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兴隆感怀

(2013-10-30 21:30:30)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人生的最后一页,该是怎样的心绪和况味,原来我不懂,现在貌似懂了。

这次的万宁之行,实乃偶然。

妻子的老舅突然驾到,然后,一个电话把我摇到千里之外。

我倒了三趟长途车,花费7个小时,辗转来到他临时的寄居之处。

那是一栋建在高岗上的6层宾馆,6层,在北京是过于低矮的那种,但在兴隆这个小镇上,已算是摩天大厦了。

宾馆背后,隔在游泳池的另一面的,是新起的住宅区,其中的一栋是老舅的。

老舅的房子不大,进门是客厅,只有38平,好在房产商赠送了一拐木梯,和上面的十多平睡眠空间。如果两个人住,这空间完全够用。

老舅到兴隆有10天了,但他一直住在宾馆里面,因为自己的楼还没通天然气。

房产商原本想赠送一个电磁炉给他,忽悠他接下钥匙,但老舅不吃这一套,就在房产商自己家的宾馆里耗着,享受着廉价却丰厚的食住条件。

和他想法一样的,还有五六个人。这些人,除了一个来自陕西、一个来自徐州,剩下来的都是东北人。

兴隆这座小镇,几乎成了东北人的一个自治区。长春城、自由大路、解放大路、欧亚超市……这些长春的标本,不知不觉已移植到这里。

东北的小吃也是极多。在兴隆长途客运站,一走一过,几乎全是挂着东北字号的餐馆。

本地人对东北人又爱又恨。

恨之恨,最好的楼房全都被东北人盘了下来,街上有钱的几乎全是东北人,物价也跟着一涨再涨——这是东北人用一贯的不差钱砸出来的。

爱之爱,东北人的到来带动了当地的经济,终日无所事事,优哉游哉喝着老爸茶的本地男人,也慌了心神,没了优越感,手脚勤快起来,甚至开始蹬上三轮车拉起了客人、赚起了小钱。

然而,本地人能从东北人兜里掏出来的,也仅仅是一些小钱。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在兴隆,我遇到的东北人,几乎无一例外是年过花甲的老人。像老舅这种刚刚知天命的,只能算是伢子辈的。

每天晚上,陪他在温泉边信步时,在温泉里看到的咝咝哈哈的,都是老得掉渣的老头老太太。

选择在兴隆定居、养老的,绝大多数是长春人。

而在三亚,则多为哈尔滨人。

据媒体报道,每年有大约20万北方老人在三亚过冬。黑龙江人大约占80%,而哈尔滨人占黑龙江人的80%

东北老人都是为休养而来。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患有心脏病、高血压、风湿病等老年性疾病,而三亚温度较高、湿度适宜,兴隆则具有天然温泉优势,这些对老年性疾病和北方病有很大的缓解作用。于是,从十年前开始,一大批老人逐渐形成“候鸟族”,每年10月从东北飞至三亚,次年四五月份再回东北。

不过,能钻空子,为这些人提供衣食住行医等细致周到服务,是本地人力有不逮的。这些侯鸟口袋里的银子,基本上都哗哗地流向来自东北或其它地方的商人。甚至连装修这类的钱也不例外。本地人的经营能力似乎都集中在边缘又外围,卖个椰子卖瓶水卖点特产什么的,不疼不痒,白白错过商机。有生意意识的,也未必真能赚到真金白银,因为多为老人,消费较为保守,又在本地住不上几日,那些商场、娱乐项目几乎门可罗雀,再加上本地人宰客心理,更让本欲购买的客人不敢进门。

东北人爱死了海南“老好了”的空气和环境,但这些“闯关东”的后裔“闯海南”,其实幸福感并不是很强。

幸福感,是在比较中产生的。在海南买房,做一个候鸟族,是许多东北人炫耀的资本。

在长途客运站,我遇到了一位73岁的老人。从相貌上看,他也不过60出头。他对我说,许多东北农村人,甚至连火车都没坐过,这辈子活得窝囊。即使是城市里的人,在自己生活的小空间买个楼尚且艰难,更何况在海南买个闲房。更多的东北人,还在忍受雾霾带来的黑肺,能逃出来的当然都是最有本事的。一想到这些,他就会自我陶醉许多天。

在幸福的空气中,他们也有许多难解的孤独。

本来,我是想陪老舅一个周末。但他突然有点舍不得这个临时的伴儿了。他对我说,要不,你再待一天。这一待又是三天。

老舅每天的生活状态非常有规律。早饭后,去对面的林木湖泊间转上一圈,然后回来看股市行情。午饭后,去对面的林木湖泊间转上一圈,然后回来看股市行情。晚饭后,去对面的林木湖泊间转上一圈,然后回来看股市行情。临睡前,往浴盆里放点水,泡个温泉浴,这一天就过去了。这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这一天天,没人陪他说话,没人对他嘘寒问暖,没人跟他一起消磨时间。在这种生存状态中,一个电话就会让他一跃而起,即使对方打错了电话,也可能跟人家聊上一阵子。这个时候,他便越发想念远在北京的舅妈,通话时那语气温柔得像刚坠入爱河一样。

闲来无事时,我会自己踱步走到外面,听那些躲在阴凉里的没有伴侣相伴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们,这些都曾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挂个长的人,究竟都在谈论什么。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老太太们谈话内容,几乎总离不开自己在国外的孩子,他们幸福的家庭,他们看过的风景,以及新安上的漂亮的窗帘。当然,偶尔也会谈及他们曾经亲密交往过的诸多男人,如今有多牛,似乎是在以当年如何对那些优秀的男人不屑一顾,来变相地抬高自己。而老头们,则在坦然自若地极力吹嘘自己睡过多少女人。这给我一个错觉:女人们认为最幸福的事是扯不完的家长里短,和道不尽的厚此薄彼。而男人们认为年轻时最幸福的事是,睡更多的女人;老去时最幸福的事是,回味年轻时睡过多少女人。

这让我对传统的忠贞观念产生怀疑。当人生翻到最后一页,所有的案底都会通过人们自己的嘴娓娓道来,但心绪竟是静如空山、缓如溪涧。曾几时瞒天过海,到如今水落石出,恰行间烟尘滚滚,回头看山高月下。前尘往事,有如游戏一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那些怨憎会、爱别离,尘埃落定后,都成了嘴角边不经意的一抹狡黠、一个噱头、一场玩笑。

人生的最后一页,该是怎样的心绪和况味,原来我不懂,现在貌似懂了。不过,我宁愿不懂。

我宁愿在老去的风景中,拨开妻子墓碑前的杂草,胸怀坦荡地对九泉之下的她说,我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也只有一个女人,那个人就是你。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兴隆感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