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12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亦多情。多情又如何

(2006-01-16 22:05:52)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我亦多情。多情又如何   
    莫道男儿皆薄悻,由来壮士豪杰本痴情,悲啼的岂止是红颜。莫道君心硬似铁,铁石心肠者,千古真个有几人。莫道不相忆、情是情非情难真,听,陶老夫子都说了,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声。遑论古今,柔肠百结、望不断思量、爱起来昏天暗地者,又岂是“不乏其人”四字可以囊括。
    看,二十世纪初的那个“倚刹角危楼,看天际沙鸥明灭”,本想扫叶焚香、以送流年的小僧,终究还是难敌命运翻云覆雨手,一路情色迷离地向我们走来了。从此,这个身世畸零的绝代才子,过上了半僧半俗的特殊生活,“大师”、“上人”或“诗僧”、“情僧”、“怪僧”、“风流和尚”等诸多“雅称”,随即像一窝窝光彩夺目的虱子,极具戏剧性地爬了他一身,至今还噬咬着人们猎奇的眼波和慌乱的神经。
    他,叫苏曼殊,如今恐怕已是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了吧。很多人至今还望不掉他的才情、他的革命、他的沉沦、他的狂狷怪异、他的泣血姻缘、他的清雅出尘,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我不甚了了。我能看见的,只是他因一个“情”字,而断肠而用断肠喂肥了满地哀红。
    有幸读了他的《断鸿零雁记》,他对静子的一片深情跃然纸上,让我不得不去想,他终身未娶,三十五岁便溘然长逝,决不仅仅是因为混沌人世,因为肠胃病,肯定也与静子的死有莫大的关联。应当是终难再守一枕清凉,肠断人亡吧。
    后人是这样记载这段曲折情事的。苏曼殊16岁时,与母亲回故居逗子樱山村。在那里与日本女子静子相识并相恋。两人鱼雁往来,幽会谈情,相交甚欢。终因叔父干扰,两情拆散,静子竟殉情而死。苏曼殊不堪打击,再次出家为僧。为表诚意与决心,他以“自刎”要挟主持为其剃度,并“闭关”三月,潜心修行。
    这段文字虽简约得体,终难道出他对爱的忠贞和一腔至诚。
    静子已殁,灵魂再无安居之处,余生怎堪度?若我是苏曼殊,必定终日芒鞋破钵、守定清灯古佛了此一生。但苏曼殊到底是苏曼殊,就是这样与众不同,他则出入青楼,浪迹女肆,大吃“花酒”,还留下“袈裟点点疑樱瓣,半是脂痕半泪痕”、“偷尝天女唇中露,几度临风拭泪痕”等情诗。这也就罢了,偏偏苏曼殊是苏曼殊,虽混迹脂粉堆,却始终能够把持自己、洁身自好,非常人所能为之,实在令人不敢小觑。
    也许,苏曼殊是把世上所有女子都当成了静子的化身,为自己劫后生灰的人生燃一柱冷香,抑或因情关难越、愁绪万叠如云、万念起落间,牵几把柔丝以绊无涯之戚?谁知道呢。我倒是希望这样,希望他是真正专一的情种,心中只有静子一人,即便她是日本人。她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由此我想,无论伟人,还是平凡如我,在人世上走一糟,还不都是为情而来。若果有情在,为情所困又如何。如果真有静子那样一个让我倾心的女子,我愿意为她流离失所,浮萍冷雨离愁重如何。做一个漂泊无依的苦魂又当如何。
    我亦多情。多情又如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