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毒何殇
西毒何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922
  • 关注人气:3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毒何殇2019年1月短诗80首(上)

(2019-02-07 19:28:56)
标签:

西毒何殇

口语诗

现代诗

诗歌

分类: 2019

西毒何殇20191月短诗80首(上)

 


山上

 

患了早期肺癌

又神奇痊愈的唐老师

讲起七年前

他刚查出病后

到海南居住

每到夏天

就爬五指山避暑

山上寺里的老和尚

看见他胡子拉碴

不修边幅

主动找他说

施主,你不用太担心

警察从不到山上来抓人

 

 

 

无声

 

聋哑诗人左右

每次读诗

都请朱剑当他的

发声者

今天晚上

他再一次

请朱剑代读时

他并不知道

发声者因为感冒

嗓子也失声了

但朱剑并未拒绝

一如既往

接过手机

无声读了一首

左右也从始至终

微笑着

盯着他的嘴唇

看他读完

 

 

 

废话

 

他说

我是天才

这是大家公认的吧

不过天才从来得不了诺贝尔

但我可以判断

在中国

最有可能得诺贝尔文学奖的

是我们四川的诗人

LZ

L的可能最大

资历和身份都够

就缺作品了

 

 

 

死亡发生后

 

过去两年

死亡在我生活里

所占的比重

忽然大起来

当死亡发生时

我以为此后会下降

事实上并没有

就像一片仙人掌

扎疼我的同时

它在我肉里播种生根

无关的人和事

慢慢变得不重要起来

似乎跟谁有一个

清晨六点钟

不得不赴的约定

而闹铃却不会发声

 

 

 

乡音未改

 

在首都国际机场

三号航站楼

办理转机手续

向柜台咨询

自助值机能否用

护照办理

小姑娘放下手机

认真告诉我

自助就是

乘客自己办理

能办就能办

不能办就不能办

 

 

 

乡音未改2

 

安全带卡住了

拽不出来

出租司机亲切地说

“没事,那个不系不要紧”

 

 

 

狗理解不了的节日

 

家(cáo)犬(shúi)嘲笑长安诗歌节

“吃顿饭就是诗歌节”

他还可以加磅嘲笑

“吃顿饭还自己买单”

 

 

 

说不着

 

一只在洪湖里

参加过赤卫队的鸭子

撅着屁股

踮着脚尖

瞅了半天

对鸵鸟说

你顶多算

世界第三大鸟吧

 

 

 

我梦见我摔死了

 

那时我手攀着悬崖

上不去

也下不来

虽然并不觉得累

可以就那么一直攀下去

我想

这样可真是没什么意思

就松了手

 

 

 

中国诗人的想象力

已经到滑稽的地步了

 

现代汉语诗坛

有本刊物叫《今天》

就有本刊物叫《明天》

竟然还有本刊物

叫《后天》

 

 

 

道路以目

 

因为霾太大

所有人出门

都带着口罩

无论生人熟人

路上遇到

都不敢开口说话

只以目光示意

 

 

 

道路以头

 

因为霾太大

所有人出门

都带着口罩

几次遇见熟人

没认出来

被对方喊住

措手不及

于是对迎面来的

每个人都

行注目礼

如果对方也如此

就率先点点头

 

 

 

道路以咳

 

因为霾太大

所有人出门

都带着口罩

分不清生人熟人

先点头示意

如果对方也点头

那就得发声

识别是谁

但在确认之前

开口说啥

都不大合适

只好趁着霾

咳嗽一声

 

 

 

道路以脚

 

古人不见今时霾

今霾曾经罩古人

古人发明的

“道路以目”法

如今已成了禁招

连看都不让看

那么不论点头

还是咳嗽

都有传递信号的嫌疑

既然如此

只好返璞归真

道路以脚

踩出点声响

让掩没在

重霾里的人知道

还有人活着

 

 

 

最好的标语

 

见过那么多

宣传严禁酒驾的标语

最好的

是在澳大利亚

一个可以跟袋鼠

一起打高尔夫的球场门口

见到的——

喝酒开车是傻逼

 

 

 

羊腿

 

说好要送好友

嘉善诗人起子

一箱羊肉

驱南方之寒

但今年冬天

没回老家

就委托内蒙诗人大九

帮我寄一条腿

大九死活都

不要我的钱

起子收到羊肉后

要谢我

我说钱是大九花的

谢大九

他说肉是我送的

起子没办法

只好红烧了

 

 

 

好人难寻

 

你经历的苦难

你所受过的折磨

最终都会成为你的病

耗光你

为数不多的财富

和善良

 

 

 

表情见意

 

微信发布报告显示

不同年龄阶段的人

喜欢使用不同的表情

00后喜欢捂着脸

90后喜欢笑着哭

80后喜欢呲牙笑

70后喜欢偷着笑

55岁以上的人

没有表情

只是默默点赞

 

 

 

成功学

 

成功学专家

最懂人心

在我们二十岁

一无所有时

极力撺掇

成名要趁早

到四十岁

一事无成

又来打鸡血

大器必晚成

可以想象

等我们六十岁

碌碌无为

早就有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在那等着

直到临终

速朽的那天

仍不忘送来激励

死亡不是结束

奈何桥上看风景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土耳其女孩的衣着问题

 

我开纯外教

英语培训学校那会儿

欧美人太贵

请了几个

土耳其人当老师

有天晚上

请他们

在德福巷喝酒

过来几个啤酒妹

我问他们

土耳其女孩

也穿这么少吗

他们笑着说

“比这少多了”

十多年后的今天

在朋友圈看到

有人发

土耳其旅游的照片

又想起他们

还想问一句

土耳其女孩

现在还穿那么少吗?

