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全面深化改革的体制之困

(2014-07-02 13:01:32)
标签:

财经

深化改革面临四大困境(2

--体制之困在于自我改革的利益纠缠

 

马 宇

 

 

于是乎,通过前例我们就可看到,明明进出口法检制度设计有问题,深化改革必须进行重新设计和全面调整,却囿于现行法律规定,只能进行小打小闹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何时是个尽头?李克强总理督促后的一个月,质检总局又发文取消了222HS编码商品的出口法检,如今还剩2855个。如果下一次的法检商品目录减少还需要总理督促、国务院会议决定,那可真是深化改革的悲哀。

但这又引出了本文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即体制之困。

如上所见,在本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中,作为国家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一身扮演多重角色它是政府管理机构,是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的法定主管部门,依法行使国家管辖权/管理权;它很大程度上又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商检法》是它主导制定的,实施条例基本就是它自己制定的(由国务院颁布),有关的实施细则更是自己部门内部就可以操作(如法检目录、检验内容、标准、合格评定程序等都是以质检总局令甚至文件、通知的形式来规定),也就是说,它依法行使的权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自己授权,并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越是实质性权力授权层级越低它又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经营机构,同时拥有众多市场化收费的检验检疫及相关服务机构(包括协会、学会等所谓的行业组织),天然就有不断扩充权力、扩大业务范围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冲动。所以,其行为之怪异、矛盾、冲突就可想而知。但更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即使已经发现其中问题多多,必须进行深化改革,但改革的操刀者,却又是它自己

 于是我们看到,作为国务院主管部门的质检总局,负责起草了《商检法》草案,虽然国务院法制办牵头负责此事,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讨论审查草案并批准成为法律,但由于专业、信息、时间、经费以及其他不足为人道的各方面原因,主管部门才是决定性因素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注定了有关法律的先天不足,比如立法宗旨的宽泛、含糊其辞,为以后的行政扩权留出了充分空间;质检总局同时又是执法部门,因此可以在“依法行政”的旗号下,肆意扩充自己的权力,把市场机制能解决、企业自己能解决的一般质量问题,涵盖在“维护有关贸易各方的合法权益”“防止欺诈”等项下,纳入了法检范畴,成为了主管部门“依法行使”的权力,以至于我国约一半的进出口贸易必须进行法检,每年收费金额以百亿元计,滋养了一个庞大的食利群体;上述状况必然导致过度管制,进而导致对市场机制的破坏和企业利益的损害,产生官员腐败、市场抑制、活力下降、企业萎缩等等弊端,激发出改革的强烈要求,但改革方案的制定、改革力度的大小、改革进程的快慢,居然还是由问题本身的这个部门来主导?

此次进出口商检的违法审查,并没有经过公开程序,没有征求有关企业的意见,也没有经过公开讨论乃至辩论,而是主要征求了国务院法制办和质检总局的意见;此次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虽然国务院领导从去年到今年连续明确指示了两次,但改革方案研究制定还是只在行政系统内进行,并且毫无疑问还是质检总局主导,改什么、怎么改、改多少,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掌握在主管部门手里也即意味着,质检总局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勇于革自己的命、削自己的权,才能把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搞好--可我们完全可以预期也能够理解,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样的改革其最终结果如何,大约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一年多来的进出口法检体制改革,还是只在减少某些法检商品上打转转,成了典型的治标不治本,其他所谓的“法检目录管理方式改革”“整顿规范经营性服务和收费”“加强关检合作”“支持区域扩大开发”之类改革措施就很容易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说辞--根上就是错的,后面再怎么完善也不过是略微减轻点危害而已。可若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来进行改革,则很可能导致主管部门权力的大幅度减少,甚至机构都要根本调整,不只是“断腕”的问题,甚至是“要命”的问题,它自己怎么下得了手?

与虎谋皮,从古至今,谁都知道不可能;但我们的某些改革,却正是在做“与虎谋皮”的蠢事,这是自欺,还是欺人?

 

20146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