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萌化名
孙萌化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52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2012-07-02 12:16:34)
标签:

印度

拉梅斯沃勒姆

海鲜

美食

背包客

南印度

白吃白喝

分类: 随便走走


从印度东南的泰米儿那徳邦古老的城市马杜勒乘坐漆成红黄两色的大巴,大约六个小时,就会越过一座相当破旧的大桥,此时,被蓝绿色海水包绕着的班本岛就会出现在车窗外面,让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连续颠簸了好几个小时的我很是眼前一亮。安静的绿色海面上飘曳着大大小小的木制渔船,还有用大网兜拢住废旧的泡沫塑料做成的简易筏子,肤色黝黑的渔民用这些工具往来于近海和沙滩,不断将各种海鲜打捞出海面,送到岸边收货的铺子中换取一天的口粮。做我旁边的一身黑衣服来这里朝圣的大哥对海景不感兴趣,只是抓住我的话不放,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这桥叫破旧?破旧!这是英吉拉.甘地大桥,这是俺们印度工程史上的一个奇迹!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从连接岛屿与大陆的工路桥上俯瞰小岛。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2.下雨之前的海面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8.拉梅斯沃勒姆是铁路的起点,每天都有车去往大城市马杜勒和钦奈。

圣城

拉梅斯沃勒姆位于四面环海的班本岛东部,小岛挂在印度大陆的东南角上,与大陆仅靠一条公路与铁路相连,小镇面朝印度洋,也是印度教著名的圣地之一,事实上,它在印度教徒的心目中地位仅次于圣城瓦拉纳西,几乎所有印度教徒都会认为即便去过再多次瓦拉纳西,而没有到过这里,那么整个人生也是不完整的,不足以向大神们表达自己的虔诚。印度教徒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分别的,也存在着不同的教派,比如最大的两个教群是追随湿婆神和毗湿奴的两派,他们分别有自己的宗教仪式和寺庙。

不过在拉梅斯沃勒姆小城中矗立的泰米儿一带常见的,达罗毗图建筑风格的Ramanathaswamy神庙却被不同的印度教派共同朝拜着,它历史悠久,外观相对于马杜勒或者坦焦儿的类似建筑没有那么庞大辉煌,但它却有着全印度教圣庙中最长的长廊,圣庙的最中心供奉着大神的生殖器形状的化身----linga,从很久以前这座圣庙就被认定为名为Char dham朝圣路线上位于印度大陆东西南北四个角上的四个圣庙中的一个,而Char dham朝圣路线是不分教派被几乎全印度教徒信奉的路线,朝拜路线上的四处圣地也被他们认为是一生中必须要完成的大事。各种宗教的因素和传说,让这个小城成为了天赐的神圣之地,就连庙东门外的大海,也被赋予了神圣的力量,朝圣者们除了必然要用庙中那二十二眼圣水池中的圣水洗冲被尘世污染的身体,也会到这个海岸拐角处的海水中浸泡祈祷,海水中还飘曳着各种颜色的旧衣服,它们和其他各种人们抛向大海的垃圾以及排泄物顺着水流,重新回旋到岸边,结实地积累在黑乎乎的沙滩上。人们在水中虔诚地祈祷,念念有词,将全身三次浸入神圣的水中,然后钻出来,无一例外地顶着一头密密麻麻嵌入到头发中的圣牛粪渣子,心满意足黄灿灿地上了岸。

小城的生活节奏非常缓慢,尤其是离开圣庙一段距离的地方,没有了朝圣者的队伍,只有当地人在上演着朴素简单的生活,家境良好的老年妇女普遍带着设计很古朴的大金耳坠子,大一点的得有一二两重,天长日久,将她们的耳朵坠成长长大大的,看上去实在是有福的紧,无论是她们的笑容和让人眼花的大金坨子,都让我这个来自满是抢金项链金耳环的飞车党国度的外乡人十分羡慕。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1.在海水中洗浴祈福的人们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2.在海水中洗浴祈福的人们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3.用圣庙中那二十二眼水池中的圣水洗浴祈福是朝圣者必做的功课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4.在海水中洗浴祈福的人们

蓝珊瑚

到这里的外地朝圣者很多,显得当地人很少,而到达这里的外国游客则更少,几天来,除了我和一个来此地看望本地学生的澳洲老头peter,没有见过任何其他外国人。Peter的学生Dalala恰好是我所入住的蓝珊瑚小客栈的客服经理,或者叫做服务生更合适,其实,拥有四间客房的小客栈除了老板只有他一个人,除此之外,就是铺天盖地的蚊子了。

