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65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

(2013-03-07 15:13:50)
标签:

情感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船到珠海,我来到一个依山傍水的、鸟都不肯拉屎的地方,开始我全新的漫长的孤寂之旅。

举目望去美不胜收,可是,我依然把头拉得很低,我想这里不是我的通灵宝玉。

更多时候,一杯浓茶泡过的午后,我无心经营曾经的热衷,只一味翻看不知哪年哪月的那年那月的心情:

雨洗过的云幔,是你悄掀的眼帘,淋漓了我的山高水远……云水之间,垂迈相守,是画不尽的孤独,又画不出孤独。华丽的清淡,怅然的照看,怅然有之,华丽有之,清淡有之,总好过照看不到的盼……爱恋悬在未央的前方,思念停在阑珊的转弯。我在其间刁了时光的民。月伴钟声倦倚着零落的乌啼,江枫渔火愁红了虚掩的柴门。我披上簑衣,在地图上银丝钓雪。北国梦回的凛冽,仿佛正颤抖在心际,成为一种偎依取暖的回忆。今夕何夕,何夕夕夕不为多……你若花开,清风自来。枕生日月,世界在怀。心拥涛声,海亦有宅。几山杯云,浮一大白。

——这是说给妻儿老小的。

火车坐上一小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又远行了,健忘的脑袋又勾勒不出家人朋友的形状了,离世隔空般的生活又开始了…眼泪方才慢慢漾了出来。在家一日,连打架都是幸福的……我在火车上坐的小马扎是奶丈人在世时为奶丈母买的,天暖时她就会把它拎到楼外坐上一小会儿,雾雾的白内障开始氤氲思念,阴阳之隔依稀变得渺淡,当年的欢颜慢慢浮过眼帘安详于心上。递过小马扎时,奶丈母核桃脸上滚落几滴眼泪。今年她的身体格外脆憔惨,她拉着我的手说,就怕看不到你和二高最后一眼。

——这是当初的那种背井离乡的宿命般的情怀。

散伙饭要吃了,忽然怅然若失。这一百四十平的房子,从此再与我们不再有所瓜葛。易主楼台常如梦,依人心事总成灰。这句诗从脑际飘岀来时我淡淡的说,小赵,你说咱仨在一起时多好,我像父亲一样伟岸如山,小张像女人一样善解人意,你则像孩子一样聪明伶俐......小赵说,去你妹的……

——这是对过去种种的一种眷眷的恋与不舍。

然而,举凡种种,没有一个空格是属于自己的。

不过,不消几日,郁结的心情,到底还是在丰美的食物面前沦陷:鸡鸭鱼、猪牛羊、嫩笋、芋头……还有我最爱吃的肉炖金针磨。几乎每天都有。

如果我在这里待上三个月,我想我肯定像北京烤鸭一样肥得流油。这是必然的,也是我无力改变的——我的心始终是胃的手下败将。

闷闷地从食堂出来,撕扯着甘蔗再次环视四围,然后,我扬起脸来,慢慢漾出微笑。

多年以后,我想我还会忆起当时的那幅画面:

在一个宁静幽雅的南国小镇上,碧空如洗,椰风阵阵,涛声如梦,远山如黛……

我撕扯着甘蔗,站在火热地开、壮烈地败的木棉树下,望着叶脉啜露的橡胶林和青翠欲滴的古榕树,听着落在杜鹃花上的不知名的飞鸟轻声的呢喃,偶尔瞥一眼那些精致的工厂小妹,在金色的海滩上留下的浅浅足印,慢慢消逝成“水本无愁,因风皱面,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的字样……

而我呢,多年以后,坐在老藤椅上含饴弄孙的我呢,我会对自己说,明月出关山,苍茫云海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