可是假如他们

此刻真的站在我面前

我不一定敢问

 

 

 

藏阿姨的抒情

 

妻子请来给家里做保洁的

藏阿姨和她的同伴

大干五小时后

站在窗明几净的客厅里

对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放声赞叹:

看这亮堂堂的

住着多暖和多温馨多好啊!

 

 

 

李海泉说起童年生活

 

猪都爱挠痒痒嘛

所以前一天晚上

我们小孩

专门负责给猪抠抠

抠到它睡着了

我们就

把第二天下刀处的

猪鬃先拔光

 

 

 

红绿白

 

西安刚执行机动车

礼让行人规定时

每个斑马线前

都用白油漆

鲜亮地写着

“车让人”

于是汽车们

无论红灯绿灯

看见人就立定

行人只看白色

渐渐丧失了

辨别红绿的眼力

随着马路上的白字

越来越模糊

车也越来越不把人

当回事了

行人眼里这才

又重新有了红绿之分

 

 

 

羊肉饺子

 

我独自吃了一盘

羊肉饺子

叫快乐

我请你一起吃羊肉饺子

叫分享

我想让全天下的人

都吃到好吃的羊肉饺子

这叫美好愿望

我不仅如此想

还非要这么做

先从身边开始

进而逼迫全国全世界的人

都吃羊肉饺子

这叫灾难

 

 

 

成熟

 

查帅在车上口渴

要喝水

我说我杯子里有咖啡

你喝一口吧

他说

我三四岁的时候

你就给我泡茶喝

现在七八岁又让我喝咖啡

是不是过两年

就可以喝酒了?

我这也成熟的太早了点吧?

 

 

 

查帅

 

爸,我给你个题材

你写首诗吧

查帅有时突然对我说

我问

你咋不写?

他说,我可以写

也可以不写

你要想写就你写吧

我说还是你写吧

他不说话

按照朱剑的说法

“还没尝到甜头”

 

 

 

万物皆可入诗吗

 

有没有不能写的诗

当然有

比如我的好朋友

苏不归

最近遇到件很好玩的事

他坦诚告诉我

但我就是不能写

 

 

 

好吃的蛋糕

 

我在群里说

买了一种蛋糕

好吃到根本停不下来

刘斌不信

我就专门送他一个

他说自己从来不吃零食

要带回去给

新交往不久的女朋友吃

过了一会儿

他说

你说的这么好吃

我还是尝尝吧

我正在写东西

没来得及阻止

一向标榜

金牛座自制力好的刘斌

绝口不提女朋友

一口气

把蛋糕全吃完了

 

 

 

吃蛋糕

 

王有尾写完

人生第一本长篇

来找我喝酒庆祝

我说你别抽烟了

吃点蛋糕吧

他说我对甜食很一般

我说你尝尝嘛

他不情不愿打开

一盒新蛋糕

手撕了一小块塞嘴里

矜持地说

嗯,很不错

马上又撕了一块

接着又是一块

……

“剩这点了

干脆吃完算了”

他自顾自说着

把剩下的部分

拽出来

全塞嘴里

 

 

 

同糕异味

 

刘斌看完

王有尾写的蛋糕诗

惊异地说

蛋糕是咸的

你怎么写甜的?

有尾说

是甜的啊

刘斌说怎么会

明明是咸口的蛋糕

他边说边看向我

我说是甜的

他说我操

大家都说好吃

原来吃到的味道

不一样啊

 

 

 

赞美蛋糕

 

蛋糕不知道

卖蛋糕的不知道

做蛋糕的也不知道

它让三个诗人

为写不出它的好吃

而怀疑口语诗

有所为

有所不为

 

 

 

蛋糕为什么好吃

 

我们认真讨论了

蛋糕为什么这么好吃

三个人一致得出的

结论是

这个蛋糕

吃起来像吃肉

但这么说出来

就觉得不准确

马上又集体否决了

这个结论

 

 

 

单行道

 

我对人,不管熟人还是陌生人,就像打乒乓球,如果我把球发出去,对方没接回来,我就会到此为止,绝不再追发。

 

有尾说,所以你成不了一个好球员。

 

 

 

未来已来

 

一个三十年前的

艺术片导演

对看不懂他的观众说

我的电影

是给未来的人拍的

话音刚落

未来已来

如今已经没人

看艺术片了

 

 

 

胡辣汤

 

锦业三路

开了家河南胡辣汤

我和诗人王有尾

几天前路过

每人喝了一碗

每碗8块钱

边喝边称赞

昨天上午

有尾自己

偷着喝了一碗

打电话给我说

变难喝了

我不信

约他中午继续喝

味道还是很好

他很不好意思

坦白他自己喝的

6块的

又感慨道

看来喝了8块的

6块的就没法喝了

 

 

 

两难无解

 

在诗战中

口语诗人可以

随时写诗

攻击对手

而非口语诗人

一旦想回骂

就得写口语诗

可是

他们要骂的

就是口语诗啊

 

 

 

 

有尾拿出烟来说

“日,火机放车上了。”

我指着路边一位

抽烟的骑手

“你去找他配一下。”

 

“配?”

有尾惊诧地看着我

“怎么了?”

“自从养了狗

对这个字很敏感。”

 

“我们都说配个火。”

“我们说借个火”

他说着钻进小卖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