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一0八)柳三

(2012-12-15 19:04:24)
标签:

文化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总是在轻盈的雪舞中,想去看冬天的冰窗花。

记忆里的冰窗花,没有绚丽的色彩,没有沁人心脾的芬芳,却清清白白,如同那些深深浅浅的日子,有的是一色的纯白,精致的宁静,淡雅的月光,和来去无踪的风.

那种干净的莹白,时常让我热衷到痴,浑然忘记,自己是白痴一样的存在。

这时候,我会想起一个人。

白白胖胖的一张脸,招牌似的憨笑,永远粘糊糊的头发,在喉结里打转的话头,不停搔首的小动作,企鹅一样鼓鼓的体型,只有拈一张小纸向厕所奔去才算着急的笨笨的动作……这就是柳三了。

印象中,第一次真正认识他,还是在12年前,大学军训后的一天。

那天,在体育馆的走廊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一个从头到脚葱心绿的男生,正被一群黑妞簇拥着、调戏着抵在墙上。这个男生就是柳三。

当时,同学们早已脱下了绿色的军装,只有柳三,连绿帽子也不肯摘下来。

从那以后,我们交往渐次多了起来。然后,一起去晨练,一起去吃饭,一起吃10块零8角的烧鸡解馋,一起反复参加英语4级考试,一起去作家杂志社实习,一起四处碰壁找工作,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一起搞网恋……

柳三当时有个初中同学,在五百里外的一所高校就读,他们素有鱼雁往来,但不是情人的那种,而是所谓的姐弟关系。这位姐姐很为弟弟着想,还把身边的一个女生介绍给他。

于是,几乎每天晚上,柳三都与那位女生,相约网上见面。作为情感陪护人员的我和他姐,百无聊赖中也开始抱团取暖

那是我在象牙塔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在键盘敲打出来的世界里,我总能把闷骚发挥到一个极致,直把他姐忽悠得欲罢不能,女生宿舍快要封寝,还不肯离去。而每当我们的关系进入一个佳境时,我又急转直下,投出穿透人心的冷箭。足足有一年的时间,他姐将我的账号删了又加、加了又删。不管她怎样出离愤怒,最终结果总是,没过几天,我又回到她的身边

而身边的柳三,则没有我这般的气定神闲。那位女友有一种舌战群儒的本领,尽管搜索枯肠,柳三还是难免陷入疲于迎战的困境,招架不住时他便拉我过来,替他挡挡子弹。于是,我跟他的女友,经常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硝烟弥漫。

斗争得最为惨烈的一天,柳三的女友突然打住了,她说,你不是阿柳,他那么温和,不可能这么犀利……你是谁。

于是,我又成了她的好友,每天恶斗持续不断,结果又总是删了又加、加了又删。

乐得逍遥的柳三笑在一边,幸灾乐祸。然而,突然有一天,他发现,他姐和他的女友连他也一并删掉了。

原来,就在头一天晚上,柳三在网吧忘了关QQ,他的网名不知被哪个缺德的家伙,改成了阴茎王。

他姐和他女友一起把矛头指向了我,因为,只有我知道阿柳的密码,负屈难伸的我犬牙交错,跟他们又是一顿恶战。

正剑拔弩张的时候,他姐突然风头一转,说,丁香花开了。

我站起身,向外张望。就在下一刻,我平生的第一首诗,打在了对话框里:就那么一段小路/从丁香花开到丁香花开/却有着/我们永远也走不完的迷/浮动的幽香/是在诉说她的美丽吧/一如我思恋我们的友谊/谁的琴音/悄悄波动你的视线/跌入遥遥的风里/犹如青春的一滴雨/落入五月/最后一片土壤里/五月是青春的颜色吗/又有什么颜色/能阻的住/萍的游离/和云的啜泣/我向小路尽头望去/那里还有一个我和你/还有我们精心守护着的/丁香花开的雨季……

几日后,他姐来了,在楼下跟大宝聊天。我在楼上看了一眼,惊艳不已:那是一位标准的美女。

就在那时,柳三气喘吁吁地爬上来,用手指在我背后戳了一下,于是,就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里的一幕。

我说,你打我干吗?

他说,好事来了。

我说,你打我干吗?

他说,你想不想见她?

我说,你打我干吗?

