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脸脸,你到底想肿么样

(2013-08-26 14:22:11)
标签:

休闲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一觉醒来,我的半边脸肿了。

揽镜自照,我都认不出这张帅得一塌糊涂的脸了。只见黄里透黑的这张脸上,靠近嘴边的地方,一个指关节长宽的“白带”赫然在目。

神情恍惚间,班车时间错过去了。

我颓然坐在电脑前,摄像头里跳出了老婆贱贱的样子。旋即,她的头开始有了15度角偏移的错觉。

在确定她实际上正襟危坐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脑袋失去平衡了。

老婆威武,一口道破了我的隐忧。她说,你是不是受风了?

受风的我见过三个。一个是柳三口歪眼斜的吊邪风,一个是清爽奇痒无比的荨麻疹,一个是建峰满面白灰的白癜风。但像我这样长“白带”的,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合并的同类项。

我搜索枯肠,仔细回想近日种种。是的,我吃海鲜喝啤酒了。是的,我开空调睡觉了。是的,我经常凌晨三点才想到睡觉,免疫力下降了……我集所有坏习惯于一身。不过,这些都不足以成为“白带”出现的理由。于是,我开始琢磨,是不是我最近看恐怖片看多了,那些电影里的鬼魂因为垂涎我的美色,就趁我睡着的时候爬出来,眷眷深情地掐了我一下?

端了端左右失重的脸,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步行数里,去市医院。

几乎所有的市医院都人满为患。海南这家市医院当然也不能“免俗”。

我排了40分钟的队,才凑到挂号窗口。

皮肤科。我对递过去的5元钱说。

皮肤性病科。这窗口里面反馈回来的纸条的答复。

我暗道一声悲催,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人,怎么这么容易跟性病产生瓜葛。

皮肤性病科的患者不多。大夫是个刚直不阿的人,他拒绝任何陌生人插队,很快,坐在他面前一脸苦相的人变成了我。

什么问题?他开门见山。

脸肿了。我单刀直入。

他搬过我的右脸看了看,一个方子一挥而就。内分泌失调。他相当自信地说。

不是这边,是这边。我扭过左脸。

他用五秒钟“长镜头”扫了扫我的“白带”,又一个方子诞生了。

什么问题?我问。

虫子咬的。他不假思索。

虫、虫子?我万没料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在他开的方子上,“隐翅虫”三字写得金碧辉煌。而他下的药仅仅是15块钱的莫匹罗星软膏一枚。

站在缴费大军的后面,我内心深处的愧疚无以复加。看人家,都是大把大把的方子,掏大把大把的钱,相比之下,我简直是患者中的乞丐,却依然搞得那么兴师动众。

一个小时后,药膏像植物的浆液一样涂在我脸上。每到一处,我都能听到这样的褒扬:他好像一个神经病。

闷行间,志达的电话来了。然后只顾说话的我,忘记了分辨方向,迷路了。

终于摸回宿舍后,我第一时间打开网页。我必须知道,什么是隐翅虫。

打开网页图片,我惊呆了。原来,隐翅虫就是那种类似于“飞蚂蚁”的东西。

前天晚上,一只隐翅虫曾光顾过我的床。看在它好歹是个雌性动物,而且为我暖了被窝的份上,我放过了它。莫非是它,趁我熟睡间,耐不住相思之情,亲了我的香泽?不可能吧,这个午夜香吻如果可以有,我应该昨天就该有了洗不掉的唇印了。

网页继续下拉,更惊人的说辞出现了。专家曾郑重地说,遇到隐翅虫,千万不能拍打,只能驱赶。因为隐翅虫体内有酸性极强的毒液,若被打死,毒液流到皮肤上,会迅速导致皮肤起泡、化脓,并且成片扩散,越抓越严重。甚至,有人公然发布“隐翅虫,在你身上时绝对不要打,它身上有毒液,接触到皮肤,就死定了”的全球警示。

