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261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可以埋出一个新的来世,真的

(2006-04-20 20:45:34)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你可以埋出一个新的来世,真的

  梦,还是原来的那个梦,只不过,里面多出了一只鬼。
  接着,她的牙搭在我脸上,我听到了利器撕肉的嗤嗤声,骨头被啃碎的咯咯声,血管爆裂的砰砰声,以及她贪欲被满足了的哼哼。
  醒来时,又听到了那一连串的声音。
  心下豁然:原来,是隔壁的老鼠,在啃床板。
  看表,已是晚上6点多了。
  夜的黑,已然晃动在眉睫之间,眉睫上的天空,竟然还露着忘情的蓝。
  立起脚,伸手去够弥散在路灯几寸外的光圈。
  总觉得,它毛茸茸、软绵绵的,像小时侯缀在衣边上的小绒球。手放在上面,心会很静、很暖。
  一辆出租车,远远的兜了回来。
  推开车门,司机问:哥们,你要去哪儿?
  有时,真想找一辆空车,带自己随便兜几圈。带着不够复杂的心态,看看,在我的落寞之外,这个城市正发生什么。
  最好是一辆客车,里面有很多座位,却只拉了我一个人。我会频繁调换坐姿和座位,体验不同人乘车时的心情。偶尔朝窗玻璃哈一口气,隔一隔那些永不放晴的人世冷暖。司机,一定要是个不善言谈的人。我们是幽灵一般的存在。自始至终谁都不说一句话,静悄悄的,等着路过别人的生活。
  车颠转间,也许,我,会路过另一个我。
  他那刻或许正在理发,而他的本意,却是:剃度。我经过的时候。他的头理了一半,刚好就遭遇了冷场。理发师应付完自己的孩子,又叼上一支烟,跟一旁的人,漫不经心的拉起了家常。
  他那刻或许正两眼直视前方,有一搭没一搭搅着锅里的面。热汤一漾一漾的涌出来,甚至有几滴落在他手背上,呀都没有感觉出来。一会的工夫,他手里的筷子落在了地上。搅面的工具,已换成了他的一只手。
  他那刻或许正同我现在一样,乘上了一辆肯拉一个人,漫无目的四处突奔的车。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知道我们的影子一样拉得老长,像一道深邃的风景。我一直朝他的方向看,而他的头始终侧在车窗的一面,透过半黑半黄的玻璃,有意无意的窥探着这个世界,一个他只能路过的世界。
  然后,另一个我,从身旁飞驰而过。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出租车远远的开走了,而我,还停留在伸手够光圈的地方。
  又想起那个梦。
  梦,还是原来的那个梦,只不过,里面多出了一只鬼。
  天空的蓝,像旧时屋檐下的燕子,已然振翼去了他乡。曾经缀在衣边上的小绒球,也不知被岁月的风吹向何方。
  留给我的,只是逐渐宽大的双手,空空的够着,抓不住东西。
  剥去心头的碎冰,试着让它恢复如初的那份静、那份暖。
  捏下落在脸颊上的叶片,捧一把土将它埋起来。
  然后,蹲在地上,想,春风唤醒大地的时候,它,一定会发芽的。埋起来的,未必永远做鬼。它会有崭新的开始。总会有的。
  相信你自己,你可以埋出一个新的来世。真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