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戴望舒的诗 雨巷

(2009-06-04 23:46:06)
标签:

戴望舒

诗歌

雨巷

文化

分类: 好诗好文转帖欣赏

  戴望舒:象征派的形式,古典派的内容(文/蓝棣之)

 

戴望舒的诗 <wbr>雨巷

  曾经有人说戴望舒诗是诗坛的“尤物”,大概是说它美艳而富于可怕的诱惑性吧,自然这是寓贬于褒的。我愿意在正面意义上使用“尤物”这个词,我认为戴诗美丽而富于感情,有亲切、柔美的抒情风格。戴诗的魅力来自他那诚挚而忧伤的感情。他的诗与20世纪20年代臻于高潮的英语系的现代主义诗的重“知性”不尽相同,他的诗主情,情是他的诗的骨子。尽管他很快就抛开了浪漫派,而倾向于象征派,甚至后来还倾心于后期象征派,但他的诗一直有浪漫主义的情愫。他的《诗论零札》认为诗所表现的,是情绪的抑扬顿挫,是去掉了音乐与绘画成分的纯粹的情绪。他的诗集,无论是《我的记忆》,还是《望舒草》,或者《灾难的岁月》,都是抒情和以情取胜的。如果拿40年代成长起来的穆旦的诗加以比较,一个重知性,一个重感情,区别是很显然的。番草在纪念戴望舒的文章中曾说,当时他们那一批诗人所喜爱的诗,是兼有浪漫主义的情愫与象征主义的意象。戴望舒的诗风大体上可以说是象征主义的,但它没有象征主义的神秘与晦涩,更非只是官能的游戏。戴望舒的诗是感情的,但不是感伤的。感伤是感情的矫饰虚伪,是感情的泛滥,戴诗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所以,在《望舒草》出版的那个时候,曾经有朋友说他的诗是象征派的形式,古典派的内容。杜衡也说戴诗很少架空的感情,铺张而不虚伪,华美而有法度,的确走的是诗歌的正路。

  戴望舒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对政治和爱情作理想主义的苦苦追求,但其结果,却是双重的失望。在他的诗中,姑娘的形象往往寄寓着他的理想,而孤独的游子的形象则往往是诗人自己。他的诗常常表现出游子追求理想的命定的徒劳,而这里的特点恰好又是对没有希望的理想付出全部的希望与真情。戴望舒曾熟读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魏尔伦。苏联学者契尔卡斯基说过,就多愁善感的气质说,戴望舒也接近魏尔伦。魏尔伦《无言的歌集》表达了巴黎公社失败后,不知所措的知识分子苦闷沮丧的情绪,其基调是对于诗人的理想和他周围的肮脏生活相脱节的悲剧感。戴望舒的诗,则表现了从五四运动激昂地飞腾起来的理想,同淹没于血泊之中的1925~1927年大革命现实相脱节的悲剧感。他的诗自然不是反抗的和战斗的,但也不是环境的奴隶。他的成名作《雨巷》里的那位丁香一样的姑娘,显然受到命运的打击,但她没有乞求或颓唐,她是冷漠和高傲的,她仍然是那样的妩媚动人,她在沉重的悲哀下没有低下人的尊贵的头,像一面旗子一样地忍受着落到头上的磨难。诗人在这里坚持了人的尊严和顽强生命力的思想。人和理想,惶惶不安的人和无法实现的理想,这就是戴望舒诗的悲剧主题。

 

 

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 ,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的,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彳亍(chì chù)


戴望舒的诗 <wbr>雨巷

 

  寻梦者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姣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姣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当你们回来,
  朋友啊,不要悲伤,
  从泥土崛起他伤损的肢体,
  我会永远地生存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在你们的心上.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然后把他的百骨放在山峰,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嚗着太阳,沐着飘风: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你们应该永远的记忆. 

  这曾是他惟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