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一一四)小瘸子

(2013-01-02 22:05:03)
标签:

文化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岳父家所在,是毗邻客运站的敞开式小区,三栋孤零零的老楼,茅草旁逸斜出。

在暖房子工程来临之前,经年风蚀雨剥,各个墙壁污秽、破败不堪,楼道内外老鼠成灾,到处都是垃圾。

这也是一个出了名的“三不管”小区,孤寡老人、下岗工人、外地民工、赤脚医生、传销大军、小姐队伍、偷鸡摸狗之辈、守身如玉一辈子的老处女……五花八门地凑在了一起。贩夫走卒熙攘纷扰,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各色人等无一或缺。再加上鼎足而立的食肆、公厕和马路市场,交织并发酵成了独特的市井百态。

在这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傻子掀了老婆婆的瓜子铺,老大爷丢了骑了几十年的自行车,小孩的弹弓射穿了谁家玻璃,讨债的卖水果的大哥裹尸而归……

最让妻津津乐道的,是这里皮肉廉价的小姐。初出茅庐的小姐,众目睽睽之下总是语出惊人:“哎,XX不?”即便是真来拈花惹草的,也会因其“才思富绝”但“锋颖太露、蹊径易见”,而退避三舍。

经验老道的小姐,则含蓄冷艳、清虚淡远:不必拉客抑或叫卖,也不必下饵,只稍稍往那儿一站,“二十块钱一位”的鱼不久便会上钩。

“咬钩”的大多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虽然他们“挥刀拔剑”,不过时空错落的瞬息。

无数次,妻指着某一道门,说,看,五分钟不到,冰棒还没怎么化,韦编三绝了……快看,第四个人又出来了。

对那些高龄小姐,我们既憎且悯:她们也是为了生计。而且,每每再出来拉客,其中的一个,总要用她的“脏钱”买下几个馒头,丢给路边乞讨的人。

不过,为了生计付出辛勤劳动的,也大有人在。小瘸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这三栋楼的最边角,有一家小小的修鞋店。妻经常牵着我的手,光顾这里。即使鞋子可以自己处理,妻也要走上这么一个来回,照顾小瘸子的生意。

小瘸子是个背有罗锅的小矮人,坐在小马扎上的他,便似矮到了尘埃里。但在我们眼中,他是属于伟岸的那种。羁旅他乡,受尽凌辱,挺直腰杆,白手起家……他用勤劳的双手,在破鞋堆里,捡出了个光彩人生:不仅如常人般娶妻生子,盘下来的铺子,让他每年的收入抵得过当地几个“上班族”。

他的妻子,也是一个勤快人。修鞋店旁,是她支起的瓜子摊和熟食摊,收入不敢说颇丰,但养活一家人也是绰绰有余。

第一次见他妻子,我着实惊艳一番。她和小瘸子站在一起,我的一个念头就是潘金莲和武大郎的现代版。不过,让人怅惘的是,命运的不公于她近于暴殄天物,潘金莲并没有像她一样脚板拧到了脚背上。

渐渐的,我发现,妻“移情别恋”了。妻抱怨说,对他生意的照顾,变成了一种负担。小瘸子的修鞋店,突然之间涨价涨得特别厉害,甚至出现漫天要价的现象,恰好,楼下出现了另一个老瘸子,为人热情、手艺精湛、要价实在,小来小去的毛病分文不取。于是,妻的“照顾生意”便又来了个的卢易主。

就在这一期间,小瘸子的家庭发生了重大变故。

前年鬼月的一日,鬼呲牙时分,我和妻相拥而眠、睡得正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尖利地响了起来。

梦中惊醒的妻,脸色苍白如纸。电话是岳父打来的。这时候来电话,她的第一个念头是祖母出事了。

惊魂甫定,妻又惊得如闻天雷。就在一小时前,小瘸子在他八岁的孩子面前,将妻子砍得尸首两分……

两天后,我们来到岳父家所在小区,三五成群的人们,对这一人间惨案依然兴趣未减。

在他们的幸灾乐祸中,惨案的来龙去脉,也以“道听途说”的方式浮出水面。

传说,小瘸子的妻子跛脚女,害上了“富贵病”。生活日渐安逸的她,便把精神由谋生转到更深层次的追求上,那就是爱情。然后奏响的是网恋和私奔的小插曲。

私奔三个月后,跛脚女落拓而归。小瘸子什么都没说,只希冀一家团圆,把日子过得安稳。

不幸的是,跛脚女私奔余兴未尽。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后,她离家念头又起。

就在当夜,收拾好东西准备启程的她,被假寐的小瘸子逮了个正着。小瘸子扑通一声跪下来求她别走。在得到明确答复后,忍气吞声的小瘸子退而求其次,求她别把孩子带走,孩子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他不想让这个希望破灭。

然而,跛脚女又一次违逆了他。就在她俯身去抱孩子之际,嚼穿龈血的他抄起斧子一跃而起,小小的修鞋店顿时血光大起……

与修鞋店只隔了一道纤维板的,是一家美发店。听到惨叫声,美发店女老板立刻冲了过来,逃出来的孩子刚好撞到她怀里。

在孩子身后,浑身是血的小瘸子正将斧头,向自己的喉部砍去……

在医院,被死神从嘴里吐出来的小瘸子,苏醒的一刻痛哭失声。他这辈子算是完了,可是,孩子怎么办,在这世上,再没有一个理所当然对她好的人……

同样悲从中来的,是修鞋店真正的房主。有半年时间,这里成了冤魂野鬼聚集的凶宅,人们对此望而止步,连隔壁的美发店以及对面的超市,也受到影响而难以为继。

然而,转过年来的夏天,路过此地的我和妻,惊讶地发现,一夜之间,这里焕然一新,一个外地人开的馒头铺隆重开业了。生意居然还出奇地好。不过,我一次都没有买过,无论有多好奇,始终不肯迈进一步。

又过了一段时间,馒头铺在如日中天之际,莫名其妙摘下了牌子,这里又成了篷窗紧掩、荒凉蔓延、愁愫萦绕的空宅。

去年,岳父家所在小区,暖房子工程来了。在老楼改头换面的同时,三栋楼围起了栅栏,路面实现了硬化、亮化和美化,这个出了名的“三不管”小区,也开始有人管有人问了,社会治理力度也正一日千里……

据说,此举是为了迎接几年后的一场全国性的运动会。

但不管怎样说,受益的始终是这里的居民。

久居老楼的岳父乐开了牙花。不过,无论沧海桑田怎样变迁,有一种恐惧意境刻骨铭心地留在了记忆里。每当华灯初上,望向前楼时,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有意无意,避开小瘸子一家曾经幸福生活的地方。

我猜他怕,怕一道暗影潜伏在角落里,更怕看见一个小瘸子和一个跛脚女,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突然从夜幕中走了出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晚安,深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晚安,深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