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根胡
七根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297
  • 关注人气: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疑偶像连载小说《零度偶像》第一卷:消失  1、回到昨晚

(2015-12-08 11:33:42)
标签:

杂谈

悬疑偶像连载小说《零度偶像》第一卷:消失 <wbr> <wbr>1、回到昨晚 

1、回到昨晚

连刘月月都找到工作了,但是夏米却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这或许是上天对她的嘲讽。谁让她论相貌没有刘月月漂亮,论身材没有刘月月的S身段,虽然头脑比刘月月强百倍,但在这物质横飞的社会里,又能有什么用?唉,虽然同为闺蜜,她却总是低刘月月一等。

不过,夏米的人生格言就是:明天就是我的天下!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夏米用双手挫了挫脸,打起精神做出一个笑脸,然后装出欢快的样子准备推开家门。就在这个时候,她似乎听到身后传出“叮——”的声音。声音虽小,但在幽静的走廊里却反射出一种奇妙的诡异感。

夏米慢慢地回头看向对门。

对门房门紧闭。

夏米眉头微微缩了一下。虽然搬到这里四年且她大部分时间都住校,但每次她回家住的时候,都没看到过对门的邻居。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她竟然一概不知,或许对面一直没人住。想到此,夏米又朝空洞的走廊瞟了一眼后推开了家门。

    “老爸,老妈!”夏米走进来的时候,发现父母似乎在冷着脸说着什么,但一看她进来立刻换上笑脸。

    “夏米,你怎么这么早回来?”母亲虽然在笑,但那笑容显得有些尴尬。

    “我今天面试又失败了......”夏米顽皮的吐吐舌头,但她不明白爸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好像刚才在吵架,但是他们已经有四年不吵架,今天为了什么?

    夏米的父亲似乎从她的眼中看出疑惑,赶紧说道:“小米,你先休息一下,饭马上就好。”他向老婆使了一个眼色,于是二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进了厨房。

夏米看着他们的背影总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太在意,但有件事她很在意。滨滨在哪儿?平时回家的时候,它都是第一个来欢迎她的,可今天它却不见踪影。

“滨滨——滨滨——”夏米边叫着边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球形的狗玩具晃着寻找着狗的身影,“小滨滨,你藏到哪儿去了?快出来,看妈妈给你买什么了?”她转过身一眼发现狗就缩在窗帘下一动不动,只是瞪着两只忧郁的大眼睛盯着她。

夏米立刻走上前轻抚着它的小脑袋,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滨滨却轻哼一声,随即自身下叼出一块小猪蹄骨头昂头递向夏米。

“骨头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怎么给我了?”夏米笑道。

滨滨又发出轻哼,叨着骨头的嘴又朝夏米伸了伸。

夏米接过骨头,“真是难得,平时要是动一动,你都恨不得咬我一口,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竟然主动与我分享你的最爱,怎么搞得跟要分别似的......”夏米只是随便一说,但滨滨却突然低下头缩着身子表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妈,滨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夏米抬头叫母亲,却发现正在餐桌前摆盘的母亲,眼中似乎含着一汪泪,“妈,您怎么了?”她关心地走上前问道。

“我......我没事。”母亲目光闪烁,似乎有意隐瞒着什么。

父亲出来的时候,立刻挡在了母亲面前,将手中的两盘菜递给夏米,“你妈刚才切葱头迷了眼睛,你赶紧帮忙摆菜,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噢。”夏米总感觉父母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他们不愿意说,她也不想追根刨底,或许是二人吵架了吧?虽然他们很恩爱,但再恩爱的夫妻也总会有拌嘴的时候。

饭菜全上齐的时候,夏米像往常一样夹起自己最爱吃的排骨就要放进嘴里,却被父亲制止,“我和你妈有话要说。”

夏米眨巴眨巴一下眼睛,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被他们严肃的表情给逗乐了,“老爸,老妈,你们不会吵一次架就要闹离婚吧。”她本是开玩笑,但是父母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这表情很直接的告诉夏米,他们真的有事发生,于是夏米倒吸了一口气,紧张地看着二人,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出什么事,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父亲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夏米看得出父亲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她却猜不出原因。

此时,父亲向母亲微微点了一下头,似乎告诉她可以了,于是母亲起身走进卧室,不一会儿的工夫拿着一个看起来很珍贵的蓝色锦盒走了出来。

“哇,这是什么啊?传家宝啊?”夏米好奇地望着那个蓝锦盒。

母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神色悲怜地坐回到座位上,然后将蓝锦盒放在桌上慢慢地推向夏米。

“给我了?真的给我了?”夏米还在开玩笑,但看着父母严肃的表情,她的笑容渐渐收敛。

这个锦盒里有什么?为什么爸妈看起来这么严肃认真?

怀着这份好奇,夏米打开了锦盒,立刻就看到一个古铜色的红宝石戒指,“哇,看着像古董,石头看起来这么红,像红宝石一样,难道真是传家宝?”她拿起红宝石戒指一脸嬉笑地上下打量着。

“小米......”母亲似乎想说什么。

“妈,这戒指是你和老爸的定情之物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夏米继续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

“小米,打开看看吧。”父亲的声音很淡,淡得几乎听不到。

“打开?这个还能打开哪?在哪儿啊?”夏米随意地摸着戒指,摆弄着红宝石,突然发现其可以转动,于是轻轻一拧......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红宝石戒面向外弹开,随即露出里面一张发黄的小绢纸。

“原来这红宝石是空心的啊,那可不值钱了,”夏米道调侃:“这是什么东西?”

夏米好奇得取出小绢纸将其打开,随即目瞪口呆。

 

夏琪与宫小米所生之女孩夏米,即墨雨与张芸所生之男孩即墨重生,成人后即结为夫妻,以字为证,以血为据。

 

绢纸的最下方还印有四个成人的血手印。

“太狗血了吧?老爸老妈你们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都什么年代了还指腹为婚,这要是让我们同学知道了,会笑掉虎牙......”夏米简直哭笑不得。

“小米,”母亲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即墨重生就是你未来的老公。”

“妈——我才22......

“小米,这是我们订的约定,所以你只能嫁给即墨重生,而且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情都只能相信即墨重生一个人,因为他不管你发生什么事,都会保护你。”父亲的插话让整个气氛变得更加凝重。

夏米混乱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老爸老妈看起来神情不好,小狗滨滨也是萎靡不振,现在又多出来一个老公?这今天晚上唱的是哪出啊?

此时,夏米的母亲起身去拿了一杯橙汁然后放到了夏米的面前。夏米随手拿起来就喝了。

“小米,记住,即墨重生是你的未来老公,未来老公......”父亲的话一直在夏米的耳畔回荡,但夏米却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中似乎看到父母抱着小狗在冲她挥手......

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挥手?这一夜的梦好乱,而即墨重生一直出现在梦里,只是看不清他的脸。他是自己的老公,他长什么样子?会长得像李铭镐?又或者是像金秀贤吗?还是说难看得像猪?唉,自己怎么会嫁给不认识的人?再说人家又怎么会真的信守承诺?毕竟现在是个性的年代.......

好困,好累。

【未完,待续】

#一直想讲的故事# #微小说#

注:书旗APP上有连载,欢迎大家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