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261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忘缘(四)回乡十记

(2006-02-04 14:13:05)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笑忘缘(四)回乡十记
一、歪倒的大筐,里面塞满了黑黑的冻梨
    挤车.挤是挤了,挤了半天,还是被人牢牢在夹在中间,更郁闷的是,自己前面的长队,越发显得长了.
    好不容易被人推到售票窗口前,得到的答复竟然是:对不起,客车满员了,要票嘛,明天吧。
    走出松原客车站,立刻被给出租车拉人的盯住了。是一个自称是某客车的车长,指天发誓说,这辆出租车没问题。
    火车站也是一样的人多,幸好票还有,临了,竟然还占到了座位。
    上火车的时候,遇到了麻烦,车门开了,一大群人朝着一肩多宽的车门,排山倒海地涌了进去。火车快开了,两个女孩下不了车了,其中的一个哇地一声哭了。
    到了长春,客运站就不能用“挤”来形容了。站在门口往里看,客运大厅活像一个歪倒的大筐,里面塞满了的黑黑的冻梨,不停地滚进滚出。
    我不挤了,打了出租。长春到公主岭的出租车,我放心,更何况,出租车里的那个女孩实在太漂亮了。这对我来说,不失为一次艳遇。
 
二、窄了老百姓的出路,宽了当官的财路
    走在家乡的路上,脚感明显舒服多了。当年的沙石路终于换成水泥板路。都是“村村通”的功劳。只是,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迎面一辆车呼啸而过,我闪身,顺势栽到了路边的沟里。有个老头,跑过来,见我没事,眼中现出失望的神色。
    问他:大爷,这路是变成好路了,但怎么修得这么窄啊,人跟车都错不开,车跟车能错开吗?
    老头说,你懂啥,这叫窄了老百姓的出路,宽了当官的财路。只要不让老百姓走上绝路,路窄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
 
三、你爱吃梨还是苹果
    我背着背包,绕过粪堆,跳过土墙,推开木门,吹开眼皮上方的灰尘吊子,大喝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听到我的声音,看到我的笑容,正在缝补破袜子的母亲,高兴得把针刺到了父亲的脚上。
    父亲一跃而起,咬牙切齿地说,你回来了啊……你看,又拿钱,不是说了不让你往回拿了嘛……哟,怎么就拿回这么点?
    母亲看到我拿回的那点钱,又高兴了,一不小心又扎了父亲一针。这回是扎到手上了,父亲受不了了,连鞋都没穿就跑出去了。
    我奇怪了,问母亲:我爸干啥去了?
    母亲说,你爸给你取水果去了,你爱吃梨还是苹果?
 
四、跟旧社会比我们富多了
    推开大伯家的门,我走进去,感觉像钻进了灶坑,很慎重地吸口气,鼻子里、嗓子里、肺子里还是落满了灰。
    我把苹果袋放到他家炕上,说,大伯,新年快乐。
    大伯说,快乐,快乐。
    问他:年货办得怎么样了?
    他说,都办齐了。
    我说,大伯,你都买了什么呀?
    大伯说,买了2斤猪肉,够包几顿饺子的了。
    穷人哪。我叹息。
    大伯说,跟旧社会比我们富多了。
 
五、女人不漂亮的,只好去上大学了
    邻居刚子的媳妇过来了,又走了。邻居小贺的媳妇过来了,又走了。一个又一个同学的媳妇来了,又走了。
    我惊讶,问母亲:咱们村怎么这么多美女啊,快成美女村了。
    母亲说,现在就是一个美女的世界,女人不漂亮的,只好去上大学了。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的那些女同学,一个比一个难看呢。
    姐姐一家来了,母亲也如是说,小外甥明杰翻了翻眼睛,跟姐姐说,妈,我不想念书了。
 
六、你怎么把牙都混丢了
    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我去二姨家串门了。
    二姨夫正在打麻将,看我来了,招呼几个姐姐、嫂子去做饭。这一期间,我们探讨了一些政治话题。
    在二姨夫犀利的话锋下,我甘拜下风。二姨回来了,大叫:哟,我大外甥来了。
    二姨夫又把刚才的话题拉了回来,抓着我的脖领子,死活也要跟我再唠扯唠扯。我无奈地看了看二姨,转过脸对二姨夫说,二姨夫,你是不是最近又偷听敌台了。
    二姨夫有个小收音机,没事的时候,就拨美国台什么的,听听,关心一下国外又怎么抨击中国了。
    二姨听了当时就笑了。我看着二姨,好一阵,我才说,二姨,你怎么把牙都混丢了?
 
七、我找不到关掉悲哀的开关了
    二舅家的大哥、大姐一家人来了了。
    临走,我死活也要给大哥、大姐家的两个孩子200块钱。
    大哥、大姐死活不要。逼得急了,大姐哭了,说,胖小子,等你发财了,再给孩子钱吧。
    上车的时候,大哥把大衣脱下来,给了父亲。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母亲掉了眼泪。
    曾经亲密无间的一家人,就这么散了,再见之日遥遥无期。
    母亲说,你大舅家大哥得了肝浮水,怕也活不长了。
    贫穷、疾病、衰老、离别,在我脑海里一遍遍放着电影,我呆立在风中,我的手无所适从,我找不到关掉悲哀的开关了。
 
八、明杰学驴叫
    姐姐病了,我喝多了,小外甥明杰正在看少儿节目。
    母亲不无怜悯地看了我一眼,说,好不容易回趟家,净看动画片了。
    明杰卡巴着眼睛,依旧看他的动画片。
    我的头痛到了极点,躺在炕一头,哎呀妈呀一通叫;姐姐则在另外的一头,哼啊嗨啊地叫。明杰在我们俩中间,学着驴叫。
    我和姐姐停下来,他也停下来;我们哼嗨地叫,他又开始学上驴叫。
 
九、破鞋,破鞋,还是破鞋
    几个老半婆子来了,跟母亲拉家常,又东家长西家短起来。无非是谁跟谁家的老娘们又有一腿了什么的。
    听着听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厌烦情绪,对母亲说,妈,给我找几双旧鞋。
    翻了几双,提出来,我都不满意,几个老半婆子开始教训起我来:你妈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折腾她干吗?
    我不理她们,对母亲说,破鞋,破鞋,还是破鞋,怎么都是破鞋,干嘛老是给我“提”破鞋。
 
十、那么多那么多的圈圈
    假期到了,要回单位了。
    我忍住了满心的忧伤与不舍,收拾好行李,又开始挤我的车了。
    在车上,忽然想,怎么我老是感觉自己的生活像走圈圈。小时侯,围着父母转;大一点,上学了,开始围着学校转;青春期了,有了自己的情感诉求,又围着女生转;现在呢,工作了,又一圈一圈在围着单位转;将来结婚了,又得围着老婆孩子锅台转。这些,只是一生中的几个小圈圈。人生就那么点事,为什么要转那么多那么多的圈圈呢?什么时候才能跳出来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