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0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五十四)绿衣

(2012-10-23 23:33:53)
标签:

文化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天转凉的时候,我开始翻自己的橱柜。拉出最里面的衣箱,打开,都是我最衷爱的的衣服。翻到最底层,向里面望去。一件折叠齐整的绿衣,正寂静地躺在那里。

 

那是一件绿色翻领T恤,做工很考究,仿佛用细线一针一针勾出来的,有着黑人皮肤一样精致的纹理。那种颜色也是我很喜欢的——铺排着满目的翠绿,弘扬着生命的葱茏;繁芜但不喧嚣,稚嫩的底子里,透出一种朝气蓬勃的青春的活力;飘逸却不招摇,平淡的色调中,散发着一种未经人事的通透与空乘。看着它,恍惚又回到了躺在青草地上的学生时代。

 

你也可以说,它实在平凡无奇,除了铺天盖地的绿,一点花哨的悬念也没有,是再普通不过的了;并且上面的破洞略嫌多了些。但我还是很喜欢。这种喜欢就像某种意志,牢不可破,不可改变。

 

单位和宿舍的楼道里,墙壁上,方方正正的大镜子到处都是。我穿着这件绿衣,向每个镜中的自己望去。在这个随便可以捡起一张笑脸的地方,我需要不停的审视自己。

 

我对自己很满意,因为有了这件绿衣,它让我找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就像一株正在行走的植物。从穿上它的一刻起,我开始相信,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活在荒谬的混乱里,我一度将自己跟红的,黄的,蓝的,黑的,或者白的搅在一起,惟独少了这种生命的绿色。

 

电话拨通的时候,我说,许鹏,现在我正穿着你丢掉的绿衣。

 

我的声音绿油油的,仿佛正置身荒野。他的也是。大学毕业后,这是我们第一次通话,也是最后的一次。电话费很贵;而且谁都很难再抽出时间来。

 

大学四年,我拥有为数不多的朋友,他算一个,也是最好的。

 

现在,我穿着他丢掉的绿衣,一直舍不得像他一样丢掉或送给别人,舍不得丢掉的还有送他走那天的站台票。

 

他走那天的雨一直下在我心里。还记得,他走的那天,我泪下如雨,哭得像个孩子。现在想起来,还禁不住黯然伤神。只那么一纸证书,一份劳资合同,一张去福州的火车票,就把他带走了,我因此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真希望那不是真的,不过是场梦,梦醒后,阳光继续写在我们脸上,我们跟往常一样,无忧无虑,笑容像花儿般绽放,明朗,纯真又灿烂。

 

再一次想到他,想到那些和他一样的朋友们,我的脸上又布满阴霾。我用绿色的长袖挡住眼睛,真怕自己又稀里哗啦起来。

 

离别的巨大影子,从一开始就把我罩住了。我知道,,伤口不很快愈合就会溃烂,但我逃不出我自己,逃不出给自己布下的那个局。

 

在大学,我把心埋在沙子里,现在是洗净了,却再也晒不干了。

 

站在镜前看自己,就像看着一株潮湿的植物。

 

每天我都要反复看毕业照和留言册,一遍一遍回忆那段尘埃落定的日子,不漏掉哪怕是很小的一个细节。

 

记忆中的世界总是充满阳光和欢笑的,可是一旦走出,却总是无止境的阴翠和瓢泼大雨。

 

回忆是有毒的,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控制不住去咀嚼岁月的果子,每一天都活在痛楚里。想过了,既然不能让满怀的伤与痛风干,便只有让它淋漓下去。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笑了,我就是这样顽固和不切实际。

 

天转凉的时候,我脱下夏天的T恤,换上心爱的绿衣。走在街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驻足,向我微笑,他们看着我,像看着一款奇形怪状的玩具。

 

向绿衣的数十个破洞望去,那里的肉,有黑,有黄,也有白。

 

我把头高高举起,前方,满路荆棘,踏步而上,我看见,荆棘在流血;听见,路在低低啜泣。

 

我微笑着,掏出刀子,向手腕切去,真想一割到底,不是要与死亡妥协,而是突然想见识一下血的颜色,是不是绿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情人伞
后一篇:爱你没有终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情人伞
    后一篇 >爱你没有终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