他说,关键不在于我打你干吗,是她要见你。

我说,你打我干吗?

他说,她来了,就在楼下。

他不由分说,拉起我就往楼下走。

走到三楼时,我摆脱了他的控制,向他深鞠一躬,说,在见她之前,我想请你坚强勇敢的告诉我一件事,这件事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他说,你问吧,什么事?

我说,有点羞于启齿。

他说,你今天烧着啦,怎么怪怪的?

我说,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的。

他的脸忽然绿了,看看四下无人,他说,你不是想借钱吧。

我说,比那重要多了。

他的脸由绿转黑。他说,不行,绝对不行。

我说,你一定一定要答应我。

他说,你不会跟我抢女友吧,不行,她是我的。

我说,也比她重要。

他说,是什么你快说啊。

我说,我怕说出来你承受不住。

他说,靠,再不说我跳楼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是想问问,刚才你打我干什么……

虚拟的一段情节,真实成分是:他姐来看他,他也想让我去会面,我则把头缩到壳里,七拐八拐逃掉了。

不久,我的账号被盗了,从此与他姐再无下文。

日后,听柳三说,他姐毕业了,嫁人了。而他曾持续发酵的网恋,也由于种种原因不了了之。

不过,我们也并未怎样在意。人就像树上的落叶,生命里,总有人来了又走,我们正当年轻时,不必投鼠忌器。

后来,我们也毕业了。所有的同学又充当了来了又走的角色。只留下我们两个,在日后的八年相依为命。

再后来,我又成了他生命中来了又走的一个。

八年之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我却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在我几千篇、300多万字的文字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我没有办法将这些碎土捏成一个完整的泥巴。我能说的只是:他是我的死党。就是无聊时,彼此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去死的人。但是,一旦发生什么状况,我们肯定第一个为对方肝脑涂地。就像在游戏里,一旦遭到侵略,我便大呼柳三,快进来替我报仇,而他就算再忙也绝不会推脱一样。

现在,闭上眼睛,记忆中的柳三,还是那副笨笨的样子。考试时忘记带笔,去取款忘记自己存折的银行密码,汇钱汇错了主,一觉醒来嘴歪眼斜,敷了一个月的中药……

笨笨的柳三,时常也会来个语不惊人死不休。在我们同居的日子里,每次我回来,他都会冒出这样的话:吃釉子吧,给你留了很大的一块皮。”……晚上我起身关电视前,会警告他说:我没穿内裤,不许偷窥。柳三那时会啪地把被子一掀,说,靠,你以为我穿了啊……柳三在电脑上写稿,我大声喊:柳三,不许看黄片。柳三的表情,像真在看黄片一样。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女人探进头来,问,有火吗?女人走了以后,柳三便问:漂亮吗?年轻吗?我会直着眼睛说,既漂亮,又年轻。此时的柳三大叫着:你干嘛递火机、不把我递出去,你看,我全身都是火……这条江,把这座城市分成南北两块,让它看起来,特别像一个人的两瓣屁股,我对柳三说,你看像不像?”“屁股?柳三便舔着舌头说,把我说得都谗了,走,吃鸡屁股去。”……最让我啼笑皆非的是,婚后孩子几怀不中的他,一度以为浇花技巧不当,还曾向我这个晚婚晚育的典范征求意见。

笨笨的、时而语出惊人的柳三,也有着他莫名的痛苦。在人的寒流中,我们都是简单到了像冰窗花一样,附着在透明玻璃上吃瘪的人。我们喜欢踏实做事,抵触虚情假意、言不由衷的胡扯八扯,也就因此,越是热闹的场合我们越是孤独。老实本分的我们,总也学不会舌灿金莲,却时常因不知所措后的沉默寡言,而被人恶意冠以城府的罪名;然后,又因受到委屈却不知辩驳,而让伪命题陷入以假乱真的境地。只会低头做事、逆来顺受的我们,时常一面三更灯火五更鸡地,挑起被别人巧言令色卸下的担子,一面含冤莫白地,受到不应有的指责和非难……

在远离柳三的这个下雪的上午,我像往常一样按图索骥,去寻找冬天的冰窗花。让我大失所望的是,我能看到的只是玻璃上的一层霜气。

退回电脑前,孤独袭来,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颤抖在雪花绽放的季节里,哭死了寂寞,笑疯了沉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