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白云深处访杉山

2018-07-19 21:43:55


虚空白云是宽悦师的微信名。

我到达杉山时,正是骤雨初歇时分。浓雾茫茫,世界仿佛在混沌和虚空之中。虽然仅仅相隔一百多米,硬是找不到镇国寺。等雾散了些,云朵躲到笔架山的山尖上去时,我才看见了小小寺院的轮廓。

这山上很少有人来,宽悦师站在门前,对我们冒雨上山很是惊讶。他脸色红润,只是腿好像受了伤,有点不方便。宽悦师来自齐山脚下的地藏寺。地藏寺是池州城中的大寺,香火旺盛。但他决然抛却了那里的舒适的生活,自愿来到这荒无人烟的高山中修行。

这个小寺是2009年修建的,三间两层,砖木结构。小寺面积小,非常拥挤,两边厢房中堆放着杂物,看起来更像一幢民居。历史上著名的镇国寺,早已毁于战火。细雨中,我们在镇国寺的遗址上缓步行走,那巨大的、黝黑的基石,从荒草中露出来,展示着它无从查考的神秘,任凭你怎样想象它曾经的辉煌也不过份。

我问宽悦师:“这就是智坚禅师卓锡之处吧?”智坚禅师是南岳系马祖道一的弟子,当年和普愿一起离开老师,来到池州。普愿在南泉山开辟禅院,接引度人,人称南泉普愿。同来的还有南岳系的宝云禅师。智坚则选择了杉山,宝云去了西边的鲁祖山。马祖道一门下的三大剑客,就在这一带圈出了南宗的领地。

宽悦师说:“杉山兴盛时期,有三十六寺,七十二庵,千囱百寮。历朝历代有许多高僧,我就是追寻着他们的足迹而来的。”他说,在这间小小的寺内,供奉的就是有名的西峰大圣。说起西峰大圣。西峰大圣?哦,我想起来了,这一带流传的多是他的故事,他是一位杰出的禅师,可民间更愿意称他为西峰大圣。

五代时,西峰小时候,剃发于崇明寺,曾经在西山下放牛。牛要喝水时,他用竹鞭凿地,泉水就会涌出来。长大以后,遇到大旱之年,西峰就凿地涌泉,便于人们喝水和灌溉。杉山有一口著名的楠木井,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还可看到井底一截烂得只剩下碗口粗树心的楠木。

传说当年,西峰的师父认为杉山为佛祖所居圣地,不宜动刀斧,便让西峰外出化些木头来建庙宇。禅师来到长江边,看见很多木头停在江边,就对贩木的客人说:“小僧家在杉山,想化你这几根大木头去建庙宇,不知施主肯施舍否?”客人笑着说,“我倒是愿意,可你怎么弄上山呢?”谁知西峰念念有词:“木头啊,一根根走到杉山井里头。”顿时,那些木头立刻沉入了江底。

西峰回山禀告师父,让师父到井边等木料。一会儿,果见有木头伸出井口,大家把木头从井里拉上来,不一会儿地上就堆了一大堆,师父说:“够了!够了!”谁知这么一说,一根楠木刚出井口就停住了,怎么使劲也拉不出来了。从那以后,这根楠木便直立井里,再也没有动过。

无论多么堂皇的建筑都可以被时间毁坏,只有传说不理会时间,它一代比一代丰满地流传下来。而在一些貌似轻松的故事里,我们依稀可以看到前人的艰辛和执着。

宽悦师和两个护林员带着我到玉屏峰南。我们拜谒了玫公大禅师墓。杉山的古墓有上百座之多,多为清代和尚墓。两个护林员刚刚清理了不远处的大为和尚墓边的杂草,正坐在梵华和尚墓塔边休息。古墓的碑文漫漶,但仍可辨别。杉山古墓的绘画雕刻十分清晰精美,可惜许多墓葬被盗,令人扼腕叹息。

由于刚来杉山不久,缺少灶具,宽悦师在一村民家搭伙。中午吃饭时,端上来的是几盘素菜:豆腐干,腌萝卜和腌白菜。宽悦师吃得很香,我吃完多时,他还在那里慢吞细嚼。见此情景,我想起南泉普愿和智坚禅师的一段公案来:

有一天,智坚来到普愿的南泉山,大家一起吃饭,杉山最后一个吃完。普愿收拾碗筷时说,你是最后一个吃完的。智坚说,没有先,没有后。普愿说,那你就是最末的一个。说完,普愿说着就开始往外走,刚走了几步,智坚突然叫了一声“长老!”普愿转过身来问:“叫我做什么?”智坚说,“现在你说,谁是前面,谁是后面呢?”

回寺的时候,腿脚不便的宽悦师却走到了我的前面。我们说着智坚禅师的这段公案,若有所悟。在镇国寺的长桌上,我送给宽悦师一副对联:

立亦禅坐亦禅白云亦禅,来是空去是空虚空是空。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鐜嬪緛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06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