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由菩萨蛮联想开~

(2009-04-27 23:00:39)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得愚论

偶读《普天之下》,见文中注解“木速蛮”曰:宋代称伊斯兰教徒为菩萨蛮,即musalmān的音译。名见朱彧《萍洲可谈》第二卷。元代异译作木速蛮、铺速满、谋速鲁蛮或没速鲁蛮等。
因去查证,《萍》中确有“乐府有《菩萨蛮》,不知何物,在广中见呼蕃妇为菩萨蛮因识之”;
又在中国沙特大使馆网站上看到波斯语mussulman有异体写法bussunman,这个发音就很近菩萨蛮了。
不由得想,读中国古代的书,最麻烦的时候就是——中央王朝看谁都是蛮、蕃……结果到底是西域?南诏?还是比西域还西的大食?——同一个杨慎,在诗话里写南诏,到词品里就改口是西域了。

在网上随便搜到一个《唐宋词研究》,不知道作者是谁。有如下一段:

……朱彧的父亲朱服,在宋哲宗时曾做过泉州知州,徽宗时又做过广州知州,朱彧亦身居广州数年,故其书所记土风民俗,轶闻琐事,足资考证。是书记当时的东南沿海,设置有蕃坊市舶,并置“蕃官”以掌其事。泛海商人“重番僧,云度海危难祷之,则见于空中,无不获济。至广州饭僧设供,谓之‘罗汉斋’。”又云:“蕃人衣装与华异,饮食与华同。或云其先波巡尝事瞿昙氏,受戒勿食猪肉。”瞿昙氏,即佛教之创始人释迦牟尼,姓瞿昙,字悉达多,后人遂以瞿昙作为佛之代称……

不过该作者居然就此认定泉州、广州的蕃人必然是印度人,就有些可笑了,实在是硬往菩萨身上凑(现在泉州发现的东西,阿拉伯的比印度的多得多吧~~)。我再想想宋人笔下的“或云”的可怕度(曾有记载宋夏前线的部队能一次拉练走几百里路),便觉得把这句“其先波巡尝事瞿昙氏”认定为是宋人推断而得,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再往下推,宋徽宗时,和中国有来往的印度次大陆国家,应该是注辇。唐僧曾称它为“珠利耶国”,并说“周二千四五百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土野空旷,薮泽荒芜…城东南不远,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如来在昔曾于此处现大神通,说深妙法……城西不远,有故伽蓝,提婆菩萨与罗汉论议之处”。但在宋朝的时候,注辇是一个湿婆教国度——我疑心宋人是分不清佛教和湿婆教的区别的。(突然发现这是题外话,不过还是说完吧)印度教修行,不但不吃猪肉,还不吃牛肉等等各种。而古代中国因为嫌猪脏,也不怎么吃猪肉,因为牛要干活,也禁止杀牛;这倒算的上是“饮食与华同”了。不过都已经说了同了,为啥又要再说一次不吃猪肉?

除此以外,还有一直以来的另一个不解:以中国的礼佛待遇(同样说词牌,就有《法曲献观音》等等),怎么会在菩萨后头注上一个蔑视性的“蛮”字??

想来想去,也许《菩萨蛮》的源头,还应该是佛教国家的菩萨鬘;几百年后,不知风雅的普通人听着外国的bussunman念出一个类似的汉语音来,却被自以为是的文人(朱彧)给按上了菩萨蛮的名头写成了汉字。就此为难了千年以后的我两个小时时间。

至于蛮,或许由这个蛮字可以排除掉西域来源说,从来没听过把西域叫蛮的。那么上段的佛教国家,则可以替换成女蛮了(有些地方说是南诏,我也不清楚,不过女蛮据说在缅甸附近,南诏也包括缅甸的一些地方,可能有误传?好像两个国家之间夹着的就是东女,传说中的女儿国,呵呵~~)

 

补注:西夏人在自己的记录中,就毫不避讳的自称为蕃。或许能给蛮字的用法一点提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