翻看新闻,拍打隐翅虫引发无妄之灾者甚重,俯拾即是哀号之声。

我迅速回忆了一下。是的,我最后还是把那个为我暖被窝的隐翅虫拍死了。当时,辗转反侧间,我打开电脑,就在那时,那只隐翅虫落在了我的指甲上。

那一刻,我的心像一颗多汁的果子,轻轻一捏便柔情泛滥。

它让我想起了万里之外的故人——英台的一只蚊子。

那一天,那只蚊子悄悄掀开了我的蚊帐,在我头顶流云水袖情偏逸、舞腰回节更惊鸿。从睡梦中惊醒,两两相望间,我心若轻云之闭月,眼如流风之回雪,我轻声呢喃着:嬛嬛。我知道这只蚊子喜欢我,我足够幸运,是被她特殊选出的人。

科普书上说,蚊子可不是什么人都叮咬的。她要经过一番细心考察才会做出选择。她用两只触角和三条腿上的传感器来寻找叮咬对象,并借助于这些传感器来探察你身体的湿度、热度以及汗液里的化学物质。如对你不感兴趣,她会扔下你去找更有味道的人。

当时,我就是那个更有味道的人。这只蚊子已经轻轻落在我的肉体上,用它那可爱的喙尖刺开我的皮肤,并将六根口针一股脑地放进我的血管里,用一分钟的时间饱餐了一顿。

她不停的向我瞥来,目光中充满感激。我用点头来回应她,我想说,真的,这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

很快,她的小肚子鼓了起来。这时她要走了。为了向我表达谢意,她特意把唾液吐进我的血液里。我用异常的瘙痒和鼓起的脓包挽留她。但是,她太累了,带着我的沉重的血,她飞走了。我眼睁睁看着她落在墙壁上,在上面啄了个点,那里,她正静静地产她的卵。我的一滴血可以支持她产下数百枚卵……

意乱情迷间,这只风华绝代的隐翅虫已经爬下了我的指甲,落在我的手指即将落下去的地方——鼠标上。我知道,她希望以身殉道,成全一场没有结果但纯粹干净的爱情。

我静静地垂下泪来。下一个瞬间,痛心疾首的我,决定让自己背负这不义的罪名,成全她的死节和千古流芳。

我冲动地跑出房去,准备买一把大砍刀,将她剁成肉酱。只有死无全尸,她美丽的身体才不会变成一具腐烂的壳,才不至于遭受狼虫鼠蚁下作的蹂躏。然而,这里没有夜生活,更不会有半夜起来卖刀的人。

我又想喂她吃下一百片安眠药,安乐地走向另一个世界。不过,安眠药我同样买不到。即使买得到,我恐怕也很难将之放进她娇小的嘴里。

我又想放一把大火,让她的身体化为灰烬,却又怕有人将她的骨灰与牲畜的粪便混为一谈,化为农田的肥料然后摆上我的餐桌再被我吃掉并排出体外。

举棋不定中,我信手拈起一张报纸。我的本意是为她送去清风、消暑解热,谁知就在我轻轻一挥间,她便香消玉殒……

回忆走到这里,我终于理出了一个头绪,隐翅虫的确遭到过毒手,不过下毒手的不是我的手,而是一张报纸。我压根跟她就没有肌肤之亲,何来的“惹毒上身”?莫非她被我一纸拍得桃花朵朵开,她的毒汁因此溅到了我的脸上?拜托,就算是一瓶眼药水,也不会喷得那么远。莫非是她的毒液会隔空打物,或者是污染了空气,空气又传染给了我?又或者这只隐翅虫其实是个神棍会下降头?老子信了你的邪!

网页继续下拉,突然空气凝固了。原来,真正的“杯具”还没有摆上台面——被隐翅虫亲了以后,药膏基本不作用,患处隆起部位皮肤组织将全部坏死,形成深咖啡色疤,在疤下长出新皮肤,但是新皮肤颜色很淡,与周围皮肤有一定差异,会形成刀疤一样的后遗症……

GGGod!脸脸,你到底想肿么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