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四十八)小春

(2012-11-25 16:53:53)
标签:

心情

文化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小刚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小春他妈裤裆里,趴着一只大黑蜘蛛,我贴着地皮发现的,裤衩外面还露着许多黑黑的毛爪子。

 

    周末,最大的享受,就是听1147公里外的妻子,絮絮叨叨讲2岁儿子的个中。

    儿子又学会哪首儿歌了,又会背哪些诗了,又会跳什么舞了……凡此种种。

    我一面笑,一面感慨。“10后”的孩子,果然不同于我们“80后”的小时候。诚如父母所愿,他们费尽心力供我读书,就是为了让子孙后代不再土里刨食,过上优雅的生活。

    我和身边的孩子一样,开蒙得晚,5岁以前的事情,完全不记得。

    但在他们的生龙活虎面前,我又相形见绌——我是个病秧子。也就因此,虽然我家是全村最穷的人家,但我是全村最富养的孩子,一指农活都没有干过。

    病秧子,给我带来的是生性的安静。高中之前,我唯一的爱好,就是猫在角落里,翻阅二舅家掏出来的古书。而在六七岁时,小人书里的“武功”,是我的最爱。

    每有几个招数,被我练得炉火纯青,我便手心痒痒地,去找小春切磋了。

    小春是一个邻居家的孩子,比我年长一岁。

    与小春结仇,其实是一场误会。

    当时,父母不在家。姐姐便翻箱倒柜,偷出十元钱,买了两根冰棍、两盒葫芦娃牌烟。余下的钱,藏在了邻居家的砖瓦里。

    一地的烟头,让提前归来的父母怒不可遏。

    母亲慌忙翻出钱褡子。家里最大的票子不翼而飞了。父亲当即板下脸来,追问钱的下落。

    然而,我和姐姐的宁死不屈,让他们一筹莫展。

    偏巧这时小春来了,母亲便与他耳语了几句。随后,母亲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沓零钱对父亲说,95,找到了,把孩子们放开吧。

    我和姐姐一面恨透了告密的小春,一面纳罕不已——藏钱时,姐姐特意四下里望了望,并未见过一个人影。

    姐姐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用一个小勾子,在砖瓦缝里轻轻一勾,那些钱便一团一团地滚了出来。

    我们两个螳螂大呼上当,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黄雀——父亲,一把就将钱夺了过去。然后,是一顿暴打。

    从那以后,我便与小春结下了梁子。练武,然后找小春报仇,是我每天看书的最大动力。

    可是,渐渐的,我无奈地发现,无论我的武功怎样精进,只一两个回合,便总会被小春掀翻在地。

    跟我一样,对小春怀恨在心的,还有隔壁的小新、小刚两兄弟。

    本来,这两兄弟与小春交从过密。可是,无意中发现,从小就猥琐的小春,正趴在地上看小刚妈的裙底风光后,他们的关系急转直下。

    于是,我们三个一拍即合。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打鸟的弹弓,全都瞄准了小春家的玻璃。他养父一饮而尽的啤酒中,经常混着我们的尿液。小春妈晚上回来,每次摸门率先摸到的,总是我们抹上的牛屎……

    小春妈不知是我们的恶作剧,而总迁怒于那个老不死的“杨康”。

    杨康,是小春的后祖父。

    后祖父不满于小春妈,常把狗食一样的东西,端给他吃。有一天,他生起气来,把一缸的糠全都用木锨扬了出去。从此,村里的孩子,暗地里都叫他杨康。

    虽时常引得小春家发生混战,小刚仍不肯善罢甘休。

    每次见小春妈蹲在地上择菜,小刚便拉着一干孩子,在她附近弹玻璃球,借机偷窥一番。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句话对了小刚当时的心情。

    小刚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小春他妈裤裆里,趴着一只大黑蜘蛛,我贴着地皮发现的,裤衩外面还露着许多黑黑的毛爪子。

    时间的幕布轻轻一掀,不知不觉间,我十六岁、小春十七岁了。

    那时。我身边的孩子们相继辍学了。小春更早一些。

    每次放学归来,小刚总会向我讲起小春令人唾弃的行为举止。他会像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向每一个擦肩而过的女孩,摇着水蛇腰做出fuck的动作;在夏天的河边,脱得一丝不挂的他,会将他的小鸟紧紧地夹在两腿之间,挤出一个肉沟,说这就是女人;他会向曾教他识字的女老师,打着呼哨喊“白白的腿,黑黑的毛,中间夹着个水蜜桃”……

    最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被我撞了个正着。

    当时,在夏日里的河畔,在暖暖的阳光下,我正和几个伙伴,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

    忽然,有人使劲推了我一把。

    我转过头去,失笑着发现,原本在身旁柔软的泥巴地上,静默着晒太阳的小春,正恬不知耻地摇着白晃晃的屁股,戳着身下黑黑的泥巴……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时隔不久,小春嗷的一声惨叫起来。

    然后,他哆嗦着一点一点挣扎着,从身下掏出了一个带血的蛤蜊……

又一个十六年后的今天,我把小春的故事讲给妻子,妻子哑然失笑。她见过这个人,在她的印象中,这个人并不是这么面目可憎。

我想了想,她说的对。

小春其实是个可怜人。生来面目可憎;四岁,随母改嫁;八岁,弟弟的出生让他在家中备受冷落;十三岁,过早地辍学在家;十四岁,学木匠活的他断送了半根手指;十七岁,独闯天涯……

他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一文不名的他,居然可以把城里的一个姑娘领回家;对养父孝顺有加;盖起大瓦房,不忘给弟弟留下一间作为新房;木匠活旺时,每天收入不必我少;农活也干得有模有样……

至于猥琐,谁又何曾没有猥琐过。信息时代的人们,没登录过黄色网站、看过黄色图片、没看过黄色影片的,恐怕寥寥无几。

或许,每个人都有猥琐的一面。只不过,很少有人像小春一样,猥琐得如此坦然和露骨。

但是,我还是希望,我的儿子会本着一颗明快的诗心,远离猥琐和恶俗,纯净地生活,并摆脱我的土气,为我人生最好的作品,带来优雅出尘的意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