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根胡
七根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824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疑偶像连载小说《零度偶像》第二卷:午夜咖啡馆 ​2、即墨重生的天才大脑

(2016-05-11 21:23:13)
标签:

杂谈


悬疑偶像连载小说《零度偶像》第二卷:午夜咖啡馆 <wbr>​2、即墨重生的天才大脑
2、即墨重生的天才大脑

坐在帐篷里的夏米不停地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脸、身上。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但她还是无法从恐惧中缓过来。看着毛巾上红色的血液,她的心跳像台球一样撞个不停。

灵异事件,绝对是灵异事件!夏米相信自己绝对是撞鬼了!

即墨重生掀开帐篷门帘的时候,夏米又再一次被吓得尖叫。即墨重生却像是习惯似的只是将一身衣服放在她身旁,又钻出了帐篷。

夏米松口气,举起衣服上下打量,不满地说道:“这又是你从哪儿捡的啊?”

即墨重生没有回答,夏米生气地将衣服扔在一旁,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衣”不禁打了一个激灵,于是极不情愿地拿起衣服换上,心中感叹自己的可悲,竟然会穿乞丐捡来的衣服,越想心情越烦躁,猛地掀起帐篷门帘将血衣扔出去,却刚好扔到正准备进来的即墨重生身上。

“拿下去。”他的声音毫无暖意。

“你不会自己拿!”夏米没好奇地说道。

“拿下去!”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抗力,吓得夏米本能地伸手将“血衣”取下。

从口袋里拿出干净如雪的餐巾纸在身上被血衣碰到的地方用力的擦着。

夏米瞟他一眼,心中真的觉得他是个神经病,一个乞丐竟然这么怕脏,就像洁癖患者一样。谁知即墨重生接下来的动作更让她大跌眼镜。

竟然开始铺床,铺枕头,而且连个折角都不允许,简直就是处女座。对呀,乞丐也是妈生的,也是有生日的。不对,他为什么在自己身旁铺被子,他该不会想跟她睡在一起吧?

“喂,你干什么?”夏米叫道。

“睡觉。”他的声音真是冷得像冰点。

“你............你怎么能睡这里?”夏米急得都语无伦次了,“我们两个不能睡一起,你......你赶紧出去!”

即墨重生却一动不动,夏米伸手推了他一下,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夏米气得自己钻出帐篷,本想离开,但看着漆黑的夜晚,她又没有了勇气,最终坐在了一块磨平的石头上,看着布满星空的夜空发呆。

“爸、妈,还有小滨滨,你们在哪儿啊?我现在真的好累,也好怕,我好想你们......”夏米情不自禁地掉下几滴眼泪,双手抱腿蜷缩着身子,将头埋在腿中间,难过地说道:“我不想变成现在这样,我好想回到从前,我.......我不要嫁给即墨重生,他虽说只有18岁,但看起来就像个老头儿,还有......他是不是连学都没有上过啊?我可不想跟他一样变成乞丐.............好想好想你们,你们到底在哪儿......”她失声痛哭起来。

即墨重生微微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地听着,直到夏米的哭声消失,他才缓缓地坐起身掀开帐篷走了出去,却看到夏米正蜷缩着身子坐在石头上睡着,而她的身子正向左侧歪斜,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即墨重生一个快步冲过去,一把扶住了就要倒向地面的夏米。

她的脸色苍白,眼皮红肿,而面颊上还挂着未干的眼泪。

即墨重生伸手轻轻地擦干了她的眼泪,然后一把将她抱起,缓缓地朝帐篷走去。一进入帐篷,他就轻轻地将夏米放在垫子上,然后将毯子盖在了她身上,自己则侧躺在一侧托着头静静地打量着她。

许久许久,他才吐出几个字,“长得太普通。”随即转过身睡去。

 

