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596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七七补)秋声

(2015-10-31 20:39:26)
标签:

情感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笑忘缘(七七补)秋声

1、

在心的结界里,有这样一个人,他走不出来,我也走不进去。

我叫他秋声。

多年后的某一天,当那段青春的过往,化作片片远去的流云,化作无数飞不出季节的蜻蜓,化作筵席散尽后的阵阵炊烟,化成了哀然欲绝的伤、掏心挖腹的痛和不睡觉的星星,我开始构建钉在命运十字架上的人物体系,以“笑忘缘”的方式,拯救自己沉重的肉体和灵魂。

我可以信手拈来任何一个人,但直到今天,对秋声一直讳莫如深。这源于我们关系的复杂程度。

他对我来说,亦师,亦兄,亦友,亦敌。

我对一个人的信赖和抵触,从来没有谁,像他加持给我的那样深。

2、

认识秋声那年,在我的纸里,正包着我的火。

那时,我刚由大学生变成新员工,内心还残留着书香一捧、嘴角一扬的意象,却又不得不在目眢心忳中,坠入身不由己的江湖,直面生活的层峦叠嶂。

在陌生的温凉中,我像一件廉价商品,被人吆喝着摆到一把椅子上,浑身上下闪烁着挑剔的目光。

一个失神过后,我已坐到马路牙子上,去望天上漂浮的惨白游光,和城市森林里呼啸来去的芸芸众生。

就在仰屋窃叹的我,芒寒色正地想着“沧海横流,总有英雄喂鳖;大浪淘沙,常见壮士被坑”时,身边的胖子指着哼唧而过的丰乳肥臀,很骨感地吼了一声“这头老母猪很性感”。

胖子叫柳三,我的大学同学。毕业那年,我们有志一同地来到这里,一个离故乡最近的远方,开始了我们一塌糊涂的余生。

我忍不住用肩撞了撞他,期待两个人碰撞出的思想的火花,照亮一段天涯同沦的孤寂之旅,抑或撷来彼此取暖。

但我显然低估了胖子与生俱来的融入感。不久,他便舍我而去,给一个略显丰腴的女人暖被窝去了。

日后,夕阳西下之际,总能看见他们手拉着手,像两只肉鼓鼓的企鹅一样走在下班的路上,掎裳连袂地拖着离地半尺的肉鼓鼓的影子。

每当这时,身后便会有一人,笑如金属尖锐的摩擦声。

不看也知道,这必是秋声无疑。

3、

对秋声的第一印象,是从他的办公桌开始的。

那一年,这家小小的企业报社,从东北一个名校,一次性“骗”来三个学生。这在该报社发展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新上任的年轻社长居功至伟。为了让这支逐渐老化的队伍焕发青春,在此前的一个瑞雪飘飞的季节,他亲自跑到大学宿舍一个一个“泡蘑菇”,与我们周旋到午夜才罢。他兜售企业的样子,让我联想到卖假药的江湖骗子,却又不知不觉生出倾盖如故之意。

毕业典礼刚一结束,他就派专车,千里迢迢将我们拉到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

当我们再度出现在他面前,他爱惜“羽毛”的情愫溢于言表。

看到我们还穿着皱巴巴的衬衫,他便叫来办公室主任,一口气给我们每人定制了两套西服。听说我们兜里最多的只有100多块钱,他亲手给我们每人包了一个红包。当我们饥色荡漾时,他叫全了所有班子成员,陪我们吃了一顿接风的狗肉。知道我们不是新闻系出身,他给了我们一年的“缓冲期”,这一年,没有工作量的要求,并且,发表一篇稿件,给双份稿费……为了让我们在新闻上尽快上路,他给我们每个人都指定了一个指导老师,我的指导老师就是秋声。

4、

第一次进办公室时,我的面庞像深红色家具的漆皮上,被谁轻轻吹了一口气,有一瞬间微不可察的流白。

我在这个大排档一样的格局里,漫不经心地踱了几个来回,直到拈着两片小纸、几个兔起鹘落逃到卫生间的柳三再度回来。

办公室里的人,此刻都不在,留下来的只有几个杯子、几张桌椅、几盆绿植、几张照片、几本书和几把伞。

我对柳三说,你看那个桌子上的茶杯,像不像奖杯?看来这个人比较急功近利。他对面的茶杯则比较陈旧,比较古典,看来这个人生性古板,老到但并不老于世故。那桌的茶杯则硕大无比,看来这个人属于“穿衣费布,吃饭费粮”的那种。临桌的茶杯上下一般宽,黑色,显得非常厚重,再看他桌子上的书,很多都是崭新的,这说明他并不是爱读书的人,却很想制造一种文化人的感觉。这一桌,她把儿子的照片摆在桌子的一旁,而且侧在一边,仿佛怕人看到似的,看来这人是属于谨小慎微的那一种。

小转了半圈,我又说,你看这位桌子旁还摆盆文竹,看来他是在标榜清心寡欲、与世无争,可是他洗出来的都是领导的照片,说明他是在入仕中修出仕之心,但尚未达到心下无尘之境。

“而从伞的颜色看来,那个持有紫色伞的人,大概是搞艺术的,不愿从众或许已让他变得出众。那个喜欢深蓝色伞的人,平时一定表现得特别忧郁,实际上呢,一点思想也没有。”

柳三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说,蓝色那把是我的。

我走到那个立着红伞的桌旁,坐了下来。根据社长的描述,我确定这就是秋声的座位。这个打着红色伞的人,骨子里,肯定有很浓重的浪漫情怀,但是,上面小花过于繁缛,让这一种情怀,看起来琐碎难耐。

