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12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家

(2005-12-30 08:55:24)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归去来兮,乡音未改,风物依旧。
    跨过几道篱笆围墙,走近那扇蛀虫横生的门,抬头看眼前海青色的破旧建筑——这就是家了。
    推门,将脚步暂时留在门口。外屋里,母亲正蹲在地上择菜。下午的阳光滤过灰黑色玻璃,在陈旧笨重的桌椅上,勾出若干颗粒状影子,班驳陆离,与绳结的壁饰归于一种宁静。
    灰尘一下子多了起来,扑扑地冲进我的嗓子里,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母亲诧异地回头,一脸困惑地问:你找谁?
    花镜递过去,看清了,母亲笑了,笑得流出了眼泪。母亲说,快进屋吧,你爸正想你呢。
    父亲平卧的身体,一点一点直起来,怔怔地看着我,说,瘦了,又瘦了。
    母亲说,想吃啥,妈给你做去。
    父亲说,学习累,还是工作累?
    母亲说,在那儿天天能吃饱不?
    父亲说,千万别染上恶习,酒要少吃,事要多知。
    母亲说,你也老大不小,该给妈处个对象了。
    父亲说,首先要学会吃苦。
    母亲说,多看点电视,尤其是那种爱情片,勤练练花言巧语什么的。
    父亲说,男人应该以事业为大。
    母亲说,别听你爸的,放空炮一个顶俩,也不想想,就算事业成功了,还不是活活了耽误了下一代。
    父亲说,是男人就什么都来得及。你妈这种人就会扯后腿。
    母亲说,回家还习惯吗?
    我终于有机会把包放下了,缓了口气,说,儿不嫌母丑嘛。
    父亲看着母亲笑了,说,你看,你儿子又瞎说实话了。
    母亲显得比窦娥还冤,拉下脸埋怨:瞎说,你妈才不丑呢。
    接着翻箱倒柜,好一顿折腾,总算翻出她当年的结婚照,她晃了晃皱巴巴的黑白照片,说,你看,你妈当年可是村花,公认的大美女,想当年你妈我……(此处省去自夸文字一万)
    父亲撅着胡子笑掉了满嘴的假牙。我帮他一颗一颗捡起来,正想说几句公道话,大姨一推门进来了。
    大姨的脸笑得像块干抹布,干抹布撕出个口子来,便是她在说话了。回来啦。她说。
    恩。我回答着,从她身后揪出小侄子来。小侄子陪着笑,突然抓住我的手背就咬。
    我忍着疼掐他的脸蛋,说,跟叔讲,这次考第几?
    第二。大姨很自豪地替他回答。
    我故意皱了皱眉,说,是不是又贪玩了?大姨你揍他,怎么能考第二呢,没出息,让他下次考第三!
    全屋的人都笑了。
    我突然想起姨夫了,就问:大姨,姨夫他身体还好吗?我记得他最喜欢酒后骑摩托摔跟头玩了。
父亲和母亲面面相觑。大姨嘎着嗓子说不出话来。
    小侄子大声说,我爷都死好几年了。
    大姨的脸色慢慢恢复过来,满不在乎地说,咳,他啊,早该死了。他活着的时候,每天三个咸鸭蛋,一斤酒,十片索密痛,一连串跟头,短命鬼不找他还能找谁!
    转眼干抹布变成了湿抹布,大姨哭了,又笑了,笑过又哭了。
    归去来兮,乡音未改,风物依旧。只是,不觉间,人又少了一个;也许不止一个吧。
    早晚有一天,这里的人会一个接着一个地消失,生命和希望就是这样被掏空的。
    想起那句:君莫舞,流年虚度皆尘土。
    想起那句:房子只是临时的住所,死亡才是你真正的家。
    那一刻,满屋灰尘扑扑地钻进我眼里,我泪下如雨。
    那一刻,那扇蛀虫横生的破旧的门,轰然倒塌,碎成粉末.
    那一刻,所有快乐的理由,都如粉末在泪雨中随风飘然而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