶至花莲,最终在一个笼子里找到了致远。

他就像是马戏团里的动物,被囚禁在一个钢筋制成的笼子里。

王叔叔急了去找人讲理,却被告知致远一度想要轻生,几次跳楼被阻拦,实在没有办法才把他关在笼子里。王叔叔解救了致远,从精神病院回来后,致远在床上躺了足足有三个月。

三个月之后,当年一起来的战友陆续都回山东了。何况战友在台湾有儿有孙,致远像是顿悟了一样,精神矍铄地张罗起来想回大陆。

不怕儿子不孝顺嘛?王叔叔问。

致远说,不怕,我要回家,活着的时候我跟老伴海角天涯,死的时候我要跟她在一起,我要落叶归根。

后来呢,后来致远去了大陆就再也没回台湾,风风雨雨生活了大半生的台湾,对致远来说,只是一个有点长的驿站而已,他老在了山东。

 

告别了王叔叔,我们回到了台北,在诚品书店我买了龙应台女士的《大江大海》,从桃园机场返程,这本书里记述了无数个更惨烈更温暖的致远,过海关时,被海关叔叔扣下,书只读了一半,折页也还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十七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十七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