我说,柳三你看,这伞的颜色和花式,说明这个人有点感性和悲情,而他拍摄的一堆照片散乱地压在玻璃后,则说明他异常慧黠。因为,如果你想看照片就得自己去翻,他轻描淡写就抓住你的心理,牵住了你的牛鼻子。

5、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光,出现在面前的秋声,证实了我的臆度。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的中年男人,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根根朝天的头发,张扬着他咄咄逼人的自信;浓密的眉毛下面,一对大而有神的眼眸,泛着通透、干练的光芒;笔挺的嘴唇,清扬婉约,又不时掠过一丝男人才有的那种硬朗……

而最吸引人的,是他牵着眼睑的眉心。眉心放,则有一捧春光泼向你的全身;眉心收,则如一把利剑直插你的心脏。

对视一番,我躬身施礼,乖乖地叫了一声:老师。

谁知,他杀了个回马枪,叫了我一声“郝老师”。然后,他对身边长发披肩的青年书法家说,王老师,你给解释一下老师的含义。

王老师立刻凑过来,摇头晃脑地说,师者,所以传道、授液、惹祸也。充满了不正经的味道。

所有的陌生和紧张,在那一瞬间冰消瓦解,我在哗啦啦的笑声中,轻松地混进了他们的江湖。

尽管不喜“老师”,秋声还是收起生人勿近的气息,日复一日耐心地教导他的学生,不隔三五便叫到家中改善我的伙食,一有机会便撕开一角,让我混进他的朋友圈,和更多的生人“米饭、菜叶、鼎镬也”地胡乱搅和成一锅粥……

每当我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又总是他坚定地站在我身后,为我遮风挡雨。每当我陷入情感泥潭之际,又总是他一个人做了我精神上的拐杖和行动上的参谋。

也正是在这种时候,他那段悲情而克制的故事,才被他娓娓道来。

6、

十年之后,他们再相聚,感觉还像相恋的那两年。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一次相聚,他们居然没有流露出多少感伤。仿佛他们一直就在一起,从没分开过。

他们彼此有太多的相似,太多的默契,他们心灵互通,任何话题都显得多余。最了解她的人仍旧是他,她仍旧是他最贴心的红颜知己。他热爱的,她依旧向往;她不屑一顾的,他一直都在延续着鄙弃。似乎流逝的时光,对他们的感情来说,短得就像他刚刚抽完了一根烟。

同学为他们特意留出的一个房间,空了一夜。

同学的意思他们明白,就是以肉体统一的形式,完成精神上的决裂。他们重新在一起,已经不再可能。他们都有了各自的孩子。此刻,他们有能力寻回爱情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就像一颗炸弹,要炸毁的,将是两个家庭的六颗心。甚至更多。

十年过去了,岁月早在他们脸上留下划痕,但是,此时,曾经乱了分寸的心动,一次又一次的回来,弹击着他们,被岁月日益磨钝了的神经。然而,他们仍旧保持着相恋时的姿态;他们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起,数了一夜的星辰。

十年之后,他再一次错过她,甚至,他不能让她在身边逗留太多的时间。但是,即使沧海变桑田,时间这把锋利的剪刀,也剪不断他们对彼此的渴望和思念。

十年前,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亲情,一个是爱情。而亲情与爱情所在地,相隔千里。他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前者,为了年老体衰的父母。而她,被父母强迫,嫁作他人妇。

结婚前一天晚上,她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踏上了开往异地的火车。她哭着一定要找到他。

见到她的第一眼,他欣喜若狂。但是,很快,他又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环视了一下自己的住处,家徒四壁,除了行李卷,他一无所有。他想到了每月的工资只有二百多元,从来都是入不敷出。在他所在单位,他没有地位,他不过是个学了几天技术的贫下中农……

种种迹象表明,他不能给心爱的人幸福。嫁给他,注定是一辈子吃糠咽菜的命。而远方的另外一个男人,他有车、有房、有权、有势……

于是,他做出了这一生最理性也最失败的选择——狠心的将她送了回去。任凭她哭哑了嗓子……

7、

我和秋声的疏远,大概是从我七年前进入婚姻开始的。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秋声对许多情势,都判断得相当准确——日后,无数谶语无不成真,我不得不信。我果真言听计从,也就不会有日后那么多的行差踏错。

我和秋声的交恶,则起于一年前。

那时,我背井离乡,一个人出外谋生,已有近三年的时间,收入多了,幸福感却在大幅减退。

由于长期两地分居,我和她盎盂相敲、龃龉不断。

她不愿意来,而我又不愿回到东北,再次成为廉价劳力。这让我们的矛盾越发不可调和,家庭战争时常一触即发。

那段时间,秋声被我拖入了这趟浑水。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更让他无语的是,由于我的处理不当,他被她列入口诛笔伐的对象。

今年六月,我回去看他时,他依然热脸相向。

可是,挥别转身的一霎,我无意间瞥到了他迅速转换的表情,以及眉心滑向眼眸的那一抹阴冷。

8、

在塘沽,昨夜西风酿小寒的午后,我抽着烟,冷冷的望着红叶的盟言,在命运的枝头毫无悬念的凌乱。

将一只蚂蚁放进杯中,喷气,看烟雾中的它,挣扎在粘稠的恐惧里。然后,喝掉里面的咖啡,一双醉眼,乜斜出红酒的味道。

膝上,穿越的狗血剧里,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已接近尾声。心莫名其妙的动了动,笑。

微信。看。是秋声。

秋声正说,这里正广纳贤才,你是第一号要招募的……

笑。不是因为这是个笑话,而是因为,这是一个解冻的信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