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65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一一二)清爽

(2012-12-26 00:57:46)
标签:

文化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网上,“剩斗士”清爽挂在上面,素衣翩然,一副借古人杯酒、浇胸中块垒的逍遥。

    清爽这个名字,有点对不起他那张脸。

    他不是帅哥,而是一脸贱相的那种。

    伸缩自如的头,让他看起来,就像身后背着一个壳;一副小黑镜框,紧紧地夹在大大的鼻梁上,眯眯的细眼,显得愈加小巧;悠悠荡荡的两条大腿,天然形成一道椭圆形风口,一副钟摆置于其间,正常幅度左右摆动,基本上碰不到裤子;去了外衣,里面是一层堆了脂肪的白皙的肚皮,和黑到性感、多情到了多毛的胸肌……

    这样的一个他,走进小酒馆,会被最朴实的民工错认为兄弟,三把两把拽去吃酒。

    虽然相貌平平,但他却很讨人喜欢。每次上街,总有年迈苍苍的大妈,一头扎过来,嘴里呢喃着:老头子,终于找到你了。

    清爽,是当年与我一同在小鬼楼混迹唐朝的兄弟。

    小鬼楼,是一栋仿古建筑。房屋的主体为四层不大的小楼,青石的飞檐翘角,上覆精雕细琢的惨绿小瓦;被油烟熏得紫黑的灯笼,以挂满灰尘的姿态,彰显着它们的年代久远;朱漆的石柱,略略可以看出龙凤的鳞爪,恍如三笔两画的素描,被无数只手抚过,便淡得不能再淡了;花格的木窗,倒也古香古色、别致典雅,但是,当你向窗内深深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破碎的女人的脸……

    2008年以前,这里,就是我们“兄弟连”的集体宿舍。

    那时,美酒和花生米,是我们的共同爱好;欣赏清爽的醉态和胴体,是我们的共同追求。

    每次端起酒杯,他总要大吼一声:我先把自己放倒,不管你们了。然后,一杯白酒下肚,趴在桌子上“光荣就义”。散场在即,我们便笑谈,要将他的手脚捆在一根木头上,把他像死猪一样抬回去。这时候,他总会及时醒来,扯着嗓子问:进行到哪一步了?而后干笑两声,继续睡得像死猪一样。

    那时的他,对老鼠也格外“情有独钟”。我们住的小鬼楼,是一个老鼠窝,平时在楼道里遇到我们,大一点的老鼠总是对我们不屑一顾,时常让我们觉得很伤自尊。为报这被鄙视了的一箭之仇,这时的我们,一般都是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老鼠踩成肉饼。但清爽不同,每次意外遭逢老鼠,他总是与之四目相对,互相欣赏一番后,冷不防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待发现惨叫声不能吓跑老鼠,他便再尖叫一声几个兔起鹘落自己逃掉了。当躲在房里的他,听到我们打扫战场的声音,便又冲了出来,手里拎着拖把大喊:哪儿呢?哪儿呢?闪开,闪开,给我留一脚。

    最让我敬佩的,是他那种死不要脸的斗士风范。当年在我们的那个小圈子里,我是以喜欢捉弄人著称的。但是,有一年夏天,我“恶”他未遂,反被他“恶”吐了。那一次,在电梯里,我使出了惯用伎俩,揪着嘴,向他伸出了舌头,一副抱抱、亲亲的样子。许多人在我这种行径下,通常都会哭爹喊娘,抱头鼠窜,只他一人例外,且还勇敢的挺着大舌头迎了上来。我想不到他来这一手。就在我惊鄂的瞬间,两根大舌头不期而遇。电梯开了,我一头扎到卫生间,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他最自诩的,就是他的歌喉。一天深夜,长长的过道里,空落落的,响起了拨火机的声响。我侧过身点烟,又抬头问:什么鸟在叫?他在暗处答:小百灵。他还真当得起小百灵这个称号。他参加工作的第一年,一首《红旗飘飘》,让大家刮目相看,也重新认识了他这个想当年的“校园十大歌手之一”……

    2008年以后,我们陆续搬离了小鬼楼,然后各自娶妻、生子,用身在围城的自转产生的昼夜交替,取代了当年集体公转产生的黄赤交角。只有清爽还孤独地守在老地方,还是那个“薄酒可以忘忧,丑妇可以白头”,静候霸王别“余鸡”的待解救男青年。他不是没有机会摆脱“剩斗士”的命运。只差了那么一点点,他就和女友踏上婚姻的红地毯了。就在这时,他提出分手。其实,我特别理解他当初的选择。他舍不得父母因他而受一点委屈……

    网上,“剩斗士”清爽挂在上面,素衣翩然,一副借古人杯酒、浇胸中块垒的逍遥。而我却挑不起那一抹淡定的眉梢。

    今年10月,故地重游,物非物,人非昨。我们曾共同爱过、骂过的小鬼楼,早被夷为平地;曾经的快乐的时光,也已杳如黄鹤、了无踪迹。

    站在一片废墟前,我像曾经的自己一样,靠在那棵会微笑的树上,享受着发霉的阳光,默数着逶迤远去的往事,和静得只剩下缅怀的回忆。

    记忆的幕帘拉开,清爽刚刚出差归来,带着北京烤鸭的香酥。

    他还是那副贱相,一见面,就歪着头、睡着眼、嘌着嘴、斜着身、佝偻着手,叫床般的哼唧着:喔,郝老师……

    那时的我不觉菀尔。生活真好。绕了一大圈,各奔东西的旧人,又回到了老地方。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永远不会走失的我们,无拘无束地笑着、叫着、骂着,彼此丑化着,死缠烂打地坐在一起,吾扒肉、尔温酒、青山妩、不知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