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65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五十一:念离)我要让你寂寞的心不再疲惫

(2012-10-26 22:29:16)
标签:

情感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one

 

我是易碎的瓷器上的花纹。

 

我是一道伤痕。

 

我是你写不出的名字。

 

我是你曾经走过的路。

 

我是你枝头刺破的天空。

 

我是一篇为你凭吊的墓志铭。

 

 

 

two

 

念离,如果我说我笑了,下一刻你脸上会不会现出很惊愕的弧度?或许现在的你正忧心忡忡,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呢。

 

我知道,一直以来在你心里,我都是不会笑的,我属于那种很平静的颜色。其实我是很爱笑的,只是不知为什么,把所有的忧伤都放在你这里。

 

但今天是不同的,我像过年看烟花一样开心,尽管过年时我不敢确定那是在过年,烟花离我到底有多远。

 

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我拿到了生平第一笔薪水。钱虽不多,但你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

 

现在这笔钱正被我用力攥在手心,生怕有一个瞬间,它们会突然舍我而去。

 

整整一天我都神情恍惚,如果说有想法,也是在思考第一笔薪水的意义何在,该如何尽善尽美地将它们花出去。

 

试探着询问几张熟识的脸,每一张都慷慨得让你想流泪。他们拍着胸脯,严肃的表情让他们的回答看上去不容置疑:还用想吗,全拿出来请我吃饭呗,至于意义嘛,吃完就知道了。他们的嘴角高高翘起,仿佛这样的答案会令我很满意,当然也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是太小儿科的事,地球人都知道,我应该恍然大悟才对,并带着万分感恩之心对他们三扣九拜。

 

忽然就想起了你,念离,你说的对,我太看重一些东西了,比如每个哲学家都要追问千万次的意义。意义是个太沉重的话题,也是个大而无当的框子,里面空空如也。你把自己置身其中,框子依旧是框子,改变的只是你当初的感觉,如此而已。

 

我现在只想把钱花出去了,就在镜中人露出诡笑的一刹那,我终于打定了主意。

 

我把钱分成六份。

 

一份投入日常消费领域,这样可以刺激生产,拉动一下内需,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注入一针鸡血。

 

一份用来搞好安定团结,也就是请几个老请我吃饭的家伙,吃顿不伤筋骨的便饭。饭桌上我一定要时刻勉励自己不辞劳苦地歌颂他们的丰功伟绩,毕竟是他们有幸见证了我这一段克己克勤、艰苦奋斗的创业的历史。

 

一份效力于祖国的电信事业,为轰轰烈烈的中国短信从数量到质量再创新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份投资给全世界的网络文学,决心用一周的时间,创造出有史以来最光彩夺目的浪漫文字,也就是需要后人继承的最宝贵的文化遗产,福泽子孙,造福万代。

 

一份慷慨捐助逐渐提上日程的养老事业,使天下生我养我的老年人都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当然,老爸老妈是这项伟大事业的全部。

 

最后的一份,念离,我要用它们将花店的一角搬来献给你。我要让你寂寞的心不再疲惫,要你看清,花香飘散的一刻,每一丝每一缕是不是都有真情在流动。

 

那一刻也是属于我的,我会将自己放在你面前,仿佛是一块化石,亘古以来就立在那里,而在别人看来,分明是一座墓碑,却看不清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只许刻在我心里。那一刻我是霸道的,也是吝啬的,你该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看见你笑了,真的,你坏笑着,妖娆地笑着,像一株在暗夜盛放的罂粟。

 

 

 

three

 

那年、那月、那日,我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中考过后的一天,当然也是一个夏季,我正在树阴下乘凉,远远地看见我的同学葛念离来了。

 

她离我越来越近,后来就只隔了一道街。

 

她好象突然才发现我,她又跳又笑又叫,大声地喊我的名字,张着臂膀向我扑过来。她当时的样子像一只小鸟,稍抖翅膀似乎就会飞了。

 

我已经站起身准备迎接她了。

 

但是就在这时,一辆卡车呼啸而过,从此她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一样东西扑棱着掉在我面前,后来是我的母亲交到我手中。

 

那是我的高中录取通知书,上面还沾着她的血。

 

那张带血的录取通知书伴我度过高中、大学,现在正夹在我的毕业留言册里。

 

当初很多同学都不明白,那张纸的不同寻常处,似乎就只有黑糊糊的一块泥。

 

我告诉他们,这张纸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亲手交给我的。

 

他们问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时,我忽然糊涂了。

 

她的样子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们其实一直都没怎么接触,最佳的判定是我们认识。但为什么她会因我而死呢,而我又何以一想到她就会从咽喉一路痛到心中,并延伸到每一个文字里?

 

一直以来,我都在用我的方式纪念她,追述她,一动笔写东西就会下意识去写她,拼凑对她的记忆,而实际上呢,她不是比我熟识的人还熟识,她比我陌生的人还陌生。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不管做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尤其是忧伤的时候,尤其是快乐的时候。我想是不是我延续了她的生命,她已经封存在我的意识中,她已经流淌在我的血液里。

 

又快到她的祭日了,每年她的祭日我都给她填几把土,因为买不起玫瑰,每次都只送一捧野花。每年的这个时候,她的微笑都会装满我的梦,我看见了她的微笑,却看不清她的样子。

 

也许她一直是快乐的,她的心既不寂寞,也不疲惫,寂寞和疲惫的是我。但是既然她已融进我的生命,就不会对我在语言上的失误挑剔太多。

 

念离,过几天,那些野花就会从你身边消失了,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