夜空,星斗转移,东方渐渐露出肚白,朝阳就在不经意间缓缓替代了肚白,很快阳光以它独有的魅力射向帐篷。

夏米是被温暖的阳光给照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独自躺在帐篷里,但至于是怎么睡到这里面的,她的大脑是一片空白,难道是即墨重生把她抱进来的?哎呀呀,不会吧?他身上那股臭味儿已经够她受的了,如果再被他抱......想想都恶心。可是第一次见他时,自己好像也是被他抱进来的,OMG,不如自杀好了!夏米越想越想吐,干脆冲出帐篷真的吐了起来。

即墨重生正坐在昨天的石头上吃着一块红色的巧克力,看到夏米在吐却没有任何反应。

夏米白他一眼,心中更加郁闷,更觉得自己的命运坎坷无比!

即墨重生起身走到她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用高档食纸包装的面包片塞到她手里。

夏米嫌恶地将面包片扔在地上,“我才不吃哪。”

“随便你,反正饿的是你。”即墨重生说得轻描淡写。

“你!你你——”

即墨重生将一副墨镜戴到了夏米的脸上,自己则将折叠的电动滑板车打开。

“戴墨镜干什么,喂,你去哪儿啊?”夏米猛地将墨镜摘下来。

“图书馆。”他回答得很冷漠。

“图书馆?为什么要去图书馆?是去查资料吗?”夏米忽然反应过来,“你要查什么?”

“午夜咖啡馆。”他依然冷淡。

“图书馆怎么可能有午夜咖啡馆的资料,你也太脑洞大开了吧?”

即墨重生突然停下,冷语道,“你不相信我?”

“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你以前有没有违法记录,你是好人坏人,我全都不知道,就连你长什么样子,我倒现在都没看清楚,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啊!我凭什么相信你啊!”夏米来了一长串连珠炮。

即墨重生什么也没说,直接踏上了电动滑板车滑走。

“喂,你等一下我!”夏米想要追上去,跑了几步又退了回来,看着地上的面包片,又摸摸自己一直哀叫的肚子,最后只得硬着头皮将面包片捡起,用手不停地掸着上面的土,然后快速地朝即墨重生跑去。

 

图书馆很大,也很干净,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

夏米戴着墨镜连大气也不敢喘,她现在是通缉犯,如果被认出,那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

图书馆管理人员根本不让乞丐打扮的即墨重生进入。

夏米再次陷入尴尬的境界,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总之打死也不会摘下墨镜。

即墨重生却像是习惯了这种被人鄙弃的感觉,直接走到图书馆大厅的公用电脑前快速查找着书目,全然不顾周围人的异样目光。

但夏米却受不了这种异样的目光,她则站在距离即墨重生较远的安全位置,生怕众人把他们当成一路人。

而图书馆管理员则带着两个保安上前去拉即墨重生。

“给我半分钟。”即墨重生熟练地使用着电脑,查着书目。可是保安却没有给他机会,而是一左一右直接将他架出了图书馆。

夏米用手半遮着脸顺着墙边步出了图书馆。

真的是太丢人了!她真想马上就离开即墨重生,可是当她看到有两名警察路过的时候,她又害怕得缩到了角落里。

就在这个时候,即墨重生却走到她面前,将一个手机和一副耳机递向她,“带上它”

“什么呀?”看着周围投来的目光,夏米真希望一脚将即墨重生踹到天涯海角,永不见面,所以她根本懒得伸手,甚至还向后退,想要远离他。

即墨重生却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而是将手机强行塞到她手里,还将耳塞帮她戴上,“进去后听我指挥,让你拍照,你就直接发微信过来。”

切!夏米在心中哀悼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她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转身以最快的速度重新钻进了图书馆。一进入图书馆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阅览卡,人家是不可能让她进去的,就在她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她却发现手机下面似乎压着什么,拿开手机才发现是一张阅览卡。

叹气,只剩下叹气,他除了是流氓、吸血鬼,还是小偷。

“喂,吸血鬼,你偷的谁的卡。”夏米小声对着耳麦说道。

“相信我。耳机里传来即墨重生淡漠的语调。

“凭什么相信你。”夏米不满地叨唠着,随后硬着头皮用阅览卡在机器上划了一下,戴着墨镜的脸却瞟向另一侧,生怕被查出是冒名顶替。

没事.......竟然没被发现?

