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佚名街
佚名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95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白铜小勺

(2011-01-26 16:07:52)
标签:

转载

爱,就在那里。
原文地址:白铜小勺作者:韩石山

              

[转载]白铜小勺


韩石山先生书桌右边抽屉里的白铜小勺
                     

 

                           白铜小勺                                     

韩石山

我的书桌,是那种所谓两头沉的旧式书桌,两边各有一扇小木门,门里上部,各有一个小抽屉。左边的抽屉,放些日用杂品,比如眼镜盒,中性笔的笔芯。右边放些重要的东西,比如大学毕业证书,文学讲习所的徽章,还有一些旧底版,儿女结婚时的礼簿。

所以形成这种畸轻畸重的格局,非是刻意的安排,而是左边的靠外,紧傍通阳台的过道,右边的靠里,几乎挨着了西边的墙壁。当初几乎想都没想,就这样放置了。安全是人的本能。

然而,在右边的抽屉里,还有个铜质小勺,却是着意放进去的。多少年了,就那么一直搁在那儿。有时取别的东西见了,拿起瞅瞅,又放回去。

为写这篇文章,拿了出来,且取来一把小钢尺,将它的各种尺寸量了下来。计:全长21cm,柄长16cm,柄头宽约2cm,勺头为半球形,直径5cm。质地为白铜。且称之为白铜小勺吧。

作为小勺,它有些畸形,一是头儿太深了(2cm),一是柄儿太长了(16cm)。只有我知道,这形状,一点都不畸形。畸与不畸,得看它的用处,通常吃饭,是畸了些,不通常呢,比如说一大家人吃火锅,这尺寸就恰如其分了。火锅带汤,头儿就要大些深些,离得远又怕烫着,柄儿就要细些长些。

事实上,它的正式名称,就叫火锅勺子。

既是火锅勺子,就该够一桌人用,怎么就剩下这么一个,且听我往下说。

这种勺子,在我家里,本来是四个。这里的“我家”,说的是太原这个家,即我当家长的这个家。更早以前,在我家,该是十个或十二个。这个“我家”,是山西南部一个叫韩家场的村子里的那个家,家长依次是我的爷爷,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弟弟,反正不是我。

我是农历丙戌年年底出生的,换算成公历就到了1947年年初。上世纪五十年代,是我们家的好日子。土改中虽划为富农,仍住在祖屋里,两进院子,十几间房子。父亲先在部队上,转业后在山东一家司法单位工作。爷爷也有工作,是镇上百货公司的负责人。韩家场在镇子东关外,实际上就是镇子的一部分。我在镇上小学念书,来来去去都经过百货公司门前。

每年一到年底,家里就热闹起来了。父亲从山东回来了,带回海参、海米等海货,祖父在镇上工作,应时的食品短不下。过年这些天,总要吃次席面。而席面的标志,除了各种凉菜之外,热菜里最重要的就是火锅了。家里有好几个铜火锅,平常都是用一个不大不小的红铜火锅,只有过年,用一个硕大的白铜火锅。这个白铜火锅,还有一套与它匹配的火锅勺子,就是前面提到的那种。

好光景没有几年,先是“四清”,祖父让戴上帽子开除公职回到农村。接下来是“文革”,父亲在单位的日子也不好过。仍是过年回来,仍是一家人吃席面,冷冷清清,全然没有了过去的热闹场面。也敬天地,也敬祖先,话还是那些话,动作还是那些动作,听来看来,都觉得是虚应故事。苦难似乎没有头,没过几年,刚烈的爷爷终于自缢身亡。此前祖母已去世。父亲在外地,这样,家里只能是母亲当家了。

感谢邓大人,咸鱼也会翻身。熬到1980年,帽子摘了,政策变了,两个弟弟同时考上大学,母亲和两个小些的弟弟,随父亲到了山东,我也将妻子与两个孩子的户口转了出去。原先窝在农村八口人,一下子锁了门。又过了几年,四弟出国留学前,由父亲主持分了家。我主动放弃了我的一份。弟兄几个,他们都受过罪,我是在家景最好的时候上了大学的。能多给他们一些是一些。

又过了两年,我到了省城,三弟大学毕业,回老家工作,住在老宅里。母亲仍在山东,不时回老家看看,来去都会在我这儿住几天。某年冬天,我为她准备了火锅。吃饭时,说起家里过去吃火锅的事,我随口说,家里的长柄火锅勺子,如何好使唤。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再过来时,母亲给我带来四个勺子,说是跟三弟要的,说给你哥留个“眼目”。我一听大惊,说,妈,你怎么能做这事,这让三弟和弟媳怎么看我。母亲说,这勺子还有十个,拿走四个他们一家坐席也够用了。

这样,四个火锅勺子就到了我家。

那些年,我常写毛笔字,从水盂往砚台滴水时,多是用毛笔蘸一下了事。后来妻子说,何不用个小勺。普通小勺把儿短,放在水盂边常掉下去。想到长柄的火锅勺子,便取出一个作了舀水勺子用。

也是那前后,在北京的儿子媳妇回来过年,一家人吃火锅,不知是炫耀还是真的用得上,便将那三个火锅勺子取出来用。儿子见了,说这玩意儿不错,我便说,那就送你两个吧。还有一只,这两年不见了,好像是外孙小的时候,用来挖土玩,女儿带到她家去了,是不是这样,也没有问过。

这只,前些年,也不用它舀水了,还是用毛笔蘸一下方便些。擦洗干净,顺手放在右边的抽屉里。若没有什么意外,比如“抄家”之类的事发生,只怕到我离开这个世界,它会一直待在这个抽屉里。至于将来的去向,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2010年11月22日于潺湲室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