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知子宝贝
知子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128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位置

(2005-12-20 12:23:14)
分类: 梦碎华衣(散文集)

位置   

  56年前的一个中午,骄阳似火,一位14岁的少年,身披彩衣,骑着高头大马,蹄声得得,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旁的花轿里,端坐着一个19岁的女子。女子不时地,从花轿里伸出手来,洁白的丝帕轻舞,为少年揩去头上的汗水。少年含笑,望着花轿里披着盖头的,若隐若现的盈盈笑脸,有一刻的失神。一个小水沟恰在那时出现了,少年毫不犹豫地,一头栽了下去。迎亲的队伍停住了,唢呐、锣鼓止住了喧闹,人们惊奇地观望着这大妻小夫的一对,新郎满身满脸的泥污和水痕,而新娘头上的盖头不见了,在她手中轻舞的,也不再是洁白的丝帕,而是大小不同的两块黑糊糊的抹布。

    这位少年就是我刚刚过世的舅舅。舅妈经常对我说:“在你舅舅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在设想的婚礼上,给他留了一个位置,后来,这个位置终于归他所有了,可是,我没想到,他还要把位置留给别人。”

    在他们婚礼上,舅舅特意留出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被2年后出生的舅舅的小妹子——我的母亲占上了。我的母亲从此也在舅舅心中占了一个位置。

    25年前的一个晚上,外面雷电交加,正下着瓢泼大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浑身湿漉漉的,推开一家小医院病房的门。病床上,一位近而立之年的女子坐起身来,双眼红肿,腮边挂着泪。她轻声说:“哥,我怀孕了,做了节育手术后,我还是怀孕了。”中年人一脸的紧张消退了,代之而来的是微笑,轻松的微笑,他笑逐言开。他说:“是好事啊,我们家又添新的小生命了。”“可是,第二胎要罚款,家里根本拿不出……”,女子犹疑着,又怯怯地说,“你妹夫的意思是,把孩子……”“绝对不行!”中年人的声音变得非常坚决,他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罚多少由我来想办法。”

    几个月后,孩子艰难问世了,这个孩子就是我。

    二十年前的一个黄昏,寒风凛冽,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背着一个病恹恹的孩子,走在冰天雪地里。女子的腿病犯了,她的双腿剧烈地抽搐起来,她咬着牙挺着,豆大的汗滴从她头顶滚落。就在她踉跄着要摔倒的时候,一双手将她扶住了。那是一个50多岁的老人的手。老人再三跟孩子商量,由他来背。病孩子坚决不肯,并哇哇地大哭起来。后来病孩子不哭了,出神地望着眼前的老人,老人正将他的自行车扛在肩上,车的轮子被他拨得飞快地旋转。病孩子兴奋地拍起手来。母亲说,那天,舅舅扛着自行车,和坐在自行车横架上的我,一走就是20里,那天,我拨了一路的轮子。母亲说,舅舅曾为她留了一个位置,后来这个位置就转到我这里了。

    我一天天长大了,在舅舅面前,我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舅舅,在我将来婚礼上,我要特意给你留个位置。但是舅舅没有等到那一天。火葬场,我眼睁睁看着他的头发着了,他的肉一块一块起了火,不时有人肉的香味飘出;炼人炉里的大刀开始运作起来,对尸体千刀万剐。接着,原来那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变成了一小堆的骨灰。我瞪大眼睛看着,没了,什么都没了;自始至终,我没掉一滴眼泪。我对我的外甥说:“舅舅也会有那样的一天,你记住,我不要你为我掉一滴眼泪。”外甥说:“舅舅,在我将来婚礼的那天,我会特意给你留个位置,你一定要来啊。”那一刻,我终于哭了,泪下如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