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桥911
陈桥91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719
  • 关注人气: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组员的赛事

(2015-04-03 10:00:28)
标签:

杂谈

灰黄了一冬的京城,这会儿鲜艳起来,也只有在北方,才能真正体会到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温馨,踏青也更亲切。
朋友球叙,嘻笑逗闹的,跟郊游差不多。愚人节这天,快乐小组一行十二人于京华球场欢聚,虽说女组长变挂退出,可组员们都没敢迟到,纪律委员完美挥杆、财务部长军虎早都领了懿旨,瞪着眼珠子要罚款呢。
小张临时找了楼总替补,与倪生和我同组,一是我与楼总熟悉,二是他要找我俩"寻仇"。说真的,一起玩儿了5年,他还真没少做贡献。
第一组的几个也结有梁子,匆匆出发,都没来得及合影。第二组的人说你们战斗激烈,肯定慢,又走了。剩下我们几个在丅台上谈起条件来,似乎都挺谦虚,呵呵,谁不了解谁呀!
球场大部分已经绿了,稀䟽的树木虽然单薄,却也已是盈盈嫩枝,在微风中晃动了。天有些阴,并不冷,深呼吸有泥土的清香。
一开局我就陷入被动,与楼总搭档输了三点,个人也垫底儿。第二洞又输,刚刚去南方打了几场,虽说差,但总是热过身了,居然还打这样,有点儿上火。
又过两洞,情形仍然没变,不免焦燥。
楼总也急,球开的最远,铁杆弹道高,但方向不好。去年在一起打的多,眼看着进步,仅仅三年的球龄,水平已是在我之上了。我奇怪:京华这场子不难呀?他说:凡是右面障碍多的球场,都打不好。也是,对左撇子又"护克"的选手来说的确增加了难度。我说:嗯,那京华也该刨了。这回他奇怪了:为什么?我笑道:去年打观塘你就这么说的,不就被拆啦!他也笑了。
倪生住在我家附近,来时忽悠我:在曰本就下过两次场,回来已连续被切了。他言语斯文,为人大方性情又好,在我们这儿还有一个极受欢迎的原因就是:输时多,而且依然淡定。可今天得刮目相看了,一号木不但稳,距离还涨了,几乎都在球道正中。球道木、铁杆也是刚刚的,方向也不差。我和小张不约而同地嚷嚷:这冬天肯定找教练偷偷练来的!
小张更过份,电话里总在九十大几,一见面就连整3帕。他年轻,有身高有力量,只是短杆总摆弄不好,于是给自己起了个苦练短杆的名号来激励。京华的果岭旁边很平整,我见他有两个洞果岭外选择推杆,看来短杆还在苦练中。既便这,依然洞洞首发开球(玩拉斯,成绩最好的先开球)。
我和楼总洞洞在掏,打不过呀,只有相视苦笑。在那个短5杆洞,又是我俩一头儿,楼总大力发球,高高越过了球道正中那排大杨树。我们打蓝T,这落点可以两昂了,心中暗喜。我们三都拉左,二打过渡,第三杆只有小张昂了。楼总的球就在果岭边,该三打,我切的不错,离旗杆很近,终于要赢一次了!
不料楼总切短,四杆推猛了,留了尴尬距离。此时倪生+1我帕已结束,就看小张了。长期推杆弱项的小张,今天手感非常好,中短距离全进。这次三码多的下坡,球刚刚出去他就说:有了。真的进了,"鸟"!于是楼总这杆就至关重要了:进,双帕对鸟+1打平;不进则被炸2点。也许楼总正处在低迷情绪中,这么近的回推,居然失误了。
我们个人都与小张有两、三个顶洞,帕一鸟2,不但集体被炸,个人还勾两洞。
前九小张+3,完胜。后九继续领跑,直到那个四杆洞,那个被顶起来的高洞。他终于失误了,球在树棵里,两下子才出来。而我们仨球位都很好,尤其楼总,仅剩几十码。上洞我俩顽强的努力,逼平对手,把这洞升级了。
我对楼说:这洞你把他们炸了,咱就翻身啦!见他不太明白,就又解释道:高洞x2,鸟再x2,你算算。红旗,一百码,我用A杆直直向旗杆打去,眼见那球在果岭环落下,心想一蹦一溜还不在洞边上?哪知那球居然横着向左弾,停在前沿了。也许是太想鸟了,楼总随后的一切又短了。倪生终于松了口气:唉,警报解除,这要是高洞被炸三点就惨了!
就是话音未落,楼云第三杆已将球切上果岭,正向旗杆滚去。我猜倪生的小心脏一定比这球蹦的快,当时也没功夫看他表情,就盯着那球⋯没声,那球卡在那儿一点声也没有,是我忍不住笑出动静来,真想拥抱谁一下,可果岭上除了对手,就是女球童了。
这高洞炸的及时,楼总收复失地,我也缓了一闸。只有倪生叨叨:人家小张赢的多,家底儿厚,我这小本儿经营的哪扛炸呀!说归说,这洞依然长推救帕,收了战友小张个人的顶洞,还振振有词地说,把灾难控制在最低点。
小张可能被我说的不好意思,也没准儿有更大的阴谋,反正球又开始乱打了。问他为什么?就称:差点呀!这就是差点,一定会出的。
激烈的比赛结束时,天空飘起了小雨,身体也感到凉意,小张在附近的生态园预定了房间,大家匆匆洗了澡就过去了。
十几个老爷们在一起真挺乱的,小张居然还为净杆前三名准备了奖品,总杆第一的老胡嚷嚷:咱就啥都没有啊!没人理他,都在阻止小张拿第二名的奖品,说拿来哪有再拿走的道理。小张极力辩解:我只要荣誉!正在闹时,服务员端菜进来,亭亭玉立的两个姑娘,整洁的蓝制服、衣领下压着纱巾、白皙细嫩的皮肤、清秀端庄的五官。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骤然的变化使得两位姑娘感到不适,其中一个脸上还泛了红晕。组员们交头接耳了:"肯定不是当地的""比国航空姐强多了""怎么有点儿像海棠花的呢"。最后,还是委托总杆冠军老胡去问:小姑娘,哪里人呀?呵呵,老色鬼的味道。"北朝鲜!"细眼睛回答的挺甜,啊!这下我们惊异起来了,这农家菜竟如此高调(北朝鲜服务员可谓京城一景,传言极多),细一看,果然二人胸前都别着朝鲜国徽,攀谈几句也是那味儿。
尽管有些困惑,也很助兴,一些没开车的组员喝起了啤酒,这间屋子很快就恢复了老样子。

pic
pi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