Peter已经很老了,老到虽然有着无穷的想四处活动活动的想法,但是每天他能做到的却只是颤巍巍地坐在客栈的院子里面和我以及他的学生一边聊天一边喂蚊子。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艺术家,他说他是个painter,作为义工自费从澳洲来到印度来教当地孩子们这门功课,当我奇怪在这个充满不可思议的艺术成就的神奇国度为什么需要外国人来教育的时候,Peter大概看出了我的疑惑,拿起一把笤帚在墙上比划了几下,并且再次纠正我的误解:“也不是壁画哈,就是刷墙,你知道哦,新房子都要刷一刷的。”学生dalala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学生,是他几个学生中刷一间房最省涂料的,不过,真正最打动老头的应该是dalala谦卑礼貌好学的态度,“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确实,dalala最后没有选择做一个泥瓦工,聪明的他利用学刷墙的机会从Peter那里学了一口流利的英文,虽然不怎么会书写,但是作为印度犄角旮旯处的小镇上的一个涉外客栈的客服经理显然是足够了。

dalala的确是一个有修养有礼貌的孩子,而且非常善解人意,每天的工作除了打扫卫生收拾房间之外,就是陪着老Peter和我聊天解闷,并且每天晚上为我烹煮我从渔民手里索要的各种海鲜,比如螃蟹腿儿、花螺、大龙虾之类的,还得跑到镇子上老远的地方为我买印度各种圣城中很难买到的酒。偶尔在客栈中出现的老板的儿子和我一样懒散,按照他爹的命令,每天他必须要将院子打扫一遍,除掉疯长的杂草,他大约每天只是在他爹出现的时候才会拿着工具对着天空发呆,等他爹一走,立刻就会将工具交给dalala去劳作,然后取代dalala和客人聊天的工作,和滴酒不沾并严格坚守素食原则的dalala不同,他还能边聊天边陪我喝酒吃海鲜,冒险精神十足,生冷不忌,胃口很好,每天都要吃掉我大半的进项,让我这个馋鬼很是暗暗愤怒,幸亏在陪我吃过几条生鱿鱼拉了一夜肚子之后情况好转了。

蓝珊瑚客栈位于圣城的郊区,不在朝圣者密集的圣庙周围,好在小城不大,从最热闹的圣庙大门走到客栈,大约只需要不到十分钟,客栈隐藏在一个老旧的村子里面,每家每户的院墙都是用比人还高的生命力和样子都很茂盛的灌木植物围成的,没有灌木从的中断的地方就是大门,其实连门都没有,只是一个灌木从中的过道,从这样的村子中间穿过,要是没有偶尔路过的村民,还以为在穿行一片茂密的灌木森林呢。第一天被客栈老板曲里拐弯带到宾馆的路上,我当时觉得毫无疑问要被拐卖或是被打劫了。每家每户的地板都很一致,都是用细细的厚厚的海沙铺成的,许多家庭甚至没有床,需要休息或者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全部在这沙床上解决。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20:蓝珊瑚客栈的小院内,我和dalala,老板的儿子以及一锅即将熟了的花螺。

螃蟹腿儿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21:螃蟹腿儿


虽然一直在立志要做一名真正的穷游客,能不花钱就不花钱,不得不花钱也要少花钱那种背包客的精神不断激励着我去学习去模仿,但是因为贪图享乐的劣根却总是让我做不到,经常是苦苦忍饥挨饿了好几天省下来的区区几个钱,都不够我馋瘾上来买几瓶啤酒或者那些惹人喜爱的各种纪念品的。我总是实现不了那种不花钱能吃肉吃海鲜能搭车走千里的境界。

没想到南印度却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从来没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吃过这么便宜的海鲜,便宜到不要钱的地步,尤其是在拉梅斯沃勒姆,更是便宜到了让我脸红的地步。

从简陋但是温馨的蓝珊瑚客栈出来,沿着海岸线向北散步不远,就会经过豪华的国营宾馆拉梅斯沃勒姆大酒店,继续前行,慢慢进入一座掩映在长草中的渔村,岸边是大小不一的渔船,还有用铁褐色的鹅卵石垒起的桥洞一样的古老建筑,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用的,现在它们的最大用处是用来躲避南印度秋季说来就来的雷阵雨。随着潮汐回返回岸边的渔船周围散坐着勤劳的渔夫,他们从细密的鱼网上咬牙切齿地往下撕扯着一团团黑乎乎肥壮壮的东西。

螃蟹!那些张牙舞爪的东西竟然是螃蟹!圆圆的身体硬鼓鼓的,给人一种全是肉的感觉,尤其是两把大螯,舞动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一股鲜甜的蟹香味儿扑鼻而来,对于海鲜完全没有任何免疫力甚至说有瘾的我这时候只能心和食指抽筋般地大动起来。凭我之前在南印度半个多月有余的沿海岸线漫游的经历,我知道这个大小的螃蟹一定贵不了,印度的海鲜产业目前还像我国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那样,只有正规的大的海产品才有人收,才能卖上价,一般的杂鱼烂虾,甚至是一些我国餐桌上昂贵的稀有品种,完全没有人要。我连比划带用夸张的表情,几经努力终于问清楚了价格,“不要钱!”这结果让我很惊奇,不过,渔民知道我的意图之后显得更惊奇:擦,这玩意儿还能吃?你们哪儿木有见过大螃蟹么?

