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31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十一)美错

(2006-07-05 21:44:57)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一觉醒来,天已大黑,东南望,挺圆的月亮,只是有些模糊了,仿佛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

掏出手机,失望的发现,发出的短信还是没有回。踏上灰色的街,四下里望,没有下过雨的痕迹。进了单位,伸手按电梯——按钮处,灰暗得像一只瞎去的眼睛。顺着楼梯,边爬边想,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比如停电,在我熟睡的时候。

一颗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当我看见,电脑左下脚的小灯,一闪一闪如萤火虫的屁股。

qq,肖姐下午时发来的消息尚在,她正得意的说,刚才我看见你了。

我很愿意相信,她是认错了人。但白衬衫、牛仔裤、黑色凉鞋,转身跟一个绿裙女子道别,神情肃穆……这明明就是我。

桌角的啤酒,已经不够凉了,里面的气,大概也只剩了百分之一,吞了去,跟咽下自己的唾液一般,毫无味道。就在我举杯欲饮时,一旁有人尖声叫起来:呀,郝老师喝闷酒啦。我哑然失笑。

酒是我从食堂冷柜里翻出来的。当时,我一边等雨,一边食欲不振。雨最终还是没有下起来,我手里,却意外的多了一瓶叫beer的饮料。

拎着啤酒回去,一路上碰到的熟人,齐唰唰的,用同一种古怪眼神看我——里面无疑是有哀其不幸的,仿佛我正经历一场惨绝人寰的事变;也有怒其不争的,在那一瞬间,我成了名副其实、人见人恶的酒徒。

类似的那种眼神,我已见识了一上午。这就要提到那个绿裙女子了。她是与我同届的校友。因为一篇报道,我托人辗转与她联系,她痛快的答应了,还在今天上午亲自带车来接我。万幸中的不幸是,在见到她之前,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已经毛骨悚然了。那一声声“哥,哥”叫得娇媚无比,很让我担心自己会因此患上糖尿病。

她也是单身。所以,所到之处,她的同事或是撇撇嘴朝她坏坏的笑,或是意味深长的跟她做眼神交流。我知道那些人在传递什么信息,他们当时的心情,大概跟L老师差不多。

L老师最近见我,就喜欢开这样的玩笑:你精神状态跟以前大不一样了,说,让谁给刺激的?要么就是问:怎么样,成没成男人呢?他以为,我约了老W介绍的那一女子,见了一面,又聊了很长时间,这事准成了。只是,他忘了问我:我们聊的,究竟是什么。只是他忘了仔细琢磨一番:到底是我的精神状态变了,还是他看我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只是,作为过来人,他该懂得,事情远没想象的那样复杂,也远没想象的那样简单。

现在,回头想想那个校友的同事,想想L老师诡异的微笑,好象也只能用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美错。

美错。美丽的错误,错误的会意,错误的美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