夏米带着这份庆幸快速走了进去,“我进来了,你想让我干什么?”

“去二楼右侧报刊阅览室。”耳机里传出即墨重生的声音。

夏米轻轻地步上二楼,朝报刊阅览室走去。一进去,就被一排排挂着报纸的书架给弄晕了,小声说道:“这里好多报纸,我相信足有几十万,不上百万,不,或许更多,你想查午夜咖啡馆简直是难上加难,再说警察都找不到,你怎么可能通过来图书馆查资料就......

N189657362。”

“嗯?”夏米听着有点糊涂,“你在说什么呀?”

手机里的即墨重生重复道:“N189657362,从进门开始数右侧第七个书架第32份报纸。”

夏米一愣,瞟了一眼右侧,嘴中嘟囔着,“你来过?”

“没有。”

“没来过,你怎么知道要看哪份报纸,切,我看就是胡来。我看还是让姐姐我来找给你吧。”

“相信我。”

又是这句话,都快老掉牙了。切,都没进来过,凭什么指挥她,“你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所以你还是听我......

“不要浪费时间,去我说的地方。”即墨重生很无情地打断了她的话。

如果现在她手上有一杯热水,她一定会泼到他脸上。但现在她只能忍,所以她就按照他说的话直接走向了第七个书架,找到了编号为N189657362的报纸毫无耐心地翻阅着.......突然,她的目光被那一行标题新闻所吸引了。

 

九名客人离奇命陨午夜咖啡馆

 

夏米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即墨重生怎么知道这张报纸上会有午夜咖啡馆的报导?

“你.......”夏米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高,于是压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小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是这张报纸?”

“电脑里存有每张报纸的新闻标题,我只是记下来了。”即墨重生说得很轻淡。

“记?记下来?你只是在电脑上查了一下,连半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保安赶出来了,你怎么可能记下来?”如果换成是夏米在那么短的时间查询电脑,顶多就能查十来本书的目录,更别说翻阅图书馆所有的目录。

“时间足够。用手机把内容拍下来传我。”

夏米真想拿板砖拍自己的脑袋,就那么点儿时间,他竟然能记下来,还说时间足够,他是天才吗?要不就是跟她耍什么花招?总之,先办正事要紧,她迅速拿起手机悄悄地对着报纸拍了张照,然后打开微信,却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微信号,没有图像,这还真像即墨重生这种冷漠的人的风格。她想也没想直接将照片传了过去,然后自己拿起报纸仔细端看着那条新闻。

1939913日,午夜咖啡馆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命案,9名客人连同女老板杜雁在内的4名工作人员在一夜之间.......”因为报纸历史悠久,中间的位置已经被磨损,根本看不清内容,只能看到最后一句:“后来该咖啡馆因为这起命案停业关门......

夏米感到意外,1939年?不就是民国时期吗?午夜咖啡馆历史这么悠久?算到现在都有70几年快80年了。当年还发生过命案,后来就关门了.......可是自己前几天才去过,这个午夜咖啡馆和报纸上的这个咖啡馆是一个吗?想到此,她将报纸翻开,看向后页,随即面容在瞬间僵住,呼吸都差点儿停止。

这一页刚好放了民国时期午夜咖啡馆的门照,而那青绿色的大门与她去的那间一模一样!但最让她惊愕不已的则是那张午夜咖啡馆老板娘的配图。虽然照片因为历史条件有限拍得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依稀能看清杜雁的相貌。

她竟然与夏米在午夜咖啡馆见到的那名面无表情的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