顾不上丢人,我和渔民手忙脚乱地将螃蟹的肥腿儿一只只掰下,没有塑料袋,我最后脱下汗衫拢了五六斤这样的好货得意地返回了蓝珊瑚客栈,临走,渔民顺手从框里翻出一只准备自己吃的最大个的龙虾塞进我的汗衫包袱里,用充满怜悯的眼神连声表达着“不用谢,不用谢”。

dalala对于我这个中国吃货的行为虽然表示了极大的惊讶,但好在这并没有影响他帮我找锅、点火甚至飞自行车出门老远帮我买了一瓶印度本土的royal stag威士忌酒。别看dalala对于我收获的螃蟹一口也不感兴趣,砸壳取肉可是一把好手,手持一把一下能砍下牛头的大刀,灵巧地将螃蟹腿壳轻轻砸开裂缝,递到我面前的盘子里。那个味道,实在是太鲜甜了,既有海蟹特有的咸鲜,又有河蟹腿的油香,吃的我兴起,不得不央求dalala再次出门给我买回来一瓶大号的威士忌过瘾。

有了这次的经验之后,我每天都会花一点时间打听当天的潮汐时间,苦苦等到涨潮的时间,就会抄起一个大号塑料袋猴急猴急地来到岸边,和那些渔夫的妻儿一样,望眼欲穿地等待他们的渔船从海平面上的小黑点慢慢变大,然后勤奋的帮他们收拾鱼网,把遭渔民愤恨的缠绕在鱼网上的不能卖钱的螃蟹腿儿收入自己的网中,然后快步回到宾馆,dalala早已准备好了炊具并买回了酒......要不是每天总要被螃蟹大腿钳上几次搞的我哭嚎几嗓子,那真是每天都充满的笑声的日子啊。


罗摩的大桥

从小岛东面神圣的庙门口,花七毛钱人民币左右可以坐上2路公交,它能一直把我带到亚当(Adam)大桥头,所谓的大桥由一连串几乎露出海面的珊瑚礁和沙丘组成,传言可以沿着它前行50公里,到达斯里兰卡北部,那里曾经是泰米尔猛虎组织游击队长期霸占战斗的地方,直到上世纪末才被政府军全盘歼灭,只不过,对于参观者来说,很难看到什么大桥的影子,完全没有踪迹,眼前只是一片浩瀚的海洋。

最早最早的“大桥”源于一个古老的印度传说,那个时候,大神罗摩的妻子悉多被对岸的魔王罗波那虏走,为了抢回妻子,大神罗摩修建了一座叫做Ram setu的漂浮在水面的石头大桥,然后率领猴子等各路兵勇到对岸成功地抢回了自己的妻子。(那个时候的印度传说中的大神们难道不会飞吗?)

两岸之间不和谐的传说归传说,但这片大海的两岸也确实经常发生些不太平的事情。从1983年以来到2009年,小镇的渔民因为出海捕鱼过于靠近斯里兰卡,而不断发生被对方海军射杀的事件,这些年来有近四百人遇难。

位于这座传说的大桥印度一方的桥头堡的位置,是一个非常原始的渔村,渔民的房屋全部用草和木棍打造,朴素或者说十分简陋,白天村子里面只有狗和孩子们在追逐打闹,成人不分男女都在海里打鱼或者在岸边收拾鱼网。这里没有岛上其他渔港有小有规模的码头,人们的船只只能按照潮汐的规律从沙滩上出海下海,沙滩坡度很和缓,进入大海很远的距离,水深也经常不会超过一人深。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4.为渔民表演生吃鱿鱼

我到来的时候,开始渔民们抱着对外国人的好奇,只是对我表示了羞涩有节制的注目礼。但当我从一个夜钓归来的渔民手里要下一条鲜活的闪着绿油油荧光的小鱿鱼,并当众把它生吃掉之后,全海岸线沸腾了,他们死活不相信我真的把那条鱼吃了下去,一致认为我是个魔术师,用某种手段把它藏了起来。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其他渔民纷纷带来了各种鱼获,眼巴巴地希望我重新表演一次再表演一次,我自然来者不拒,将能够生吃的小鱿鱼、嫩嫩的虾还有海胆一一吞掉,到后来,几乎全村地人都无心干活了,全体围坐在我身边看我狼吞虎咽,并不断发出阵阵惊呼,估计我那时候要是收费至少能赚出在印度一个礼拜的生活费,比耍猴的生意好多了。

