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310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哆、哆、哆,哆、哆、哆

(2006-03-30 17:11:50)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哆、哆、哆,哆、哆、哆

  

   窗外,阳光、春色在闪耀。一闪一耀间,心情,变得像天一样蓝。

   输掉的那一半自己,躲到了很深的冰层里,游走在一只鱼跟一只鱼之间,轻吐着寂寞的水泡。

   现在,窗帘很乖的躲到一旁,陈年的灰,扑扑地爬上了鼻梁。我将右边的脸腾出来,让阳光一寸一寸落在上面,然后,闭上眼睛,倾听那静到极致、柔到极致,又简单到了极致的空响。

   思绪踱、踱、踱到了远方的旷野,黑黑的土地,吞吐着黄黄的温、黑黑的湿、白白的热。当然,还有一抹抹抹不去的生命之绿。

   春天的草,该探出头了吧。嫩小的叶子里,旋转出了长长的思索:偌大的一个世界,有那么多的诱惑和惊慕,该长多少只眼睛,才能一撇一撇看得过来;该伸出多少双手;才能一样一样全部捉住;该活上多少年,才能一块一块摸透生活。

    路边的杨柳,该抽新枝了吧。我要折下一截,三分之一做成哨子:吹去残冬的雪痕,吹暖冰封的水;吹来春天的画眉,吹平思想的幽邃;吹断思乡的云朵,吹走囚鸟的悲啼;吹开春天的野花,吹亮干涸的眼睛。三分之一我要拿来,焕发母亲逝去的容颜,顺便染绿我被烟熏黄了的手指。剩下的那部分,我要藏起来,随时准备用它,做成一枚只有自己才懂的绿色戒指。

    野地里的风,该把耕牛的叫声举起了吧。恍惚又回到了童年那段、那段和那段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父亲都会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牛,哆、哆、哆的,走在黑黑的土地上。父亲肃穆的样子,像走进了生命的深处。每次我喊爸爸,他都要低头看我,沉静地笑笑,然后抬头说,孩子,你听到牛的叫声了吗?于是我们一起往天上望,耳朵也随之飞到了半空——风把牛的叫声带到了那里。

    思绪踱、踱、踱,又踱了回来。窗外,阳光、春色仍在闪耀。心情,在纯净的蓝上,加了一重幸福的底色。

    那一刻,阳光,在脸上,再次轻叩起来,随着清越的节拍,我念出了:哆、哆、哆,哆、哆、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