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霜落枫林
霜落枫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089
  • 关注人气: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茄香

(2017-11-12 11:15:18)
标签:

原创

分类: 【散记】
  茄子是常见的蔬菜,吴越人沿用宋代叫法称为落苏,广东人称为矮瓜。茄子营养丰富,经常食用有益健康。               
  小时候茄子与土豆、云豆、黄瓜、辣椒等是我们饭桌上的常客。菜园子里种几短垄茄子就够一家人吃了。
  初夏,肥厚的茄叶下,开着紫色小花,茄秧上悬挂着肉嘟嘟的紫茄,大小适中,不像现在菜市上卖的那样大得惊人。那时最平常的吃法,是与土豆一起上锅蒸,然后蘸酱吃。那年月没有奢侈的鸡蛋酱,母亲把蒜泥调进自家做的盘酱里,又鲜又咸的酱多了一味蒜香。吃时,挑起一条稍蘸酱汁,入口滑嫩,酱香浓郁。
       盛夏,茄子成熟的旺季,这茬来不及吃完又成熟一茬,母亲便将茄子切成两片相连的形状,挂在屋里的晾衣绳上阴干,或者把茄子切成细条放在烈日下晒,这样可以把茄子储存起来留到冬天吃。阳历年杀猪后,饭桌上开始多了荤香。母亲抓一把干茄片泡开,夹上肉馅给我们做炸茄盒,茄子原有的味道已经淡了,吃起来肉香四溢。            
       秋深时,园里萧条,蔬菜罢园了,摘下的大大小小的茄子更加紧实,这时可以做蒜茄子。茄子切成两半上锅蒸,需把握好火候,不能熟得太烂,要稍微硬实一点。腌蒜茄子也是厨事中一项不小的工程。晚饭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剥蒜瓣,同时由一人负责捣蒜。边聊着闲话边干着手里的活,琐碎的活也多了些趣味。母亲把蒜泥拌上盐,然后把晾凉的茄子码进一个大泥盆里,码一层茄子铺一薄层蒜泥。一大盆蒜茄子放到仓房里,过几天茄子上就淹出了一层水。茄子入了蒜味,可以食用了。一冬天,饭桌上总是少不了蒜茄子。母亲会提前到仓房捞回一碗,撕成细条,吃起来略有嚼劲,蒜香浓郁,很是开胃。那时冬天常吃酸菜,缺油少肉,饭桌上因为有碗蒜茄子,酸溜溜的炖酸菜才不至于难以下咽。不管是搭配金黄的玉米馇粥还是细滑的汤子 ,蒜茄子都堪称好搭档。           
       后来家乡又开发出了一道菜肴——焖茄盒。将茄子纵向切成底面相连约半厘米的厚片,夹入肉馅,肉馅里除了酱油、葱花等作料外,再加适量芹菜末,然后以家常方法焖炖。吃的时候,肉馅连同茄子一起入口,嫩滑鲜香中融合着浓浓的芹菜味。这道菜也成了上席的菜。从母亲那里学会的焖茄盒也成为我家餐桌上很受欢迎的菜肴。
       茄子吃法多样,然而烹制温度过高,时间过长,不仅油腻,而且容易损失营养。较为营养的吃法就是蒸食。
       周末去市场买秋菜时,看见大堆的绿茄。从前,这时节母亲就该张罗腌制蒜茄子了。天凉了,一大盆茄子静置在那里慢慢入味。食物的味道仿佛一把钥匙、一支笔,在悠远绵长的时光里,留住渐行渐远的生活,留住亲切温暖的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