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47篇

(2017-03-19 19:21:04)
分类: 系列散文:主观书

关于文学的描绘:冲向思维的极限


    我们为什么会亲近文学?这似乎很难理解。因为敏感,多疑和决绝的生活都不正确。再加之生本来多姿多彩,如果只用单一的方式来描绘,就很容易形成局限。我们需要使用无限的大力去冲突自己的内部,使空荡荡的寂静里发出喧嚣的海浪之音。这是无意识的写作中唯一需要确证的部分,如果我们对爆发力毫无知觉,那么,一切对于文学和艺术的疏远就很正常。我们不会对毫无感知力的人进行教谕,我们知道在人群中常常存在某种沟通的不可能。排除了如此种种,当我们只以捕捉心灵变幻为乐时,那些神秘的极限便开启了我们为之追求的寓言。首先,我们想象力的基点是早于我们存在的,在最初,我们面对一切物质,所有的遭逢都围拢我们,席卷我们,所以,我们的生存本身就有寓言成分。在来与去之中,那些故事的表面形成了,我们只要稍加留驻,就会看到山峰无数。但是,写作又是一个夯实山体的过程,如果用力对路,可以使山峰突起,扬眉吐气,反之,山体会坍塌下去,我们只能在山谷中仰望星空。很多人可能并无耐力,冲刺之力和挑破血肉,刮骨疗毒的能力,因此,谈论冲向思维的极限,只是针对少数人的宣言。其次,我们确实茫然于途,很难清晰地厘定那万千思绪,否则,我们可以不写作了,我们可以不造物了。在种种未知之中,与那些瞬息间闪烁的灵感火花进行默然交谈,追踪我们内在中铭心刻骨的部分,在无限的繁复的表面抓住那条灵异地甩动的缰绳,就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依托描绘具体的故事和形象不失一种明智之举,因为我们目可及物,耳能听风,那些中介其实就是我们自身。但是,如果我们的心中澄明,无论是喧嚣还是僵死的故事都不足为虑。我们可以完全滤去这些故事。我们完全可以滤去这些讲述。在极限词语和词语之结中,应该是上帝在吞吐,发声。我们作为神灵附体者,可以使用另外的语言,抵达表述的极限。当然,我们喜爱描绘精微。我们喜爱旷野大风。我们喜爱自我与自我之间的辨疑。我们喜爱,也无限反对。在高速公路般疾驰的梦中,那些急骤的思维风暴形成了。我们所要做的是发明星辰和宇宙,让支撑和容纳它们的心灵无限地大起来,没有任何定例,拘囿和约束。这是一个无限发散和寻找的过程,我们对艺术真正的迷恋,恰与此相关。

    2017.3.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