南印度的大海水产非常丰富,足够满足当地市场需要,从南印度西侧果阿面前的阿拉伯海沿逆时针方向一直到东侧的印度洋边上的puri小城,数千公里的海岸线,我几乎没有见到任何形式的海产品养殖场所,某种意义上这得益于他们落后的捕捞方式以及印度人普遍食素的饮食习惯,这对我最大的好处是一路上吃到的全部是原汁原味的野生海鲜,而且价格极其便宜,即便是在市场上买,类似品种价格也只有中国沿海城市价格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比如大龙虾中质量最好的五彩青龙,只只都要有两公斤以上,价格更是便宜到惊人,每公斤不到人民币50元。这一段沿着南印度海岸线的旅行,是我对印度饮食完全没有任何怨言的时光。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7.拉满鱼的三轮车经过岸边的一条旧船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8.岸边休息的渔民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9.用牛车搬运鱼获的老头儿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0.渔业是班本岛主要的经济来源



打鱼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5.拉梅斯沃勒姆是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小城,节奏缓慢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6.前来朝圣的外地年轻人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7.小镇上的茶摊,也卖一些零食。

在桥头堡渔村表演了一天生吞活咽的节目之后,村民们不认识我的可就不多了。每天他们都会将不能卖钱的小鱿鱼、小虾和螃蟹和要扔回大海的花螺收集起来,静静地等待我的到来,大人们矜持,让孩子们拿着冲过来,然后塞到我的特大号塑料袋子里面,收获比较少的渔民还要抛过来一个“不好意思”的略带歉意的笑容。在这些收获里面,我尤其喜欢鱿鱼和花螺,小鱿鱼鲜爽滑嫩,嚼起来满口甜浆

,味道超群,只是必须活吃,一旦硬身死去,口感和味道都要大打折扣。至于花螺,没有条件做辣酒煮,只能带回客栈教dalala帮我白灼,味道也是不错,而且还能吃出一种大赚便宜的快感,要知道,这东西在国内至少要一百多人刀一公斤。

第三天的时候,终于有个村民知道了我虽然不会游泳但是有下海打鱼的胆量之后,立刻和几个渔民商量了一下,郑重地安排了两条小木船一同下海,一条让我体验下打鱼的生活经验,另外一条他说一同下海的目的是为了一旦打到大鱼,怕一条船不够处理。好吧,这位不把怕我淹死没人捞的实话说出来的大哥不但善解人意而且够给我面子的,大哥还不是一个贪财的人,告诉我一旦打到大鱼的话,卖了钱按照人头也会给我分一份。

我哈哈几声大笑,将相机钱包等细软交给岸上的妇女看管,胆战心惊地上了船,在渔民的笑声中,载着我的小船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推入海中,我在上面七倒八歪,最终没有做到威风凛凛地站着,一屁股坐在船板上再也没有起来。

两个小时捕鱼的结果让我很失望,两个渔民连续几网下去,竟然空空如也,连水草都没有捞上来一根。离我们不远的同去的渔船情况差不多,捞上来两只空空的海螺壳儿,正当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那条船上的渔民开始了兴奋的狂叫,海水中的网里面显然来了一条大家伙,搅起一片水花,船上的渔民完全不能把它捞出水面。他们扔过来一条绳子栓牢,将两条船连在一起,有人死死抓住网,其他人奋力划船,两条船废了很大力气,终于连鱼带网划到了岸边,岸边的人早被狂叫吸引了过来,几个年轻人跳进水里,将大鱼拖上了岸。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6.海岸边收鱼的铺子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5.一条正在下海打鱼的船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3.一条难得的大鱼
在泰米儿的犄角上
19:那条悲伤的大鱼和可笑的我

擦,居然是一条鳐鲼鱼,这样的鱼我以前只在北京海洋馆看过。大概是好久没有打到类似的大鱼了,人们和收鱼的老板都很兴奋,迅速完成了交易,大鱼兀自趴着奋力扇动两翼,可惜这是在沙滩上。场面看上去有点凄惨,我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花钱买下这条鱼让它重返大海,但最终我没有这样做,自然也拒谢绝了卖鱼后要分给我的那一份儿钱,什么原因我说不清楚,也许是觉得我只是个旁观者,我没有权利干扰或者打破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平衡,按照我的旅行观念,我相信当地人永远是对的。(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