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261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民主投票随想录

(2007-06-19 12:37:30)
分类: 信手拈来(日记集)

中国人还不习惯民主。

或者说,在中国,民主只是形式上的构架,离本质民主,还差了那么一步。

因此,在中国,民主,一直都是人情大于公平。

于是,在昨天民主投票技术骨干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投的是人情票。

早在大前天,就接到通知了。第二天,在谈起技术骨干时,学弟半幽默半愤慨的说,你瞅着吧,为了那每月多拿500块钱的蝇头小利,一些人非得在人脑袋上,打出几个狗脑袋不可。

他说的应该没错。别看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涉及到切身利益,谁都想把脑袋削个尖往里钻;同时,还要摆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掩饰自己的窘态以暗示对手,其实这每月多开出的500块钱,本人根本就没看在眼里。那些欲盖弥彰的表情,虎虎生威的眼神,以及尖锐刺激的对峙,一定相当扣人心弦。所以,从昨天我就开始盼,盼民主投票早点举行,我正好可以凑个热闹。

在我投票的时候,我想了一下,觉得,中国人投票,一般只投两种票:一种是惯性票。什么是惯性票呢?比如一个村子海选,村民投上一届村长的就是惯性票。为什么要投惯性票呢?其实很没道理,其实又很有道理。上一届村长人家当过村长,已经成为人们潜意识中默认的事实了,既然当过,大家就认为他有资格续任。这当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一种近距离的心理上的比较和落差。人们在内心深处,是不愿意看到新人当上村长的。为什么?出于一种人类最原始的嫉妒,俗语里人们叫它红眼病。人们不会嫉妒,离自己生活很远的腰缠万贯的富人,而会去嫉妒,突然比自己多了一个馒头的穷人。在那个穷人没有得到馒头,而人们发现那个人暴露出即将比自己多出一个馒头的迹象时,人们会想方设法把这个馒头打落在地,或者干脆直接把这个馒头,交给一直比大家多出一个馒头的人。

在我们生活中,投惯性票的例子比比皆是。某一个人很优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比他还要优秀,但是每次荣誉的桂冠都落在他一个人的头上,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他是人堆里第一个被授予荣誉的人。看似荒唐,而这就是现实。人生也是如此,比如就业,你的第一步非常重要。第一步会决定很多东西,如果你的第一步不是在这儿而是在那儿,结果可能就很不一样了。我们惯常说的“一见钟情”也是如此,对某个人的第一眼,可能将决定你对那个人投了一生的惯性票。

另一种票就是人情票。人情,在我们生活中占了很大比例,甚至在某些地方还是决定性的。在当今时代,人情无论从国家角度还是在企业层面上,都已经成为被重点强调的字眼。以企业为例,人情化管理,甚至被推上了至高无上的神位。我一直觉得,这是对历史彻底的反动。人情这个温暖的字眼当然要讲,但如果跟管理、跟其他社会硬性规则混为一谈,就如同鸡蛋青跟鸡蛋黄搅和在了一起,变成了不伦不类的杂交品种,鸡蛋青看不到了,鸡蛋黄也没了。

在人的海洋里,如果说人是鱼,那么情无疑就是水。人情是一定要讲的,尤其是我们中国人,虽然越讲人情人情就越淡薄;虽然在我们的社会里,金钱大于人情,人情大于公平,人情票还是要投的。

只是,我没想到,在我投人情票的同时,还有与我为善的人,也投了我几票人情票。

就是这几票害苦了我。我本来是来看热闹的,却没想到一下子就卷到了利益纷争的旋涡里,成了被人看热闹的对象。

当唱票者指出,我跟某位哥哥和姐姐票数一致时,我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要不要赌,和到底是应该买大还是买小。买大就是当仁不让。买大我就能赢吗?不能。谁投了我的票我心里最清楚不过。如果继续投票,他们肯定也还要投我,这一点可以证明我们之间有一定的人情流动。三足鼎立我还是有一定胜算的,可是,如果其中有一个人从我们三个中脱离出来,就会形成两两对峙的局势,我跟其中的一个人票力就会严重失衡。我不过是个新人,除了那几个,不会有更多的人支持我。那样的话,我最终毫无疑问,一定是一败涂地,只能自取其辱。买小就等于孔融让梨,借花献佛,做个顺水人情了。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我放弃了,即使人家不领情,我还是会获得一个与世无争的虚名,还正经八百的假清高了一把,而且一定不会有敌意的火焰向我喷枪,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举手大声说,我退出。

我的宣告没有任何效力,投票还是在继续进行。跟着,我设想的一幕出现了——那位哥哥的票数超出了我们两个;我跟那位姐姐的票数还是一致。这也就是说,投我的还在投我,投她的还在投她,两大帮派就此形成了鲜明的对峙。这时,我下定决心买小了——给大家省点时间,如果我不买小,这种局面会一直僵持下去,僵持的最终结果还将是票数向她的一边倒。因为我是新人。想明白我就退出了,我有安慰自己的方法:我想我不需要那每月多出的500块钱,就算每月6000也是远远不能满足我的需求的。再说,凭单位多给的那几吊钱,是不可能发财的。而且,如果我想赚钱,只要舍得辛苦,拉几个私活就是了。

于是,我再一次宣布退出,并且把我的票投给了那位姐姐——我一直都在投她,而不管她是不是一直在投自己。

去银行取钱的路上,我说起了昨天的事。我提出了一个观点:这种激励措施,一定起不到激励人的效果,它只能让积极的变得消极,消极的更加消极,一定有人在接到工作时会说,“让技术骨干去做吧,我又不是技术骨干,想干也干不好”——因为我们的民主没有公平可言;评出来的,基本上没几个技术骨干,大都还是人们周转在惯性票和人情票下的荒唐的产物。更为可笑的是,听说,今年选上的明年就不选了,每个人都有机会,大家轮流坐庄。

同行的人没接我的茬,而是一针见血的批评了我没去争取。

但是我不后悔。只要是不后悔的,我想就值得一做。而且,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争取也争取不来。看透了,想开了,消极了,就过去了。

都是那么一回事。

如果让我再一次选择,我想,我还是会再做一回扶不起的阿斗。

现在回头想有些人对我的评价,“没有上进心”,果然没错。都是王老师把我带坏的。

突然很想王老师了。他很长时间没有对我讲道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做成神仙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大话肚脐眼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大话肚脐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